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少林之谋
    心狠手黑的杀鸡儆猴之后,这些人本来还犹犹豫豫,现在已经彻底怂了,陈默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兴趣,摆摆手道“明天启程去少林,解药的事慢慢来。”

    十二月初一,天青如水,飞龙在天,青龙腾于九霄。

    昔日香火鼎盛,朝拜祭祀人流不息的禅宗祖庭少林寺没了往日的喧嚣,提早几天少林寺已经谢绝香客参拜,全力应对即将到来的武林大会。

    其实少林的高僧都在内心把陈默骂个半死,本来只是江湖传言不可信,结果只方丈收到百晓生的一封信后,身体晃了两晃,颓然的开口道“吩咐下去就说少林广邀天下豪雄,于十二月初一巳时三刻参加武林大会,共襄盛举。”

    今天整座少室山,尽是佩刀带剑之人,卯时刚过便有人往山上赶去,这些人脚力不快,为参与盛会不得不提早上路,当然也有露宿半山腰之人。

    此刻少林寺大门之前,成了江湖中人扎堆在此,少林寺也没有邀请众人入内的想法。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个个江湖上耳熟能详的人物或帮派的到来,攀谈的攀谈,拉关系的拉关系,撕逼的撕逼,使得这里越发的热闹了,都化作了铜墙铁壁,里三层外三层被无数武人拱卫起来。

    而受陈默之邀,四大恶人之首段延庆,大理镇南王段正淳,吐蕃国师鸠摩智赫然在列。

    随着时间的推移,巳时三刻越来越接近了,少林方丈也协同少林高僧来到大门口会见各方代表(这既视感…)。

    嗡嗡嗡!嗡嗡嗡!!

    正在此时,地面突然剧烈的震颤起来,就像是有千军万马疾驰而来,撼动大地。

    少室山上所有武人都将目光投向远方,先是隐隐一道黑线,就像是从天际处掀起的一道潮汐,没过多久,这一条黑色潮汐就化作了乌压压一大片,漆黑如墨,像是一片黑云般朝着少室山飘了过来。

    “听这地面传来的声音,这队人马起码都有二、三千之众……这到底是哪方人物,今天丐帮也才来了三百多人。”有经验丰富的武人趴伏于地,侧耳倾听着地面的颤动,骇然变色道。

    从地面颤动声来判断来敌人马,拥有这种本领的武人显然不在少数,但凡走镖十年以上的镖师,无一不是其中佼佼者,因而刹那之间,随处都能听到倒抽凉气的声音。

    而眼里过人之辈以能看到,队伍之中大部分都是江湖上邪魔外道之人,还有普通民众被裹挟其中,看得自诩为正道之人暗暗皱眉,不知道对方是作何打算。

    恰在此时,一道声音轰传众人耳际“玄慈方丈,百晓生特来拜会。”随着话音落下,庞大的队伍自中间分开,两白衣儒服之人排众而出。

    本在接待中江湖人士的玄慈禅杖轻点地面。

    呛!

    一声金铁争鸣!

    “阿弥陀佛,不知陈施主兴师动众所谓何来?”玄慈高声喝问。

    “替人讨债而来。”

    “阿弥陀佛!”听到这里,玄慈宣了声佛号,同时也算放下心来,关于带头大哥之事,虽然有愧于当年的无辜之人,毕竟为了中原武林而动,且是受人蒙蔽,但一团拳拳报国之心可做不得假。

    此时以玄慈等少林高僧为中心,正道各大势力高手在左道势力的威势下都在朝他们聚拢,一位须发斑白的老者叱喝道:“玄慈方丈,何必与这群邪魔外道废话,今日不外乎是一场血战,纵然血溅当场,也不负天地正气。”

    “阮大侠言之有理,老夫钦佩之极!”乌老大瞧着那白须老者,抚掌大笑道:“恰好我灵鹫宫今日此来也是为了匡扶正义,秉持公垩道,特来向少林讨还那一笔笔累累血债!”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都是愕然,那阮姓老者更是气得笑了:“你们这群邪魔外道,也配谈公理道正义?这简直是老夫一生中听到过的最大的笑话。”

    “可笑么?如果一位德高望重,素以慈悲为怀示人的得道高僧,背地里却是视人命如草芥,沾染成千上万妇孺稚童鲜血,祸乱天下的大奸大恶之徒——。”乌老大直勾勾的盯着阮姓老者:“这样你还觉得可笑么?”

    阮姓老者怒斥道:“胡言乱语,滑天下之大稽!”

    一众少林高僧更是勃然大怒,连连呵斥:“乌新东,你这阴险狡诈的卑鄙小人,今日竟然还敢污蔑我少林千年清誉,实在罪无可赦!”

    “我少林千年宝刹,名震海内域外,岂容阴邪小人亵渎!”

    “乌新东,你谤佛毁佛,将来必沦落十八层地狱,尝尽万劫不复之苦。”

    众僧叱喝声中,唯有玄慈面色微变,沉默不语。

    “嘿嘿!”端木元紧盯着玄慈,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谤佛毁佛,毁掉少林清誉的不是我们,正是你们这些和尚自己,嘿嘿!如非证据确凿,就连老夫也不敢相信声名盛隆的一代大德禅师竟是沽名钓誉,虚假伪饰,哄骗了天下人数十年之久的奸邪伪君子!这位伪君子恶行累累,罄竹难书,段某虽也是双手染血,杀人无算,但较诸此人杀人不见血的狠辣恶毒,却仍只得甘拜下风,唯有将这颗大头拱手奉上!”

    一位玄字辈高僧冷哼:“凭你修炼五斗米这等邪功,三两句疯言疯语,也妄想诋毁我少林清名么?”

    端木元嘿嘿冷笑,眼珠子转动,紧紧盯住玄慈:“玄慈方丈,你也觉得本人是在疯言疯语么?

    玄慈眉目低垂,口喧佛号。

    众多正道武人见端木元始终盯着玄慈,怪笑连连,而玄慈却沉默不语,心中也不禁有些动摇,难道少林真做了什么龌蹉阴邪之事?

    那位玄字辈高僧却是难以忍受诸多同道质疑的目光,又是一道怒骂:“端木元,你既然敢说证据确凿,为何不敢拿出来?何必阴阳怪气的虚言污蔑,我少林行事素来光明磊落,断无愧对佛祖之事。

    “虽未必愧对佛祖,却造孽于天下人!”乌新东忽然拍了拍手,清脆的掌声中,只见得数千绿林之人倏地分开一条宽敞道路,紧接着从中走出一个又一个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