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佛道之争
    这些人男男女女都有,年龄各异,有的垂垂老朽,有的正值壮年,有的却仍旧青春年华………他们的身份看起来也各不相同,似乎各行各业的人都有,有的是农夫打扮,有的是商人,也有士族子弟,倒是其中,武林中人打扮的很少!

    这一群人自邪道弟子敞开的通道内走出,站在一众少林僧人面前,晃眼看去,竟有八、九百人之众。

    他们虽然身份各不相同,年龄也是有老有少,然而每一个人都好似饱经风霜,眉宇之间有着郁郁难解的辛酸苦楚,眼神之中,更似有着无法化解的怨念仇恨之色。

    少林,丐帮等各大势力都能看得出来,这近千人之中以寻常百姓居多,八成以上都浑无半点武功修为,剩下的一两成练就武功的,也没几个人称得上高手。

    当即正道一方就有性情火爆的武人厉喝道:“你们这些邪派妖人是何用意?难道是要驱使寻常百姓送死么?卑鄙!”

    义愤填膺,怒骂叫嚣的声音此起彼伏。

    乌新东只是嘿嘿冷笑着,等到叫骂声都停歇下去,这才说道:“将叶二娘押上来!”

    闻听“叶二娘”之名,玄慈身躯顿时一震,直勾勾的盯着一个方向!

    没过片刻,叶二娘出现在玄慈目光之中,被数名绿林弟子押解到了场中,这算是陈默和段延庆的交易以叶二娘换取当年的消息。

    那近千百姓在瞧见叶二娘的第一时间,就像是炸开了锅一般,群情激愤,每一个人眸子里都射出怨毒,好似要将叶二娘生吞活剥,千刀万剐一般!

    幸好有绿林弟子在场维持秩序,挡住冲上来的人群,否则叶二娘只怕已被撕成了碎片。

    乌新东摆了摆手,扬声道:“各位百姓请稍安勿躁,叶二娘既然已被押解到此,断无逃脱的可能,今日我灵鹫宫必会还你们一个公·道!”

    在场正邪双方高手,除了少数几人外,此时都感到疑惑万分,不知道对方将叶二娘押上来是何用意?

    乌新东看着玄慈等少林众僧,淡淡道:“各位大师以及诸位江湖同道,可知这些百姓为何如此痛恨叶二娘,很简单,因为他们都是苦主!”

    近千名苦主齐聚少林,这当然是陈默的手笔。

    自当日让岛主洞主放出风声——举办所谓的武林大会之时,他心中就已有了这个设计,不单为了那部《楞伽经》中的九阳神功,更要还人心一个天理公道。

    他自己倒未必有多么正义,只不过作为墨家巨子的弟子,血还未冷,任侠之气犹在,这就够了。

    这个公·道他既然能够替人讨回,他也不在乎多费些力气。

    叶二娘二十四年来玩弄杀害的婴儿就算没有万八千,也有三五千,因她一人之故,导致成千上万个家庭破碎,也幸亏灵鹫宫附属势力遍布天下武林,这才能将受害的苦主聚集起来,但由于时间过于仓促,这8九百人也不过只是十之二三罢了!

    说起叶二娘的情人玄慈,此人虽在江湖之中享有盛名,颇有些济世为怀的大德高僧的意味,但在陈默眼中,此人伪善更甚于岳不群,岳不群由君子剑一步步沦落深渊,多少还有些迫不得已,唯因嵩山派给他的压力太大,无可奈何之举,可与慕峥嵘这伪善之人比肩。

    玄慈此人论心性,不及玄苦,论佛法,又在论道上败于鸠摩智,论武功,也算不上有多么了得!

    他身为少林方丈,隐为中原武林领垩袖,一举一动决定江湖格局,行事本该谨慎小心,却轻信慕容博,枉开杀戒,埋下以后武林大规·模仇杀的隐患,实为不智。

    江湖上血雨腥风遍地,死了诸多成名好手,人人都以为是萧峰所为,人人都知道萧峰是要找那位带头大哥。然而玄慈却是定性十足,稳坐少室山,眼睁睁看着许多成名高手为了维护他的名声而死,累及无辜,却仍是心安理得的装聋作哑,无动于衷。

    不过这些都算不得什么,因为人家这是自愿,而非逼迫,怪只能怪他们信错了人。

    真正可恶的一点是,玄慈从未阻止过叶二娘,成千上万无辜的婴儿被叶二娘折磨而死,玄慈绝不可能不知道,以叶二娘到最后也不愿暴露玄慈的性情,恐怕只要玄慈轻飘飘一句话,就能阻止叶二娘继续杀戮。

    但玄慈没有去做,数以千计婴儿的性命,在他眼中,似乎还及不上他沽名钓誉而来的那一点虚名!

    直到最后天下英雄云集,所造的罪孽再也无法隐瞒,玄慈这才假惺惺认回妻儿,做下他人生中最后一场秀!

    可笑的是,当时在场的所谓英雄豪杰们竟然为此感动不已,就连少林众僧也感叹玄慈方丈“坦然”受刑乃大仁大勇,其后当众自裁更是英雄好汉的行径,不少人对他的遗体躬身下拜。

    在陈默看来,要么这群人都是一群213,也不想想到了那等地步,玄慈地位名声俱是付诸流水,除了一死还能如何?要么就是金大侠碍于剧情需要,乱写的。

    陈默并没有一统江湖的意思,反而准备在统一天下之后,大兴武道。也不想真的就此将少林诛灭,而且古往今来少林被毁也不是没有,为何能迅速重立?

    因为这根本没有损伤到少林的根本,千年古刹,名垂天下,千万不要小看这个“名”字!只要少林盛名犹在,纵然全寺上下被毁得片瓦不存,也能迅速重建起来。

    以其灭其派,不如诛其名!

    少林寺被玄慈这个巨坑坑上,再有灵鹫宫推波助澜,这名声恐怕彻底就臭了,只怕数十年之内也没脸派弟子行走江湖了,或许时间还会更长久,封寺数十年,上百年也说不定。

    只是回首间,突然发现这似乎变成了佛道之争,可我明明是墨家来着,虽然不嫩以墨者自居。

    没去管少林门口的局势发展,露面挑起争端后,陈默、无崖子两人避开众人悄悄进入少林寺中,直朝藏经阁而去。

    少林门口。

    剑拔弩张,情势一触即发。

    乌新东指着那近千名苦主,侃侃而谈:“二十几年来,丧命在叶二娘手上的婴孩不计其数,他们都是被叶二娘害死了自家孩子,我灵鹫宫费尽心力也只找到一小部分人,真正受叶二娘所害的人比这多出十倍不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