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秘籍到手
    陈默还真不屑于对于没有反抗力的普通人出手,当然对方打算复仇就另说了,不过按照原著中虚竹那个尿性,估计也没设想法。

    “原来如此!”知道虚竹没有死,玄慈略感心安,随即盯着萧远山:“但老僧却想不通,你与我和二娘有何仇怨?既在二十四年前掳走我们的孩子,今日仍是不依不饶。”

    “有何仇怨?哈哈哈!”萧远山大笑,忽的扯下面上黑巾,露出一张四方的国字脸,在场诸多武人却是难掩震惊,“啊”的一声惊呼出来,连绵不绝。

    “契丹狗贼萧峰?!”

    玄慈连退数步,盯着萧远山:“原来是你,你没有死。”

    “不错,正是我!老夫萧远山,三十年雁门关一役,你率领中原武人,杀我爱妻,令我丧妻失子!老夫三十年隐姓埋名,只为了报那妻离子散之仇。”

    场中人人哗然大作,忽听得衣袂破风,一道身影射入场中,萧峰紧紧盯着萧远山,拜伏在地,颤声叫道:“你……你是我爹爹……”

    且不去提萧峰如何与萧远山相认,玄慈在道出雁门关一役中的幕后黑手后,自尽而亡。萧峰父子得知真相之后,且从灵鹫宫处得来的消息,前往北宋首都,查找幕后黑手。

    群雄静静的看着三人离去,也没有出手留人,徒留莫名叹息。

    你没有看错,是三人,萧峰身后跟着一位美貌俏丽,雪白的容颜,全身紫衫,娇小玲珑的女子。

    陈默在这里,估计能猜测道该女子是阿紫那小丫头,丁春秋被杀之后,无崖子没有深究其他人,但星宿派也就此分崩离析了。

    而阿紫离开星宿海,偶遇雁门关的乔峰也没有什么可意外的,没有阿朱横亘在两人中间,然后擦出什么火花也没有意外了。

    当然山门前岂会以此为结束,正主离去后,乌新东继而朗声开口道“段延庆,主人答应过你,你只要来这里,便将当年那个观音的事告诉你。此人正是大理镇南王段正淳之正妻,刀白凤,当年为报复段正淳的拈花惹草,而在外边随意的找了一人,那人便是你。”

    “什么!”带了别人一辈子绿帽子的段正淳在群雄揶揄的目光下,坐不住了。

    “对了段王爷,主人曾言段誉不是你亲生的,你之命格所出皆是女子,他段誉是延庆太子之子。”乌新东不忘开口补充道。

    接下来就是喜闻乐见的绿帽子批发户自己也被戴之后,恼羞成怒的开始和段延庆撕逼,群雄表示这等喜闻乐见的事,他们不会插手,段正淳风流了一辈总算是栽了,说不得他们心里也有股酸气在作怪。

    而在这时,陈默,无崖子两人也已步入藏经阁内,一位胡须花白,形容枯瘦的老僧持着一柄扫帚,埋头清扫着藏经阁,眼见陈默二人到来,也是一惊,转而又继续低头扫地。

    陈默何等眼力,那一瞬间的变化,没有逃过其双眼,看来无崖子这老小子有些事情没和自己说啊,看这老和尚的反应,似是故旧。

    陈默看着一尘不染的藏经阁,忽然说道:“老和尚,这藏经阁已洁如明镜,尘埃尽去,你又何须再扫?”

    “而纵然你将此地扫得纤尘不染,也拂不去心中之尘,佛门中人,本不该萦于外物,你又何必执着于这表面功夫?”

    扫地僧叹息一声,依旧整理着阁内经卷,过了片刻,方才说道:“纵然是表面功夫,做一做也总比不做得好。”

    陈默略一思忖,抚掌笑道:“不错,老和尚此言有理!不过表面功夫做得多了,却不知还能否记得本来面目?”

    “灵静,多年未见,我们好好交流一下。”一直沉默是金的无崖子忽然开口抢过话道。

    “无崖子居士,想不到我俩还有相见的一天。”

    “我也没有料想到,来来来我们走两招,藏经阁这等重地还是留给小辈看管吧。”

    被唤灵静的老僧盯着两人看了一会后,终究无奈的出了阁楼。

    无崖子五指一探抓出,这一抓没有风声拂动,更无一丝一毫的劲气显露,却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予人妙至毫巅的感觉。

    一刻钟之后,藏经阁外一道声音落下:“你败了!你的心乱了!”

    陈默与无崖子从容的自藏经阁离开,身后扫地僧掌中扫帚被清风一拂,立时有一股火焰升腾而起,顷刻间化为灰烬。

    王动渡步至少林寺山门外,凝目看向那气魄雄沉的三个大字:少林寺!

    只是从此之后,曾经的荣耀离此远去,今后提到少林,都会想到那段丑闻。

    山门之外,段誉正站在养父和生父之间,似是难以抉择,而段正淳正屈辱的躺倒在地面之上,毕竟功力不如段延庆多矣。

    而你们这宗室之事,旁人也不好插手,段正淳的家臣插手也都被训了回去。

    随着陈默的离去,本来还声势浩大的灵鹫宫之人也就此离去了,经文到手其他的事情,陈默懒得参与,少林一役算是告一段落了。

    无崖子对于陈默在藏经阁到底拿走了什么秘籍表示好奇。

    对此,陈默也没有隐瞒,直接把易筋经,楞伽经丢给了他。

    无崖子接过易筋经和洗髓经表示理解,这等镇派绝学他也是有所兴趣,对于楞伽经这是理解不能,这完全是一本普通的经书。

    当然对此,陈默也不好挑明,不是说小心眼不让无崖子看,而是防止自己去看,经书到手后,陈默可还没有查看过,生怕再度发生上次神游太虚的事情。

    陈默和无崖子在雒城分道扬镳,无崖子先赶回西夏,而自己这是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在雒城客栈之中,陈默先是拿出了易筋经开始翻看,想象中的异象没有发生,看来只是一部普通的功法了。

    虽然易筋经没有想象中的那种神魔功法的嫡传,不过依旧是一部了不得的功法。

    “易”是变通、改换、脱换之意、“筋”指筋骨、筋膜,“经”则带有指南、法典之意。《易筋经》就是改变筋骨,通过修炼丹田真气打通全身经络的内功方法。

    而后在慢慢通过真气洗经伐髓,改造体质,这是在后天之境行先天之作为,为之后的突破减少障碍,其难度可想而知,而为何少林多年来无人练成,原因也在这里。

    需打通全身经络,这时贯通任督二脉和奇经八脉,这份修为至少要萧峰这等层次。玄慈这等功力水平都没资格,所以能练成的也就寥寥。

    这易筋经对现阶段的陈默来说,是一本相当实用的功法,不过碍于走火入魔的威胁,暂且记在心底,没有付诸修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