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还施彼身
    在文明几乎毁灭殆尽的世纪末,秉承着“北斗神拳”不灭的精神,以世纪末救世主的身份扫除邪恶与不公,同时也不断追寻着自己的爱人尤利娅。

    还好是武道流的末世,要是科技流的末世,陈默就抓瞎了。

    在陈默脑海之中闪过各种思绪的时候,摩托车三人组已经在百米开外了,那种放荡的笑声,和看到猎物后张狂的笑容与自己窃取的记忆中一毛一样。

    接下来不出意外,就是拿出套索,如同西部牛仔套马般将人套住,然后摩托车油门一轰,将人挂在摩托车后活活拖死。

    二十米开外,对方在套索的甩动之间向陈默抛射而来,同时不忘猛轰油门,加速靠近。

    陈默半眯着眼,将寒芒深藏眼眸之中,身体屹立于道路中央。

    眼见绳索即将飞到,暗使一个千斤坠而后伸手抓过飞射而来的套索,就是原地用力一扯。

    猝不及防的对方,哪里会想到这么瘦弱之人胆敢反抗(和陈默修炼之后才过一米八相比,对方近二米的身高,真是相当的高大),更没有想到的是力气竟然会如此之大。

    一个不留神,已经被扯离了摩托车,跌落于地面之上,在惯性的作用下,滑行到了陈默脚边。

    真气灌注,绳索一甩,便如长鞭般带起呼啸的风声,抽在了另外两人脸上。

    噼啪两声过后,另外两人同样被抽落地面。

    其中一人运气略微背了一点,被失去控制的摩托车压到了腿部,正痛苦的哀嚎,推动压在身上的摩托车。

    豆大的汗珠从额际滚滚而下,看来摩托车把他的腿骨压碎了,否则不至于如此痛苦,而且因为疼痛的折磨和发力的关系,使得他搬动摩托车都有点力不从心。

    两队友翻身而起,抹了把身上蹭到的伤口,感受着这个位置传来的火辣辣的痛楚,大吼道“你这个该死的混蛋,我要让你好看!”

    说着便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匕首,朝着陈默刺来。

    陈默对于眼前这看不清形势的两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是脑袋里都长满了肌肉啊!

    伸手一搭,分别捏住两人的腕关节,再一转一送,将匕首插入了两人的心窝,不过是太极借力,两人皆命丧自己手中。

    砰砰两声,两具失去力量的身体滑落地面,张了张嘴,鲜血已从口中涌出,再无力气开口说话了。

    解决了两人之后,陈默朝着那个悲剧男走去。

    “不要!不要杀我!”对方看到陈默这枚干脆的解决两个同伴,知道来者不善,拖着受伤的身体惊恐的后退。

    “想来同样的话语,你听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吧!只要你能说出你曾手下留情过,我便…”

    “有!有!有!啊--”

    陈默一脚踩在对方的伤腿之上,继而开口道“不要那么急,我还没说完呢!对了,我是不会让你活着的!”

    看着那张变了数变的脸,加大了脚下的力度,一脸戏谑道“怎么,恼羞成怒了?我知道你背后还藏着把匕首,来最后一搏嘛!”

    陈默居高临下的调戏这对方,看着那变换不定的神色,松开了紧踩的伤口,移到了另一条腿的膝盖之上,脚尖一点,劲力下透直接碾碎的对方膝盖骨。

    又是一阵惊天惨嚎,这回终于忍不下去了,在痛入骨髓的刺激下,凶性一下子被激发了,将刚才对方恐怖的手段都抛诸脑后。

    可惜实力的差距摆在那里,如同历史重演般,步入了他队友的后尘,刀入心窝,带走了对方的性命。

    这等虐杀的场面,陈默从未尝试过,不过看了对方的记忆后,觉得很有必要来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解决完三人之后,陈默扶起那跌落在旁的摩托车,跨坐而上,朝着对方的获得的信息处前进,据说刚才来时的右手方向,曾经看到过拳四郎的形迹。

    三人就是前去确认的,至于怎么回报,只要三人没有回去,不就是最好的回报了么?

    只要看看哪只小队没有回来,一切就很清楚了,该小队巡查的区域便是拳四郎出没的地方。

    五分钟之后,陈默为自己的智商赶到捉急,在这都比不上乡村小道的破路上,开着辆质量稀烂的摩托车,这不是遭罪么。

    随手将摩托车一丢,再度迈步前行,半个小时之后,看到了微弱的火光,看来有人露宿野外了,去看看是些什么人,总能获得点有用的信息,想到这里,陈默不由的稍微加快了脚步。

    陈默赶到此地,正好看到一个一身蓝色练功服,眉毛粗黑的黑发男子赶跑了七个莫西干小喽罗,解救下了一对苦命鸳鸯。

    这造型,结合自己窃取来的记忆,陈默又八成把握此人便是自己要找的拳四郎。

    “那边的那位,不要再躲了!”拳四郎解决完小喽罗之后,一脸戒备道。

    陈默对于拳四郎的灵觉也是十分意外,自己可是用凌波微步悄无声息的过来,收敛气息之后也没有发出半点异响,这难道就是在刀尖上打滚之人和我这个温室中花朵的差距么?

    陈默眼见自己被发现,也便不再掩藏,大大方方的从藏身之地走出,开口道“我说我没有恶意,你信么?”

    “不信!”话是这么说,但拳四郎的肌肉已经松弛下来了,显然没有了动手的意思。

    陈默好奇的问道“即是不信,那为何你又不动手呢?”

    “因为你是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拳四郎给出了陈默相当意外的答案。

    “哦,好吧,真是一个令人意外的答案!”说着,陈默来到篝火前,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此刻,篝火前坐着四人,两人是被拳四郎救下的苦命鸳鸯,一个青春期少年,一个萝莉期女孩。

    “你们为什么跑出来?身上总该有点有价值的东西吧?”人小鬼大的少年巴托(帕得,也有叫这个的)开口道,活在末世的他,期望在对方手上榨点油水出来,队伍中即使有拳四郎,他们过得也不是很舒心。

    “怎么会有呢!从村子里跑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苦命鸳鸯的男子感慨。

    “原来也是个穷人啊!”人小鬼大的巴托失望道。

    这时远方突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循声看去,星星点点的火光下,映衬着人影幢幢大队的人马往这边赶来。

    听到动静后巴托自语道“咦,是谁来了?”

    陈默对于这些小事不甚在意,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靠在岩壁之上闭目养神。

    (推荐票加更放在明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