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夜间来袭
    等手持火把之人走近后,巴托才发现这些人不过是普通的村民,不是那些暴力分子。

    啪,巴托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走在最前放方的中年人,大吼“你在搞什么!”便来到女子面前抬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男子接住心爱的女子质问道“你做什么?”

    打人者道“我可是他父亲!”

    “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另一年轻男子说着,便拎着棍子朝男子打来。

    拳四郎看不过眼,闪身来到持棍人面前,伸手掐住了其手腕,劲力一转,他手臂无力,棍子跌落。

    “好…痛,他是我弟弟,这是我们的家务事,闲人退避!”此人揉搓着被捏疼的手腕,大声道。

    听到这里,拳四郎也是陷入了两难之境,任他武力逆天,面对家务之事也只能退避。

    接下来,陈默饶有兴致的看着来人欺软怕硬,准备将女儿充作自己安身立命的筹码。

    而此刻拳四郎看到此景却是陷入了魔怔之中,众村民离去后,一直愣愣的站在原地,直到巴托呼唤后才回过神来。

    第二天烈日高悬,陈默感受到这太阳的毒辣程度都超过了钢炼世界中,沙漠中的历练。难道是核弹把臭氧层消耗掉的关系?

    陈默坐在汽车的后座,百无聊赖的胡思乱想着,由于昨晚陈默没在拳四郎走神之际出手,所以信任度有了很大的提升,算是暂时加入了三人的团队。

    “哎,睡眠不足啊。”就在巴托感慨走神之际,一小男孩冲到了汽车前方,张开双手,准备拦下在车上的众人。

    看到情况的铃儿急忙出声道“啊,巴托,注意前面。”

    巴托被唤回神后,急踩刹车,并疯狂的打方向盘,才避免了一波事故。

    四人从小孩口中得知,他是来求助的,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小包袱双手奉上乞求道“这是我们村里的种子,给你!帮我救我的姐姐,我是打不过他们的!”

    拳四郎倚靠在车门上问道“是那位逃出村外的女子么?”

    听到拳四郎的问话,小男孩沮丧的低下了头道“所以爸爸非常生气,我却什么忙都帮不上。”

    以拳四郎老好人脾性,或者说圣母属性,路遇不平事,他当然要管上一管。

    不过众人开车赶到村子之时,女子已经被带走了。

    “拳四郎,我求求你,求求你救回姐姐。”看着小男孩的举动,陈默不得不感慨,一群大人还不如一个小孩子来得勇敢。

    或者说敢于反抗之人都已经死了,留下之人都是一些顺民。

    拳四郎虽然答应了下来,但是没有马上出动,出于稳妥考虑,需要好好补充下食物,休整一下状态,明天再行出发。

    看到村人拿出来的食物,默默的将其推倒了巴托面前,巴托见状很不客气的塞入了口中,道“你这么不要吃?那我就不客气了。”

    等巴托胡吃海塞的吃下大堆村民提供的食物之后,陈默才默默的拿出了新鲜的肉罐头摆在拳四郎和铃儿面前道“吃这个吧,新鲜的,味道和营养都比眼前的东西好。”

    “你…”巴托见陈默在桌面之上留下了深深的手印之后,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铃儿见此巴托吃瘪,捧着肉罐头吃吃的笑,看得巴托脸红心跳。

    拿过陈默的罐头,平时略显沉默寡言的拳四郎开口道“谢谢!”

    陈默似是随意的开口问道“拳四郎,你为何挥拳?”

    拳四郎盯着陈默认真道“向所有的不公挥拳,为被欺凌的弱者挥拳,为正义挥拳!这便是吾之道路。而我看你则是很迷惘。”

    面对拳四郎的话语,陈默直言不讳的承认“的确,我现在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路在何方?”

    “那就用心去感受这个世界。”说完之后,拳四郎不再言语。

    接下来的时间拳四郎在默默的调整身体状态,而陈默则是在一边打坐练功。

    很快黑夜降临,等待着明天的战斗,陈默还是很期待所谓的北斗神拳,到底是如何神奇。

    事与愿违的事情很多,在修练之中的陈默首先听到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而后闻到了一股汽油味。

    此刻便不得不中断了修练,只是为对方的智商着急啊,倒汽油纵火这种事,只要对方不要命,冲出这20平的小房子还不是手到擒来,完全烧不死人。

    还不如将汽油泼在对方身上有效,知道威胁不大,陈默也就没有急着冲出去。

    自此恐龙舔脸事件之后,陈默的警戒之心可是提升了数倍,以前可能不会察觉。但现在就不一样了。

    屋外将敌人带来的村长,眼见汽油着火幡然醒悟,准备叫醒屋内众人,不过为奔出几步,便被对方射杀。

    对此,怎么只是在窗后冷冷的看着,是人都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既然将敌人带来此处,那么也别想让我出手救你了,要是普通人就被你害死了。

    眼见火势蔓延,热浪滚滚,拳四郎终于从熟睡中惊醒,看到陈默早已醒来也没有意外,更没有指责,直接提着还在熟睡的巴托和铃儿,一跃而起。

    拳四郎直接撞开了屋顶,跳离了火海,陈默也紧随其后,离开了小屋。

    一人眼见计划失败,在拳四郎刚落地之际,抬手便将手弩之中的箭朝其射出。

    拳四郎左手食指和中指随意一夹,便接住了利箭,手腕翻转,长箭一甩,飞入对方眉心,结果了其性命。

    另一人见状,急忙发动摩托车,朝着拳四郎撞来。

    拳四郎一个旋身踢,将其连人带车踹进了火海。

    不过来袭之人,不只是两个纵火的逗比,两个打扮的如同蝙蝠一般的丑男倒立在高处,朝着几人所在之处发出令人牙酸的笑声。

    两丑男穿着一身黑衣黑斗篷,双手之上握着一尺长的利爪,脖子上绑着一圈羽毛,颇有印第安风情,动作之间极为迅捷,看其动作间颇有种拳法的影子,只不过咱天朝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蝙蝠拳这种东西。

    螳螂拳,蛇拳之流却是耳熟能详,不过考虑到米粒坚有个蝙蝠侠,而这里也是国外(看发色,肤色,长相就知道,不是在亚洲),也就没有奇怪了。

    两人借着自己敏捷的身形,在拳四郎周围晃荡,更是在其身上留下几道伤痕,虽然无足痛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