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你已经死了
    或许两人一直这样游斗下去,真的能对拳四郎造成麻烦,只不过些许战果就让对方尾巴翘起来了,居然要和拳四郎正面肛(对,这个字没打错),认不清自己的实力。

    找屎也不是这样的,陈默就看到此人被拳四郎正中下巴,跌落地面之后,身体从中招之处开始爆裂。

    陈默可以清晰的看到,拳四郎的拳在初与对方接触之时,并没有将其骨骼破坏,之后才有劲力自其体内爆发,从最脆弱的地方开始破坏。

    陈默自己虽然也可以在对方体内引爆暗劲,但无法达到拳四郎这么收放由心,操控自如的程度,对方应该是达到化劲的程度,或者虚丹之境。

    另一人的下场也没有多好,中了拳四郎的飞鸟空斩波,首先视线开始扭曲,头部慢慢变形,而后从头部开始爆裂,一路蔓延而下,透体而入的劲力在没有遇到反抗的情况下长驱直入,将其身体破坏殆尽,场面相当血腥。

    既然敌人都已经来偷袭了,事情当然就不能这么算了,也不宜在拖到明天了。

    话说虽然拳四郎圣母,但活在末世的他对待敌人方面可一点都不迂腐,为了保护更多的人,死掉的恶人才能令他放心。

    在安慰众人之后,拳四郎准备上路,现在就打过去,对于陈默的尾随,考虑一下后便同意了,此人实力不错,不必自己分心保护,而且其武道的迷茫的确应该多看看。

    本来对于陈默还有所提防,毕竟一个强大的不知底细的陌生人在旁虎视眈眈,心智正常之人,都不会信任对方。

    不过在知道对方是一个求道者之后,拳四郎的心态便发生了转变,或许这和他的经历相关吧。

    曾经那与世无争的天真少年,在师傅过世后本来准备带心爱的女人游历天下,结果曾经的朋友变为仇敌,抢走了自己的女人,更将自己打的濒死,自己在尤莉亚的请求下才得以残喘下来,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女人被拖走,那种画面,现在想想都感到心痛。

    这一切的一切,皆是因为自己没有求索之心,从地狱中归来,拳四郎终于明悟了本心,多年积攒一瞬间化为了进步的燃料,实力一下子突飞猛进,足以和昔日的仇人一较长短。

    外面松散的防御对两人而言如同自家后院,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毫无半点阻碍。

    砰,破开最后的封锁,便见到一个类似巫师之人坐在地面之上,背对两人,听见后方动静之后,停下了口中神神叨叨的咒语,起身道“拳四郎,我等你好久了!”

    拳四郎仰头看着壁炉之上的血色十字旗,若有所思道“血十字…果然…”

    喂喂,你们两个混蛋打什么哑谜呢,陈默略显抓狂的看着两人打嘴炮。

    “西恩在哪里?”说着,拳四郎朝着女巫走去。

    女巫对于拳四郎的无视似有不满“哼…怎么了?”

    “让我来算算你的运势吗?”女巫掏出了一个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水晶球问道,不过未等拳四郎答复,便念念有词道“太阳位在乙女座上,在太阳系第一星球的影响下,你的寿命不长了。”

    喂喂喂,你这是那种算命手法,陈默听着这奇葩的言论内心吐槽

    随着女子的述说,陈默才惊觉女巫师幻化出了众多残影,而在这被迷惑的一瞬间,早已守候的四人甩出了铁索,分立四方将拳四郎的四肢锁住。

    看来以后不该给对方废话的时间,死于话多可不只是反派,这是陈默靠在门框之上,对于眼前景象的感触。

    陈默靠在门框之上,看着事情的进展却无半点担忧,说真的化劲之后,就算不是主练力量,扯飞一个百公斤重,不会拳术的大汉还是轻而易举。

    所以说这几人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徒惹人发笑的无用举动而已,不过对方可不着么认为,以为胜券在握的女巫对于拳四郎的疑问有问必答,而对于陈默这个似乎是普通人的村民,两边都选择了无视。

    哎,话说作为墨家后人,存在感不强这点,咱还是做的相当到位的。

    女巫看到拳四郎被制住,便决定给他点痛苦,将被抓的小男孩基洛和一只白狼关到一起。准备让拳四郎观看猛兽活撕小孩,最终被吞入腹中的残忍戏码。

    忍耐许久的拳四郎终于等不下去了,肌肉在他的怒喝声中一块块隆起,见此女巫师惊慌道“你们再干什么,快把拳四郎杀了!”

    可惜此刻拳四郎蓄力已经完成,用力一扯便是挣脱了小孩手臂粗铁链的束缚,将拉铁锁之人击倒在地。

    挣脱束缚之后,拳四郎瞬间来到基洛(被抓的小孩)面前,双臂徒然爆发巨力,将阻隔两人的铁栅栏撕开了一道口子。

    不过此刻拦在基洛和白狼之间的铁闸也彻底打开,被女巫驯养的白狼立马扑向基洛。

    此刻拳四郎迅速闪身入内,一拳击出,命中白狼颈部,将其击倒在地。

    女巫眼见计划不奏效,赶紧催促重新站起来的手下道“你们再干什么!快点动手把他给杀了!”

    面对站在原地的死人,拳四郎淡漠开口“我已经点了他们的断交穴,不久他们的脊椎就要断了,筋肉拳散掉。你们已经死了!”

    卧槽,这么霸气的话,在你口中却如吃饭喝水般的语气述说,这样真的好么?

    不出意外,四人爆体而亡,女巫眼见自己的依仗消失,丢了出一颗闪光弹,准备借此脱身,正在此时,一道铁索横飞而来,捆住了她的腿,而另一端这是握在陈默手中。

    光芒散去之后,女巫正脸着地的趴在地面之上,陈默将铁索丢给拳四郎后开口道“接下来的问题就交给你了,我去处理下路上的食物。”

    说着便朝着被击晕的白狼走去,伸手入颈稍一用力,便将其脊椎捏断,才提着狼尸拉着基洛离开了此地,回到村子。

    当然,尸体被丢给了巴托,不过这小子也不是特别情愿,不过在陈默一句你要是不干,就没得吃给威胁到了,乖乖的跑去解剖狼尸了。

    在这世道,能吃到新鲜的肉简直就是梦幻般的事情,肉类的诱惑下,这点苦力算什么。

    在天空放亮之际,拳四郎带着被解救出来的村民回到了村子,恶首被诛,拦水的大坝也被破坏,这里恢复了平和的景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