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缺水
    从村子中拿了些必要的补给,四人再度上路,有了陈默的加入,原本寒酸的伙食得到了显著的提升,。

    每一餐都有肉吃,有馒头可啃,这对一直混在温饱层次稍微好点的巴托而言简直就是天堂。

    随着日子的相处下来,陈默也慢慢融入到了小团体之中,铃儿和巴托也发现此人虽然对人待物都比较冷漠,但总体来说还是一个善良之人,而且嫉恶如仇的性情比拳四郎更甚。

    要么不出手,出手便是狠辣无情,没有拳四郎的优柔寡断,更适合在这个此人的社会生存。

    当然随着几天的相处,陈默发现还是小萝莉的铃儿喜欢着拳四郎(真tm早熟),巴托喜欢这铃儿,真是好复杂的关系,想来他们三人心里应该清楚吧。

    随着几人的熟悉,陈默也向拳四郎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当时自己是怎么被发现。

    拳四郎解释说,北斗神拳是暗杀拳术,对于杀气特别敏感,那时感受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便确定周遭还隐藏着人。

    得知此原因之后,想不到自己的破绽在这里,当时杀人没过多久,自己缺少这方面的经历,陈默表示自己的修炼还有待加强。

    同时陈默还询问了,为何你每次出手,都要将对手打到爆裂,以你的修为完全可以在无声无息间杀人,这是比国术更血腥的打法。

    拳四郎答道,在这个吃人的社会,血腥的画面更能让人惧怕,激发心底的恐惧,这个时代就需要这样的威慑力。

    看来这个圣母也不是那么迂腐,不至于在救人的同时把自己陪进去。

    几人来到一小镇之中,来此休整,补充些食物和油料。

    不过凭借拳四郎这个大名鼎鼎名字,走到哪麻烦就跟到哪,这不刚在餐厅中坐下,就有两人拿着一张通缉画像来到四人桌前,和真人进行比对。

    真是无知者无畏啊,两人在确认了拳四郎的身份后,大吼着“去死”,便拔出别在后腰的匕首朝拳四郎刺来。

    只是随意的右拳一抬,便将来人击飞,砸在了墙壁之上,把墙壁砸出一个人形裂痕。

    而另一个人要动手之时,被店中的另一人喊住了,一阵嘀嘀咕咕之后,反而被疑似头目的家伙所杀。

    陈默抬眼看了一眼,便不再关注,和拳四郎一样,恶人之间的自相残杀,都懒得浪费精力了,在这个时代这种事情见的多了也会麻木,只要不是搞到天怒人怨,两人都不会出手。

    接下来四人遇到了巴托村子里的人,从他口中知道了现在村子中的窘况,水源干涸了,村子中健壮之人都离去了,只留下了年纪比巴托还小的孩子,和一位照顾他们的老人家。

    这个名叫塔基的孩子是出来寻求帮助,因为老婆婆固执的认为枯井地下就是水源,只不过没有了劳动力,光凭他们老弱无法完成开垦,所以只能出来找人帮忙。

    听到这里,陈默便猜到了接下来的剧本了,对于普通人都会伸出援助之手,何况是对于同伴村子的困难,拳四郎更加不会视而不见。

    接下来巴托载着几人朝着村落开去,不过半途之中陈默感受到了一群不怀好意的目光,看来是有人盯上了自己等人。

    只是陈默一撇坐在前排的拳四郎,发现其毫无反应,似是毫无所觉,难道是因为咱炼气的关系,感官比较敏锐?

    陈默没有想拳四郎说明,是狐狸总会露出马脚的,现在一行人除了拳四郎的人头,真没什么东西值得觊觎,完全不担心对方出手。

    回到村落,巴托看着眼前的景象“比以前还凄惨了啊!”

    这是当然的,没有了水,在这近乎沙漠的环境中生存,简直就是妄想,人都离去之后,这边破落了也实属正常。

    不过拳四郎下车之后,迎接他的是一声枪响,陈默看到子弹擦着拳四郎的发际飞过,而后一位年逾六旬的老婆婆从藏身之地走出,身后还跟着一群小屁孩。

    来人拿着枪指着众人护住身后的小屁孩道“你们是什么人,快说!”

    不过剑拔弩张的气氛随着巴托和另一个小孩的相认而散去,小孩子之间上演了相见欢的戏码,老人也邀请几人入内。

    “大家不是双亲被杀了,就是被遗弃了,没有人关心他们,照顾他们的生活。现在他们可都成了我的心肝宝贝了!”老人一脸慈祥的看着躺在一旁的小孩子们。

    巴托傲娇道“哼哼,我可不认为自己是你的小孩。”

    “哦,哦,像你这样的坏胚子,我也不会当你是自己的小孩的。”老人把巴托气走之后道“他这傻样,真是可爱极了。”言语之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也许对她而言守着孩子们,便是她最大幸福。

    一位老人,就这么拉扯十多个孩子,即使在核战爆发之前都不容易,何况是在这个秩序崩坏的时代。

    半夜,熟睡中的拳四郎被铃儿摇醒后开口问“怎么了?”

    铃儿焦急道“塔基和巴托不见了。”

    “他们到坏人那边取水去了。”一小朋友补充道。

    “水?”随即拳四郎沉默了下去,在这里水和生命是等价的,没有水就活不下去了。

    “嗯,半个小时前走的。”陈默从修炼之中停下,突然出声道。

    铃儿质问道“你知道为什么不阻止?”

    “有些事情只有经历过才会成长,有了教训下次才会三思而后行。”眼见陈默油盐不进,铃儿转向拳四郎道“拳!”

    “我出去一趟。”拳四郎没有再犹豫,直接起身朝外赶去。

    拳四郎将两人囫囵带回之后,沉默的倒头就睡。面对此等情况,巴托无奈的对铃儿一耸肩,表示自己很无辜。

    第二天早上,拳四郎醒来之后,不发一言的直接一跃而下,来到枯井底部。蹲在地面之上,摸索感受着大地的脉动。

    未过许久,陈默就看到了拳四郎半蹲在地,双手捏拳抵在井底地面之上,鼓荡起全身的肌肉,随着一声大喝,包裹住拳四郎的衣服在膨胀的肌肉之下破碎成小块,如蝴蝶般在空中翻飞。(这个世界不会太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