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北斗结束
    说罢,两人率先动起手来。

    被唤作将军之人黑色披风一甩,露出了掩藏在下面的健硕身躯,好吧,来到末世之后,除了那些营养不良的苦难人们,陈默还真没见过比自己瘦弱之人,虽然相比天变之前自己已经强壮了近倍,依旧不够看。

    砰砰,手起拳落,第一次交手,两人都没有躲避,也没有留手,更没有瞧不起对方,一个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恶徒,实力岂会是简单。

    另一个是敢于冲撞敌人老巢的莽汉,说他二也好,没有实力岂会安然的站在这里。

    以拳对拳,初一交手,便是毫无花哨的碰撞,两人都没有后撤卸力,只是稍一停顿之后,再度挥拳而上。

    初一试探,知晓了对方的大致实力之后,两人也不封挡防御,就这么站在原地的展开了互殴,拳拳到肉,比的就是谁先承受不住。

    观察陈默脚下的龟裂不断扩大的地板,和将军那被轰成粉碎的护甲,可知这是真正的厮杀,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巴尔衮,也就是眼前的将军,泰山寺拳法的传人,配合呼吸法更是如虎添翼.使自己的身体变得如同钢铁般刀枪不入.,好吧类似金钟罩铁布衫的横练功夫。

    巴尔衮对于落到自己身上的拳头,眼神都未曾变化一下,就这么回以同样的拳头,力道虽然很大,但无法突破自己的体表防御。

    陈默虽说也有修炼龙象金刚法,这一高深的练体法门,但是这一功法的境界未曾达到与肉身相匹配,现在还在暗劲阶段,而对方明显境界高于自己。

    不过也就境界高于自己而已,凭借自己超出当前境界的身体素质,和对攻之时,陈默用斗转星移和太极卸力,保持着势均力敌。

    不是陈默傻到无脑的互殴,而是感觉自从来到这世界,就有股心气郁结在心头,随着时间的流逝,看到惨象越来越多,这郁结的心气没有消散,反而愈加浓厚。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而非毫无情感可言的npc,眼前的惨景和主世界那不知名的异变联系在一起,心头不知不觉间蒙上了一层阴影。

    现在遇上了这个沙包型的对手,简直是送上门的发泄工具,只是不知道巴尔衮了解到对手的想法之后会是何等心情。

    “哼,小子,我的身体比钢铁还坚硬,你那柔弱的拳头对我没用!”巴尔衮大放厥词道。

    只是听见嚣张的话语,老虎不发威还真当爷是病猫,陈默不顾自己的负担,将原本被完全卸走的劲力,导回去,以敌之力攻敌之躯。

    本有些习惯对手力量的巴尔衮,一个不察,被骤然变大的力道轰的倒退几步。

    此刻,打了对手一个狼狈的陈默才一脸意外的开口“哦,才钢铁啊,我还以为你会不要脸的说钻石呢。”

    说到底所有的刀枪不入之类的练体功法,都是在一定限度之内,我就不信拿着火神炮对着你射,你还能继续bb。当年谢逊打不破防御的空见,也不过是谢逊修炼不到家罢了。

    回应陈默的是,巴尔衮的怒喝“泰山寺拳法妖鬼幻幽拳!”

    这脸打的太快,眼见接连不断对轰不见成效,便不再采取无意义的行为,他从对手那不曾衰减的力道上,了解到这样下去短时间内怕难以出胜负,这是在比拼两者的极限。

    虽然巴尔衮认为最后的胜者终将是自己,但这种胜法从侧面说明了自己的无能。

    妖鬼幻幽拳使出,双拳如同笼罩在一层迷雾之中,让陈默无法看清虚实,如同幻术一般阻挡自己的视线。

    陈默见状,没有莽撞的冲上去,飞退几步,运起一掌,朝巴尔衮拍去。

    面对幻术,陈默的态度便是咱不玩那些虚的,我就逼你硬碰硬。

    掌劲过处空气之中温度骤升,劲风扑面,将地面之上的碎石吹飞,肉掌之上更是隐隐泛着金黄色光芒。

    将多日来郁结的怒气,尽数宣泄而出,威力更是倍增。

    此掌融合了天山六阳掌中威力最大的阳歌天钧和少林最为刚猛的大力金刚掌,虽做不到掌出,风雷动,但气势也是惊人。

    这是陈默在近一个半月的旅途中收获之一,将自己所学的腿脚功夫融合,试图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东西。

    掌未至,但巴尔衮能感受到,要是任由这掌落在身上,应该会破功,只能硬接下来,立马变招。

    熊爪两断拳,泰山寺拳法中着重攻击的拳法,双手化为利爪,自左右两旁合爪击下。

    砰!

    双爪和右掌相击,一股强大的劲力自两人交手出爆开。

    噗!

    陈默喷出一口鲜血后,脚点地面飘身而退,右手耷拉,短时间内无法再度发力。

    蹬蹬蹬!

    巴尔衮将石质地板踩的咚咚作响,落脚之处都是裂纹,刚才的交手,他也不好受,不过看到对手吐血,顿时心神一松,看来对手受的伤比自己严重。

    这时巴尔衮就见对手朝自己轻蔑一笑,武者的直觉告诉他,情况有点不妙。虽然不知道危机来自于哪里,不过谨慎起见,立马提起余劲,脚踏地面,朝旁边扑出。

    接着,就看见对手伸出了背在身后的左手,朝自己遥遥一握。

    没有看到什么任何变化,巴尔衮就感受到一股无法抗拒的沛然大力涌来,自己的身体被这股无形的大力捏住,接着骨骼碎裂之声清晰传来。

    双臂和躯干仿若在巨手的作用下,被捏的变形,鲜血与内脏碎块如同开闸的自来水自嘴角涌出。

    砰,的一声,巴尔衮仰面栽倒在地上,双目之中渐渐的失去了神彩,直到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之中。

    此刻,用出擒龙手的陈默也不好过,那一招就抽干了体内的真气。而且要不是有消耗过对方的护体硬功,刚开战就用,估计就被对方直接抵挡下来了,接下来就是苦战了。

    直到此刻解决了对手,陈默才有空闲观察拳四郎和西恩的战斗。

    好吧,说是战斗,还不如说是单方面的吊打比较合适,拳四郎现在的实力已经远远的超过了西恩,西恩已经没有精力估计手下的失败了,现在真疲于应付拳四郎。

    如果说巴尔衮的实力是化劲中期的话,西恩则是化劲巅峰,而拳四郎则是虚丹境界,各方面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境界的提升意味着实力差距的拉大。

    眼见局势已定,陈默便站在原地默默的调息,驱除着体内的虚弱感。自己即便被抽空了真气,但这身体比起以前的自己也强了数十倍,虚弱感的来源便是自身的感官,而非真正的实力。

    这种错误的感觉,现在或许没什么,但当自己被重重包围之下时,就致命了。

    只有习惯自己的弱小,才会不忘本心的强大

    接下来的也没有意外发生,拳四郎收拾完西恩之后,总算是接回了久未蒙面尤莉亚,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至此,陈默也向拳四郎道别,需要踏上自己的道路。

    拳四郎也没有出言挽留,知道这个伙伴有自己的主见,只是送上自己的祝福。

    奔出拳四郎的视野后,陈默启动穿越,返回了主世界。

    这回虽然没有明悟自己的武道,但是一个多月来的末世经历已经能让自己顺利突破到先天之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