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武器的怨念
    “哎?术士大哥你今晚不回来?”本以为只是去下面几层逛逛,没想到竟是要呆上几天。

    “我需要深入几天才行。”

    “哦,那你当心点!”

    送走了贝尔,陈默一路疾驰而下,记得原来猪脚那把“赫斯缇雅之刃”可是价值2亿瓦利斯(巴利斯,法利,反正就是金钱单位了),而一餐只要五十瓦利斯,就能填饱肚皮,那个牛头人的拳头大的魔石换了近一万瓦利斯。

    仔细算算,自己要杀够近4万头牛头怪,才够付两人的武器钱,还好自己有戒指空间,现在先天之后真气缠绕住物品后,便能够凭空摄物了,否则捡取魔石和掉落道具,又要浪费一大堆时间了。

    没有了贝尔的拖累,陈默一路飞驰而过,如同一道幻影般将怪物与冒险者远远的甩在身后,随意捡起一把冒险者尸体旁的长剑,随手试了试虽然质量不咋地,总比没有强。

    第七层,第八层,千篇一律的环境一掠而过,这里没有什么值得自己停留的,第十层的地下城的构造原封不动地继承了第8~9层的形态。只是从天花板落下的光源不再如日光般璀璨,其亮度只能令人联想到朝雾。

    自从进入地下城以来初次遇到的,视野的妨害,虽然无法洞穿迷雾,但武者的灵觉,足以让陈默避开怪物的攻击,其实就算被打到也没关系,反正不破防。

    凌波微步在这种山洞般的地方闪转腾挪,简直如鱼得水。

    目光所及之处都被岩石覆盖着。不管是包围着周围的墙壁,地面,还是天花板,都由岩盘形成,飘荡在四周的空气有些潮湿。

    这里是存在于山腰的天然洞窟。什么都不知道的话,或许会相信这种说法吧,事实却是这里是地下城第十三层。

    花了半个小时从一层奔到了这里,中层区之后,就有无数垂直挖的坑,看到这些坑洞,陈默开心的笑了。

    下层怪物通过这些洞穴而攀爬而上,现在却成了陈默偷懒的捷径,没有用缆绳,随意的挑了个洞口,直接一跃而下。

    双脚不断的在两边的墙壁之上卸力,不断的更换洞穴,就这样陈默直接来到了第十六层,准备在这里试试自己的实力,能否应对无穷无尽的怪物。

    十七层是关底boss,理论上而言是lv4的守关boss,而十八层是不会产生怪物的安全区,所以十六层是陈默当前测试的实力之地。

    单刷boss什么的,陈默赤手空拳的,对付皮糙肉厚的大型怪物,表示压力山大,自己都无法造成有效杀伤。

    上下晃动着的长长耳朵,白黄夹杂的皮毛,再加上毛茸茸的尾巴。额头上生着一根尖锐的角,它们正依靠后腿站在地面上,独角兔中层的主要怪物。

    灰黑色的皮毛,如同狼一般的外貌,这是中层的地狱犬,话说犬和狼的区别不是很大来着。

    十六层最多的怪物便是陈默刚刚穿越过来,就被ntr来了一下的来了一下的那只米洛陶诺斯。

    牛头人大军发现有新的猎物之后,没有丝毫的阵型,就这么乱哄哄的朝着陈默冲来。

    话说在这种不算宽敞的地下空间,阵型出了防御,其他情况下意义不是特别大。

    真气灌注如长剑之中,脚步重踏地面飞身跃起,落入牛群之中,待身形落下,脚尖再度一点,踩在牛角之上,长剑落下自牛眼之处穿刺而入,真气一激,透入大脑之后,将其绞成了稀烂。

    就这样,陈默如同花蝴蝶般在牛群之上穿梭,每一次停顿都会带走一只怪物的性命,如同一只采蜜蜂的小姑娘,在田野之中辛勤的劳作。

    不过随着陈默轻松解决了这里的怪物群,在真气的帮助下,这层的怪物完全没有一合之敌。

    坐等刷新之后,心思却是野了起来,目光不时的往下层瞟去,解决完小野之后,感觉可以挑一下肉山。

    心动不如行动,再度刷完一波怪之后,陈默毫不犹豫的踏上了十七层的道路。

    十七层依旧分为很多小房间和一个最里面的大房间,大房间在通往十八层的必经之路上。

    第十七层主哥利亚就在这大房间之中,看着人形巨兽的模样,完全是进击的巨人里面艾伦所变身的翻版,同时陈默也想起了北斗神拳世界的罹巴斯。

    要是两者对战,罹巴斯必然是最后的赢家,毕竟一个是有智商的,一个是没有智商的,没什么可比性

    此刻哥利亚就坐在水晶墙的后方,那双牛头大小的暗红色双眼,紧盯着通道,一看到有东西踏入自己的领地,如同雏鸟破壳般,打破了水晶墙,来猎杀眼前的蝼蚁。

    陈默轻巧的躲过了眼前掉落而下的水晶,矮身避开哥利亚手臂的横扫,长剑上举斜指天空,剑尖擦对方皮肤而过。

    感受着长剑之上传来的力量,似乎防御还是可以突破的,陈默当即左手一伸,真气涌出,身体以此为基点悬挂在了哥利亚手臂之上。

    在哥利亚另一只手攻势到来之前,陈默曲臂上翻,腰部猛的用力,双脚再度踩上实物已是站立在了哥利亚的胳膊之上。

    没有给对方反应的时间,陈默若脚踏平地般极速掠过数丈距离,眨眼间便来到了哥利亚的肩上,长剑扬起,先天真气似是不要钱的注入。

    唰!

    一道银色匹练在这黑暗的空间下划过。

    叮,砰,昂——

    如金石般的碰撞之音,接着便是哥利亚的怒吼在空间中回荡。

    预想中的剑斩哥利亚,没有如约上演。

    长剑在还没有接触对方之际,作为普通材质的铁剑,承受不住海量的真气,先行崩溃了,不过数丈剑光依旧斩了下去,可惜威力锐减,只是将对方的脖子斩开近半。

    如果说是人类的话,这种伤势,离死不远了。

    奈何,对方是依靠魔石存活的怪物,伤口破碎之后,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

    而且,被疼痛刺激的哥利亚,也没有再给陈默继续待在它肩膀上攻击的机会。

    没有扩大战果,翻身跃离。

    十多息之后,哥利亚脖子的伤口已经恢复如初,眼见如此,陈默也就没有继续耗下去,只能骂骂咧咧的悻悻离开,去了下一层。

    真是晦气,本以为能够支撑自己一击之后,才会瓦解,结果就让连半击都没支撑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