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偶遇保质期萝莉
    眼见点穴有效,陈默喃喃自语“哦,看来这个世界人类的构造都是一样的。”

    “我怎么动不了!”

    “我也动不了了!”

    “我也是!”

    在三人慌乱之际,陈默长剑一甩,划过一道白光,叮的一声插在了支援者面前,原本躺在地面之上的,一脸快意的看着四人争斗,期盼着同归于尽的瘦弱身躯顿时被吓了一跳。

    “不用掩藏了,刚才我感受到了不怀好意的目光。”陈默的话音落下,瘦小的身躯又是一阵哆嗦,将身体紧紧的蜷缩着以图找到一点安全感。

    陈默蹲下身,低下头,看着蜷曲在脚边的瘦小身躯到“想要活命么?”

    原本在地面上躺尸,准备等争斗结束偷偷溜走的瘦弱身体嚯的抬头,没想到此人竟是如此心狠手辣。

    从劣质斗篷的帽子里露出了栗色的卷发,清秀的脸蛋之上布满灰尘,唯独一双刻骨铭心的大眼睛,闪烁着令人无法理解的光芒,是不甘,是怨恨,还是乞求?或者其他情绪。

    看到斗篷下的长相,陈默便已想到眼前之人,便是那小人族的莉莉露卡?厄德,那个永久保质期的萝莉,记得原著中命运挺凄惨的。

    “给你一个选择,你死,或者他们死!”陈默的话如同一道惊雷在莉莉耳边炸响,不过生性多疑(生活所迫)的莉莉没有轻信陈默之言。

    直到陈默在莉莉疑惑的眼神下,朝她肯定的点头,看到了那多年未见的温暖笑容,才鼓起勇气,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晃晃悠悠的拔出了那把接近她身高的长剑。

    莉莉一瘸一拐的拖着长剑朝着那三座“雕像”走去,长剑摩擦于地面发出,噌噌噌的声音,如同催命符般在三人心间回响。

    听见身后的动静,雕像们有求饶的“莉莉,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

    也有放狠话的“小畜生,你要是敢乱来,等会要你好看!”

    莉莉此刻对于他们的咒骂和求饶恍若未闻,长剑一挥,只是砍在了离她最近那人的大腿之上。

    或许因为受伤的缘故,这一剑没有砍断对方的腿骨,不过剑上之力依旧将雕像男扫落在地面之上。

    此刻,莉莉回头看了一下陈默的反应,眼见对方双手抱胸,似乎任由自己施为,才安心施展接下来的动作。

    此刻,沃夫仰面倒地,大腿之处鲜血哗哗的自大腿动脉流出,脑袋之上已经感受到了眩晕之感,眼见莉莉提剑靠近自己,开始声泪俱下的讨饶。

    莉莉将带血的长剑放置于沃夫的咽喉之上,就这么慢慢的下压,将那“求求你,放过我!”彻底的咽了回去。

    直到此刻,莉莉才彻底相信,这个强大的冒险者善意的帮自己报仇,期盼已久的英雄,终于来了么?可是我,早就不相信了啊!

    莉莉惨笑一声,掏出了绑在大腿上的匕首,来到死鱼眼的面前。

    一脚蹬出,踹在了男人的要害,看得远处的陈默不自觉的加紧了双腿。

    受此一击,死鱼眼仰面倒地,在他凄厉的惨叫声中,匕首划过,切断了他的双手双脚。

    莉莉就是要他看着自己,在无力反抗之中步向死亡,刚才杀沃夫是为了试探陈默的反应,结果让对方死的太过轻松,现在才要将对方加诸在自己身上的痛苦,一一返还。

    在拳四郎那匪夷所思的死亡方式的熏陶下,陈默自信对于任何死亡方式都会免疫。

    看到莉莉如同疯魔一般,举着匕首在死鱼眼身上戳着一个又一个的窟窿,陈默才感受到那近乎铭刻到对方骨髓之中的滔天恨意。

    而一个孩子,需要经历怎样的折磨,才会酝酿如此深的恨意。

    犯我萝莉者,虽远必诛,不过桑尼斯?鲁斯特拉(苏摩眷族团长)你的头颅先寄存在你的脖子上,要不了多久,这只萝莉会亲自找你算账。

    随手解决了因惨叫声,而被吸引过来的流氓兔和地狱犬,陈默就是耐心的待在一旁,冷眼旁观莉莉折磨着对方。

    横流的鲜血,凄厉的惨叫只能让莉莉的复仇愈发快意,不过身上多处被开了洞的两个冒险者即使生命力再强悍,也终有落幕之时。

    将所有的苦闷,仇恨宣泄一空之后,莉莉脚下一软,瘫坐在了被鲜血浸染的地面之上,独自在那放声大哭。

    眼见莉莉结果了两人性命,陈默便出手催促道“好了,我们该走了。”

    听见陈默说话,莉莉停止了哭泣,昂扬起兜帽之下的俏脸,看到陈默目光朝她看来之时,竟是露出了几分娇羞。

    从橘红色的眼眸之中,陈默读到了希冀和担忧。对于新生活的期盼,和对于刚出狼窝又入虎口的担忧么?

    陈默一把抓起坐在地面上的莉莉,也不在乎她身上未干涸的血迹,将其放在自己的肩头,脚步一动风驰电掣般朝着上层赶去。

    因为上次在侏罗纪世界吸收了大量的生命力,结果导致身材变壮,即使经过调理和锻炼,总算将那臃肿的感觉压下去,不过即使如此陈默身材也练得和卡卡罗特一般,浑身肌肉发达,一米八三的身高,却是达到了150kg。随着体质的变强,自身体重也在不断增加,《遮天》中圣人一根头发压塌一座山便是这个道理。

    呼啸的风声在耳边回响,莉莉紧紧的抱住陈默的脖子,在那里她终于找到了久违的安全感,同时清晰的听见了冒险者大人所说的每一个字。

    “知道强者为何是强者,而你只是弱者么,只能在角落里哭泣么?知道为何强者恒强,弱者愈弱么?”

    “强者之所以强,不是他实力有多强,而是他有一颗不屈的心,一颗一直不曾动摇的心,遇上任何困难都迎难而上的心。”

    “没有人是天生的强者,只有天生的弱者。”

    “你之所以被欺凌不是因为你太弱了,而是你连反抗都不敢,连变强的勇气都没有,只知道逆来顺受,期盼着他人的施舍,从根本上就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