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桑尼斯
    还是魂飞魄散的那种,七龙珠都救不回来,好吧现在咱只有一条命,说这些太远了,谨慎点没错。

    在这个只要不是致命伤,都可以治疗的世界,把人打伤只不过是小孩子家的打闹,作为神明的家长有可能帮其出头,但还够不到翻脸,不死不休的程度。

    再教训了一批无脑冲上来的酒鬼之后,那些畏缩不前的酒鬼,在陈默的气势下,在同伴的**下,逐渐清醒了过来,然而他们宁可自己没有清醒。

    此刻,他们只敢拿着武器远远的将四人包围在中间,陈默每进一步,他们便退一步,直到他们紧靠正厅房门陷入退无可退之际。

    “苏摩,你这个酒鬼给我滚出来!再不出来,我就拆了你这破地方!”敢这么直呼神明名字的,也只有赫斯提亚了。

    吱嘎,大厅房门却在这个时候打开了。

    桑尼斯打开了房门,面带微笑的躬身邀请,似乎刚才的争端都没放在他眼里,“主神,请你们进来。”

    虽然长得粗犷,想不到还挺能忍的呢,陈默歪着头一脸笑意的看着桑尼斯,心底暗暗计较着他的表现。

    此刻,桑尼斯不得不出面,心里有滔天的怨念,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在前方默默的领着路。

    这事情绝对不能再继续闹大,否则被欺上门的事情搞的人尽皆知,他们苏摩眷族的面子往哪放,他这个团长的面子怎么办,得想办法压下来。

    来人戴着眼镜的长脸轮廓清晰,黑色的瞳孔很是犀利,那暗藏在眼底的恨意,即使作为菜鸟的贝尔都能感受得到,虽然他做作地想把自己伪装成一个通情达理的人,然而嘴角漏出的邪笑却又立刻暴露了他的本性。

    陈默的评价便是,你的演技不过关啊,有待进修,本就是狼,却非要装作羊,还装不像。

    大厅之中只有一个人影抱着膝盖坐在房间的一角,如果不是他身上的凌冽神威,陈默都以为看到了一个颓废宅男。

    阳光透过窗户射入其中的一间房间。不仅摆放着覆盖整面墙的书架,还有植物的幼苗以及透明的酒瓶。这里是派阀的根据地——统率苏摩·眷族的主神的私人房间。

    “喂,我说酒鬼。”

    然而对于赫斯提亚近在耳畔的呼喊,苏摩没做出任何反应,总给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可自拔,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他是位中等身高的青年男神,纤细的身材不经意间给人留下瘦弱的印象。松松垮垮套在身上衣服甚至有点像袍子,袖口和衣摆也是点点褐斑,显得脏兮兮的。

    他维持着双手抱膝坐在地板上的姿势,一刻不停地冲着墙壁叽里咕噜地说些“经营自慎……”“惩罚……”“我的兴趣……”之类的胡话(原著中,这个还会拖后一点发生)。

    完全没有打理过的头发乱成一团,悬浮其上的阴云也是肉眼可见,很久没剪的刘海长得很长,埋在下面的脸更是黯如死灰。

    就像尊雕像一样一动不动,他至始至终都背对着大家。

    似乎原著中有提过,苏摩似乎接到了公会的警告,被没收了唯一的兴趣,精神面貌彻底的跨了下去。

    赫斯提亚和贝尔怒气冲冲而来,怎么都没有想到会碰到这样的情况,以苏摩现在的状态,完全没有去管理他自己的眷族,兴师问罪也无从说起了。

    此刻,因见到桑尼斯而害怕的躲到陈默身后的莉莉突然开口道“苏摩大人。求求您了,苏摩大人。请让莉莉从眷族里退出吧……”

    她那恳求的声音颤抖着。

    全身都包裹在黑色长袍下的少女——莉莉松开了紧抓陈默的手,跪倒在地上,深深地低下了头。她瞪大着浑圆的栗色双眼,紧张地注视着地面上的一点。

    为了真正意义上从派阀的诅咒中得到解放——为了能挺胸抬头地跟陈默大哥他并肩而站——她瞅准了现在这个时候,找上了自己的主神。

    想要退出眷族——想要将刻在背上的“神之恩惠”改为别家,身为自己主神的苏摩的协力不可或缺。

    从她那像是感到害怕似地缩着身子跪在地上的身姿,不难看出她潜意识下表现出的对主神的恐惧。面对使得自己神志失常的“神酒”,以及身为其酿造者的苏摩,莉莉的惧意至今仍未消除。

    “苏摩大人很忙,有什么事找我好了。”

    桑尼斯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此刻他才找回了身为眷族团长的威严。

    这一行为引得一旁的陈默饶有兴致的等待着小丑的表演,不要以为有主神给你压场,我就不敢动你了,我墨家做事,只要不违背原则,向来是百无禁忌。

    站在抱着膝盖动也不动的主神旁边的,人类男性鹰隼的目光直视跪倒在地上瘦小的身影。

    桑尼斯·卢斯特拉,苏摩·眷族的团长,同时也是个lv.2的冒险者,别名是——酒守(gandharva)。

    升级之后便不再受神酒魔力的摆布,拥有着强悍的身心。

    代替对统率派阀漠不关心的主神,很多时候都是他向团员下达的指示。不如说,他正是借着团长的地位——还擅自利用主神的名号——为了一己私利而在操纵成员们。原著中更把莉莉丢进成群的巨大蚁(killerant)中想把她杀死,和那些同僚们如出一辙,属于压榨弱者的人。

    潇洒点头的桑尼斯以有些装腔作势的动作,不紧不慢地说出了下一句话。

    “你也知道,没可能让你白白退团吧。为了报答把你培养至今的苏摩大人——你差不多交一千万瓦利就够了吧。”

    莉莉在最开始的数秒,身体的动作停滞了。

    在理解了桑尼斯的意思后,她大大地咽了口气。

    “苏摩大人,您意下如何呢?”

    “……交给你了。”

    看来不是没反应啊,只是对桑尼斯所说的话有反应,怪不得能够把持整个眷族。

    即便莉莉转向苏摩的方向,他也只是瞥都不瞥这边,就像是被抛向墙壁又被弹回来的石头一样,苏摩木讷地对桑尼斯的提问做出回应。

    “一、一千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