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墙倒众人推
    这一决定让莉莉在满脸铁青的同时无话可说,桑尼斯的卑鄙无耻依旧在她的预料之外。

    赫斯提亚也捂住了准备说些什么的贝尔,这是人家眷族之内的家事,外人不好插手。

    这一笔钱,以陈默的实力而言不算什么,但是对于莉莉和贝尔这种实力而言,就不知道要攒多久了,以一天2w瓦利斯的进账而言,如果实力遇到瓶颈无法提升,那么久需要不吃不喝近三年。

    自己的呼喊没有办法传达到沉浸在个人内心世界的主神耳朵里。向一边奸笑一边俯瞰这边的桑尼斯提出反驳更是没有意义。

    宛如断了线的人偶般,娇小的身体顿时没了力气,跪坐在地上的莉莉一双美目只能望向那给她安全感的身影。

    “好这笔钱,我们赫斯提亚眷族替她掏了!”

    陈默如同冤大头般开口,引得桑尼斯懊悔自己为何不把价格继续抬高一点。

    一把拽过忿忿不平的贝尔,陈默露出了恶魔般的微笑道“不过,我们先来算算你对贝尔所造成伤害的赔偿。要得不多,两千万瓦利斯。”

    “你…”

    桑尼斯刚准备说些什么,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骤然袭身,猝不及防间脚下一软,“砰”的一声,一个膝盖砸落地面。

    桑尼斯来不及考虑其他,双手前伸撑住了地面,避免了进一步出现丑态,猛的抬头如狼般的目光扫视一圈,迫的门外之人背脊发寒,不自觉的后退开来。

    “怎么,在我的压力下,居然还有闲暇窝里横,看来是压力不够啊!”言语间,陈默再度加强的气势。

    砰,桑尼斯还是没有忍住,另一个膝盖也落在了地面之上,此刻他便屈辱的跪在了陈默面前,像一条狗,昂着头也依旧无法改变现状。

    这种前所未有的羞辱感直冲脑门,桑尼斯的脸顿时樱红如血,苦的,涩的,酸的,牙齿咬的格格作响,手指也因为用力而嵌入了面之中,即使皮肤破裂鲜血流淌也不自知。

    “那么你觉得,我提议的赔偿怎么样?”

    陈默如同老鹰捉小鸡般,一脸戏谑的俯视桑尼斯。

    随手一握,一瓶二锅头出现在手中,砰的一声,玻璃瓶就这么被陈默捏爆了。

    在众人疑惑之际,那如同泥塑木雕的苏摩,竟是缓缓的转过身子,直勾勾的盯着陈默手中的酒液。作为天界的酒神,苏摩品酒能力只称第二,那没人敢说第一了,只是闻一闻酒香,就能判断出此种酒的好坏。

    “这是好酒。”一反常态的开口,虽说不如神酒远矣,但是不得不说已经超出普通酒类一大截了,特别是对身体强度超越普通人的冒险者而言。

    陈默却是摇头否定道“不,这酒不算好,只不过酿造的方法好。”

    走这一步棋时,陈默就有所猜测,这个世界还没有蒸馏酒的之法,理由很简单,酒神苏摩来自天界,作为神明的他,酿酒所需之物必然是灵果,没有杂质的酒液完全没有必要蒸馏,就凭酒中灵性就足以把人醉倒。

    来到人间之后,不出意外的会按照天界的思维来做,所以不会考虑蒸馏这方面,毕竟他的酿酒之法绝对傲视这一界,无人能望其项背。

    至于普通人,在欧拉丽大街之上走过,闻到看到的都是麦酒,陈默就知道蒸馏酒于这个世界无缘了。

    苏摩虽说颓废了,但是亿万年的经历摆在那里,以为神明傻的那才是真的傻,起身之后,一反常态的注意起自己的仪容,随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整理了一下皱巴巴的衣服道“说出你的要求吧。”

    “让莉莉从眷族退出。”

    “可以。”

    苏摩完全没有考虑,直接答应了下来,看来莉莉的价值在他而言完全比不上此种酒。

    其实苏摩拿到酒后,要不了多久就能逆向解析出来,只不过作为神明的骄傲,不允许他这么做,就是那种“我堂堂牛顿还要抄袭你一个大学生的论文?”的骄傲。

    “这边这个家伙,也处理一下。”陈默下巴一抬,指着跪伏在地面之上的桑尼斯道。

    听见陈默所言,桑尼斯惊恐的注视自己的主神,深怕苏摩真的把他卖了。在自己假传号令的日子里,桑尼斯可是十分清楚,自己的主神苏摩既没有恶意,也没有善意,说到底,他对迷失在神酒中的眷族本就没有一点兴趣,漠不关心,对于外界的淡漠,才是的自己上位成功。

    “不需要你惩罚,他私自贩卖神酒行为足够他呆在监牢里了。”

    眼见苏摩长时间没有答应,陈默赶紧开口补充道,神酒之于公会,就是毒品之于天朝,苏摩被禁止酿造神酒就是这个原因。

    “好。”

    苏摩答应一声之后,便朝屋内小房间走去,不言自明,他先去完成交易的另一部分。

    “莉莉快去!赫斯提亚神麻烦你了,能让莉莉加入你的眷族么?”

    “哈,没问题,莉莉走吧。”赫斯提亚开心道,眷族终于增加了。

    望着两人的背影消失,陈默散去了自己的气势,嘴角一掀,一口洁白的牙齿展露在外,朝着对方露出了恶劣的笑容,在桑尼斯起身之时抬起一脚踹在了对方的胸口,身体化为出膛的炮弹,砸在了墙壁之上。

    背负在身后的双手却是凝气成冰,在桑尼斯被踢飞的瞬间,生死符激射而出,种入他的体内。

    这一系列动作瞬间完成,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之后,才暗中下的黑手,虽然有掩耳盗铃之嫌,但是爷乐意。

    眼见桑尼斯滑落地面,生着短发和胡子的冷淡矮人走了进来,弯腰把桑尼斯翻了个身,给他戴上了即便上级冒险者也难以徒手破坏的精制金属(mithril)制的手铐,重复了一遍陈默和苏摩的对话“他有私自贩卖‘神酒’中饱私囊的行为,这足以把他送进监狱了。”

    桑尼斯在假借主神之名执眷族牛耳期间,将所有忤逆他的人无一例外地肃清了,于是,在确认过眼前之人和苏摩的对话后,钱德勒真想大笑三声,指着桑尼斯的鼻子道“你也有今天”,因为他看到了希望,今后彻底摆脱桑尼斯独裁统治。

    墙倒众人推这种事情,异世界的人也玩的很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