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改宗
    赫斯缇雅、苏摩和莉莉三人移动到了大厅二楼的一间房间。

    这间房间没有窗户,门也被牢牢关了起来,即便有个万一机密情报也不会泄露,在这间昏暗的房间中,她们正准备开始仪式。

    坐在椅子上的莉莉脱掉上衣,裸露出刻有能力值的后背,接着,苏摩割破自己的手指,把血滴在由神血形成的神圣文字上。

    之后,他的手指开始在莉莉的背(能力值)上划动,就在描绘完特定动作的瞬间,刻印全体发出了淡淡的光芒,没过多久,能力值开始忽明忽暗地闪烁起来。

    赫斯缇雅见状立即滴下自己的神血,以血液的落下点为中心,巨大的波纹往四周扩散,文字群的颜色越来越浅,形状也越来越模糊,最后一步,赫斯缇雅画上表示主神名讳的象征图形,再写上契约对象的真名,整个流程就结束了。

    “改宗()”

    脱离原眷族并移籍至其他派阀的,重新签订契约的仪式。

    仿佛碑文般的文字列发着光,不久便变成了表示赫斯缇雅·眷族的刻印。

    从现在这个瞬间开始,莉莉便成为了赫斯缇雅的眷族,改宗完,一年之内不得再度改宗,类似cd。

    在仪式结束的同时,莉莉像是焕发了新生似的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把这些年来的抑郁和苦难一起吐了出去,没有什么可留恋的,苏摩眷族给予自己的只有无尽的瞳孔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眼见苏摩三人重新来到正厅,陈默装模作样的在身上摸了摸,掏出一本颇为现代化的图册,朝着苏摩丢了过去“这就是蒸馏酒的酿造方法,想来以苏摩酒神的造诣,很容易就能逆推出来,有图就更能明白了。”

    “对了,我还想尝尝神酒是什么滋味。”突然想起什么的,陈默补充道。

    苏摩接过图册后便开始翻看,听到陈默所言,目光不曾移动,右手摸索着从附在墙壁上的架子中,取出一个白色酒瓶,直接抛了过去。

    陈默一脸黑线的抢过几步,接住了不知道往哪里扔的神酒。

    打开瓶塞,令人目眩的飒爽芳香,登时直冲鼻腔,光是闻到味道,就能让意志不坚之人沉醉。

    拿着酒瓶,慢慢的靠近嘴唇,细嗅着那迷人的芬芳,如恶狗扑食般的朝着喉咙中灌了一大口,随着温润液体入体。

    下一个瞬间,世界开始扭曲变形。

    无与伦比的陶醉感,超越意识的绝顶感动。

    无法想象如此醇香的美酒竟然存在于这个世上,陈默感觉自己的身心都溶解其中。

    视野渐渐被白色充满,模糊起来。

    不管是身体的感觉,意识,还是,心。

    模糊,模糊,都渐渐模糊。

    陈默就站在世界的中心看着所有的一切都被乳白色侵蚀,当眼前的一切都被白色填满后,陈默睁开了紧闭的眼睛,将神酒的瓶塞塞住了瓶口,收进戒指空间后,带头离开了苏摩眷族驻地。

    神酒,的确是好东西,那种让人飘飘欲仙,每个细胞都在**的舒爽感,对于实力低下的人而言的确容易迷醉。

    陈默经历了后天到先天的突破之后,早已面对过此种情况,最为关键的是神酒无法模拟出那种修为突破后,能够掌控天地的错觉,所以并不能让自己沉醉其中。

    既然都能够从突破后的快感中恢复过来,区区神酒又能拿自己怎么样!

    不过陈默喝过神酒之后,便在考虑要不要多收集一些,指不定在其他世界能够用得上。

    众人对于陈默摆脱神酒的控制也没有意外,毕竟实力摆在那边,轻松虐lv.2要是无法摆脱,他们都不相信了。

    中途买了一些必要的用具之后,四人一起回到了小教堂,稍微布置一下,陈默便起身离开,临走之际道“好好休息,因为最近白天没有时间,所以今晚就带你们俩去地下城,等会我会带两把武器给你们。”

    “对了,赫斯提亚,今晚要做一顿大餐哦,好好补一补,反正钱够花!”

    “哈哈,反正花你的钱,我也不心疼。”说此话是,赫斯提亚眼中闪烁着金钱的符号,穷的太久了,早上有被狠狠的打击了一番,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现在一定要吃回来!

    “神明大人。”贝尔脸皮薄,对于神明的无节操行为,有点脸红。

    “贝尔君,你就好好休息吧,嗯,钱袋先给我…”

    对于身后吵吵闹闹的氛围,陈默笑着摇了摇头,拍了拍莉莉的脑袋,起身离开了这里。

    希望这种快乐的氛围,能够感染这个孩子吧。

    关于她父母的猜想,陈默也没打算继续深究了,只是徒增莉莉的烦恼罢了,反正恶首已经中了自己的生死符,比死还难受的感觉,让三十六岛岛主,七十二洞洞主这帮恶徒都俯首折磨,足够桑尼斯受了。

    回到赫菲斯托丝的工房,两人早已开炉锻造了,椿看到陈默的到来,对着自己的主神一阵挤眉弄眼。

    接下来就是枯燥的反复的加热锤打的过程,一心两用的陈默就这么静静的待在一旁,尽心尽力的为两人当好辅助的工作。

    同时不断的锤炼真气和右手劳宫穴,已经决定在右手掌心的劳宫穴开辟第二丹田,这是多方考虑的结果。

    就安全性而言,在手上的劳宫穴,就算受创,对整体而言威胁不大,不容易玩脱,用生命力恢复后,可以继续尝试。

    实用性而言,在右手之上开辟第二丹田后,真气运转的瞬间爆发力直线提升,在当前世界最适合不过了。

    三人在工坊用完中式晚餐后,陈默脱下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精壮的上半身,坐在凳子上开口道“我现在就加入眷族吧。”

    “想不到你这样着急。”

    赫菲斯托丝押了口陈默给泡的茶,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割破了自己的手指,随着血液的流出,一股难以言喻的馨香传出。

    以沾着神血的青葱手指点在陈默的背上,手指划过那钢铁浇筑的背脊,书写着常人难以看懂的神圣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