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放松一下
    “谁的都可以?”

    “你觉得呢?”

    “大概只能是我自己的吧。”

    “所以不要妄想了,只有你自己的鲜血才有用。”

    “好吧,是我贪心了。”

    “虽然有以上特性,但是鉴于材质的原因,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依旧能够被摧毁。”

    “嗯,我不会自不量力的挑衅神明。”

    陈默十分清楚任何所谓的不可摧毁都有限度,最简单不过的是区区人类(赫菲斯托丝托遵从众神所定下的准则,没有动用神力)制造的东西,绝对无法阻挡神明的一击。

    “想来你也不会去干这种傻事,要是再度遇上这样的事情,记得和当初找苏摩麻烦的时候一样,扯上赫斯提亚作为挡箭牌。”

    喂喂,赫菲斯托丝女神大人,您这样腹黑真的好么,转眼之间就把自己亿万年唯一的神友卖了,这种见色忘友的行为,我最喜欢了!

    “正常情况下还是很理智的。”

    陈默摆弄了手中洗净的武器,随意在地面一挥,戟刃虽然割开了岩石,但受到的阻力远比自己想象的大,完全是靠自己的蛮力斩开,和自己随手练成的铁质长剑一样,遂开口问道“流火戟应该不是最强状态吧,我能感受到现在的状态有点弱。”

    “有血炼这个想法时,便想到了炼制一把能随你一起成长的武器。起初这个武器比其它所有武器都要弱,成长也才刚刚开始,通过汲取对手的鲜血不断壮大自身。这种自己就达到至高境界的武器,对锻造者来说就是完完全全的邪道。之后绝对不会再制作这种武器了。”

    “抱歉,还是我太弱了,让你做了你厌恶的事!”

    此刻,陈默将赫菲斯托丝拥入怀中,真情流露道。

    一个又一个世界穿梭过来,多久没有这种弱小的感觉了?也只有遍地都是变态的《霹雳世界》了,那种知道所处世界,就生出普通人根本混不下去的绝望。

    boss一波接一波,特么的玄幻龙傲天也都有休息的时间,他们就是没完没了的**诡计,捅刀子捡便宜个个都是能手。

    最关键还是,即使有秒回这个能力,也可能在没反应过来之时便躺了,所以陈默可耻的匿了。

    现在,来到遍地都是神灵的世界,陈默再度体会到了那种弱小的悲哀。

    明天,就去一趟地下城好好拼杀一番,然后回到地面突破境界,怀抱女神,紧握流火戟,陈默下定了决心。

    之前的状态还是太懒散了,没有外部的压迫,就缺乏了变强的紧迫感,多多少少还保留着普通人的心态,看来得找个机会斩断惰懒情绪了,找寻自己的武道了。

    “为爱人付出,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赫菲斯托丝歪着脑袋俏皮道,因为先天缺陷的关系,交际面只有赫斯提亚的她,虽然尝遍了人情冷暖,但是某些方面在自己陷入爱河之后,面对陈默会变得相当的单纯。

    “是啊,不需要理由的付出。”陈默感慨道,“那么,现在武器已经锻造完了,我们去逛街吧。”

    “啊!”“这这…这怎么可以!”

    听见陈默的提议,赫菲斯托丝竟是有些语无伦次了,脸颊也是慢慢变红,原来是害羞了。

    “怎么不可以?”

    “我…你…对了,孩子们,还在努力的工作,我怎么可以偷懒。”似乎是想到了能说服自己的借口,赫菲斯托丝声音大了起来。

    “哈,你也就骗骗你自己,这么多天也该给你自己放放假了,今天不许拒绝!我看谁敢出言不逊!”

    霸道总裁式的发言,铿锵有力的字语,听的赫菲斯托丝既羞且喜,被人关心,被人呵护的感觉原来是这样。

    “现在就去换衣服,立刻马上!”陈默的命令下,赫菲斯托丝忸怩的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还有一点放不开。

    听着女神的脚步远去,眼见前后无人,陈默就站在院子中开始脱起了裤子,内裤长裤统统换掉,大男人的也没什么好避讳的。

    换上新装,梳理了下头发,把武器收进了戒指空间,顺便将丢弃在地上的衣物直接分解后融入地面,便开始等待起来。

    作为神明的赫菲斯托丝不需要像普通人般化妆,拥有神体的他们自带自洁的特性,省去了很多时间。

    只是稍微清洗了一下脸庞,换掉了那身简朴的工作装,穿上了真红色的过膝连衣裙,配上她的红发红眼,此刻的赫菲斯托丝如同一朵耀眼的火焰,朝着陈默扑来。

    来到陈默面前后,赫菲斯托丝拎着裙摆,在原地一个转圈,面对眼前呆愣的男子道:“好看么?”

    如同火焰般的女子,真不知道你的内衣是不是同样是红色的,面对女神娇憨式的问题,陈默收回了思绪,双眼很是认真的打量起眼前不着装饰的美丽女神。

    那紧盯不放的眼神和一言不发严肃认真的表情,让赫菲斯托丝的内心不由的打起了鼓“怎么了,很难看么?”

    “恰恰相反,我的魂都快丢了。”

    话语落下,赫菲斯托丝便明白对方刚才的行为不过是故意调戏自己,心里虽然甜滋滋的,手却锤向了陈默,嘴上更是大呼“混蛋,要你吓我!要你吓我!”

    伸手轻轻握住女神的皓腕,劲力一转,就将其拉到了怀中:“走吧!”

    被搂住之后,赫菲斯托丝反而安静下来,任由陈默揽着朝外走去,轻声道“嗯。”

    “对了,戟刃上的神圣文字是什么意思?”

    “汝为女神赫菲斯托丝之分身,如炉火驱散黑暗般,为汝的主人开拓未来吧。汝将永伴其旁守护着他。”

    随着两人渐行渐远,椿和其他的眷族才从隐藏的角落出现,看着主神那快乐的背影远去,椿在心底自语“是我们的无能,让主神一直快乐不起来,不过你要是敢让主神伤心,欺骗主神的感情,我就算拼了性命,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团长,我们要不要跟上去?”,某观望的团员出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