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义正言辞的虐菜
    把自己所知的注意事项和所带商品的价值一股脑儿的告诉了莉莉,至于具体怎么操作就随便了,反正不会亏,最多就是少赚一点。

    陈默便做起了甩手掌柜,一起吃过午饭后,带着贝尔出了维利亚之街,前去指导其修炼。

    “这样让莉莉看店好么?”贝尔考虑到莉莉在工作,而对自己开小灶训练,对着似乎不太公正的待遇,问出了心底的担忧。

    “不要紧,她的特训在晚上。”陈默状若公平的解释道,坦坦荡荡,似乎没有一点龌龊,结果大家都懂的。

    善良的贝尔天真的说:“哦,那我就放心了。”

    来到了一块还算宽敞的地方,随手练成了一个短棍,肆意挥舞,熟悉短棍后,朝贝尔招了招手:“我们来好好练练,你和莉莉身体变强了,但战斗经验依旧是个问题。”

    只是随意的站着,察觉其中危险的贝尔敏感地做出了反应,立即伸手拔出挂在背后的长剑,摆好架势。

    “嗯……那样就行了。”

    贝尔一脸迷糊:“……!?”

    “就如同你刚才的反应一样,希望你能在从现在开始发生的事情中,去感受各种东西。”

    “每个人的战斗方式,都是不一样的,通过现在开始进行的模拟战,自己学习,去领悟,适合你的战斗方式。”

    武器与武器的交锋,解读对方的动作,把一切能利用的东西全都加以利用。

    把手上的速度和力道,都控制在和贝尔同等水平,眼力经验犹在,虽然说是单方面的虐菜,但是不至于让贝尔绝望。

    为了让贝尔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实力,怎么只是防守反击。

    贝尔从没想到过,浸湿汗水的手握着的长剑竟然还有这么不可靠的时候,每次都是和自己同样的速度,同样的力道,而自己却被轻易反制。

    只是如此多次下来,贝尔变得畏缩起来,害怕做错,害怕被骂,害怕陈默失望。

    “我下手虽然痛,但对你的身体伤害并不大。”

    “嗯。”贝尔摸了摸一开始疼痛的部位,此刻已经没有任何不适了。

    “那你还在犹豫不定什么?”

    “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这都不懂吗!”

    震聋发聩的声音传入贝尔脑海,登时一个激灵,握着剑道了声“对不起!”便再度冲了上来。

    “对不起,不应该对我说,朝那些关心你的人说。”

    “对不起!”

    这回的吼声,比刚才更大了,好吧陈默还是用魅惑之音诱导了一下。

    握着长剑剑柄的手猛地用力,吼声过后,如同对全身注入活力,朝着一步又一步靠近过来的陈默——贝尔主动冲过去。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还不够!”

    棍影侧击长剑,荡开长剑后,一个横扫将贝尔击飞,与石板进行了火热的拥抱。

    侧腹,不寻常的痛,不过经过提醒之后,贝尔咬牙继续上。

    “啊……嘎!?”

    “鲁莽冒失可不行。在地下城是绝对不能做的事。”

    同样的攻击,贝尔已经避免了再度受到刚才的攻击,然而人有两侧,被误导的贝尔顾此失彼。

    短棍荡开长剑之后再度呈一字横扫而过,朝着因为举着长剑而毫无防备的侧腹,狠狠叩入。

    贝尔的眼睛能捕捉到的只是晃动着的斜线而已。而且还是勉强瞥见的。

    我次奥,中计了!

    知道了,知道的。

    虽说是,看到了……。

    “站得起来吗?”运用了巧劲,不留伤患,维独加强了疼痛,如同墨家巨子对自己的喂招一般。

    “……!”

    对于从头顶落下的疑问,贝尔用手撑着地面,呲牙咧嘴的缓慢动作站了起来。

    呼吸很混乱。腹部火辣辣的疼痛感让人想要弯下腰来,好想哭,但是绝对不能哭。

    贝尔用门牙狠狠地咬住嘴唇,再次与居高临下的陈默对峙。

    “还没习惯疼痛啊……”

    “唔咕!?”

    “但是,那样的话就更不能畏惧疼痛了,所以我们继续!”

    同样的进攻,这回贝尔已经懂得留力防御了,不过顾了前边忘后面。

    短棍一引,而后扫在没有防备的后背只是,贝尔没能抵挡住冲击就这样飞了出去。

    后背遭到重击,这算是轻伤么。

    “站得起来吗?”

    如此无慈悲的淡漠话语。贝尔一边以几乎是哽咽的声音响应道,总算是站了起来。

    “既然要独自进入地下城,就绝对不能留有死角,时刻都要保持视野开阔。”

    “呃!”

    “可惜啊”

    “呼啊!?”

    刚想着总算是回避掉了,紧接着便是追击。

    这边停下动作的瞬间膝盖就被打中了。这次又和地面来了个火热的接吻。

    “站得起来吗?”,如此冷静的话语。我充斥着从鼻子里喷出血来的气概站了起来。

    “现在贝尔你要试着去解读对手的动作。”

    “咋!?”

    陈默循循善诱:“没错,就是这样。”

    “噗!?”

    继出手时的由下至上型斩击后,紧接着便是横切。

    至始至终,到处都是能被直接击中的漏洞。

    只是把长剑架在轨道上。即使想尽任何办法短棍还是能通过长剑所在的位置攻击到我。被打得向侧面翻滚。

    “站得起来吗?”,如此魔法般的话语。我站了起来。

    “你,不擅长防御嘛!”

    “~~~~~~~~~~~~~!?”

    “然而,你的技能注定了,你要如同大山般耸立原地,防御之时便是队友的壁障,攻击之时便是队伍的核心。”

    连打连打连打连打。

    纵横无尽地奔走着的无数斩击闪过。丝毫回避手段也没有的贝尔,只是连一次攻击也没能弹开地,一味被那短棍殴打着。

    “当然最简单的方法便是好好锻炼自己的抗击打能力吧!”

    在一阵巨大的打击音过后,咚唦,岩石地面发出了悲鸣。

    不知不觉地,贝尔连站都站不起来落魄地跪在地上,即使不会受伤太重,但是体力的消耗也不小。

    败家犬般的错乱呼吸声,回响于被薄暗包裹的周边一带。

    “大家,都过于依赖恩惠了。能力与技术是截然不同的东西。”

    对于一边俯视着这边一边开始发言的陈默,贝尔瞪大了因为痛苦而扭曲的双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