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横生枝节
    吃完早饭后,贝尔开始收拾起门口那睡了一晚的帐篷,陈默考虑到莉莉会酸软无力一段时间,便则练成了一些负重道具以供贝尔在门口锻炼,有事也能帮衬下,道了句“好好看店,遇到委屈去找波鲁斯”便朝连同十九层的树洞赶去。

    刚入十九层,陈默就掏出了那把未曾沾血的流火戟,踏着记忆中的道路,速度提到全力的一半,一路往下。

    流火轻挥,真气扫荡,鲜血滴落,破碎的骨,无穷的魔,无尽的路,无往的人,共同组成了此刻的画面。

    过了安全区的分隔,这里算是下层了,和上层和中层那些情况不同,数之不尽的魔物,各色各样的攻击,现在的层数虽然无法对陈默造成威胁,但是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击,有种回到了地下室训练的感觉,那是久违了的充实感。

    虽然对境界没什么帮助,但是战斗力却是蹭蹭蹭的在往上长。

    仅仅花了半个时辰,熟门熟路的来到了越过了曾经来过的楼层,陈默踏入了25层。

    由于起的早,一路之上没有碰到冒险者团队,除了斩杀紧追自己的飞行类魔物,对于其他的魔物陈默能避则避,不能避开才出手。

    单手擒住流火的中间,戟化黑色流光如同长枪般电射而出,撕开了一道道阻挡在前方的身影。

    随着武器不断的沐浴着魔物的鲜血,威力也在不断的提升,冲杀到这里,已经达到了lv.3的程度。

    鉴于此刻的楼层属于陌生地域,未曾来过,陈默特意放缓了脚步。

    长戟一抖,穿入魔熊胸膛的戟刃破碎了魔物的躯体,戟尖真气更是爆射而出,洞穿了后方的魔熊的头颅。

    流火回撤,侧刃勾住那还未消散的熊尸,手臂一摆砸向了旁边,尸体消散,长戟趁势破入。

    脚步一踏,抢上几步,左手抄在戟柄末端,单凭蛮力旋身抡圆横扫千军,陈默周身的魔物尽皆被腰斩,真气一卷粘附住所有战利品,心神一动,尽数收入戒指空间中。

    “哼哧…哼哧…”

    “滴答…滴答…”

    寂静的地下城只剩下陈默的喘息声和血液从戟尖滴落的声响,此刻陈默正握着流火靠在阴冷的墙壁之上努力喘息,战斗下来已经消耗过大,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次奥,现在都下午4点了,必须快点赶回去了,呼…呼…”

    陈默说完,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一仰头便灌了进去。

    此刻陈默所在的楼层是35层,原本悠然自得的形象已然不在,现在将附近的魔物已经清空后,正努力的恢复自己的消耗。

    理论上来说这里的深度并不能对陈默造成太大的阻挠,但是总有意外不是。

    半个多小时前!

    砰砰砰,诡异的触手一下子穿破了地面岩石,将路过打酱油的陈默团团围住。

    从地面长出的诡异触手恐怖地蠕动,而蛇型怪兽也产生变化。

    只见身体前端部位抬起,有如在仰望天空似的,接着头部「噗兹噗兹」地裂出几条线——然后开花了。

    “喔喔喔喔喔喔喔!”

    破锣似的咆哮声隆隆作响。

    无数片花瓣绽放开来。

    色彩斑斓像是藏着剧毒一般。

    中央有个排满牙齿的巨大嘴巴,滴着黏液。

    在活生生的口腔深处,淡红色的体内,魔石反射着微光,一闪一闪的。

    近丈大的花朵露出一圈手掌大的锯齿,不知道是涎水还是消化液的东西滴落在地面,虽没有嗤嗤的腐蚀声,但看样子就知道绝非善类不过实力应该不强。

    陈默一路下来,见识的多了,也就没有在意,流火一挥一如往常般斩向前方的食人花。

    “当——”

    如同铜钟长鸣般厚重,又如金属撞击般清脆,矛盾而统一。

    高高弹起的流火,因一时大意,险些把持不住。

    “砰。”

    陈默后撤一步止住了去势,巨大的力道踏碎了地面岩石。

    此刻,陈默才收起了一路因开无双而产生的轻视,仔细打量眼前的对手,刚才的攻击只不过在其头部上留下了一道白色印记,没有造成实质的伤害。

    堪比lv.5的食人花突然出现了一大群,还特么的物理防御爆表,没附带真气的lv.4(一路下来升级)的武器根本没破防。

    细长的**与平滑的皮肤组织,头部——身体前端部位没有眼睛或其他器官,有些鼓胀的形状仿佛向日葵的种子,全身呈现出淡淡的黄绿色,然而动作更接近蛇类,只不过第一眼陈默便将其定义为食人花的魔物,

    “嘶…嘶…”

    食人花可不会因为眼前的猎物没有动作而停下动作,发出了蛇类的嘶吼嘶吼后,从地面长出的身体蠢蠢欲动起来,意识的矛头朝向与它对峙的陈默。下个瞬间前后左右的食人花如同约好的一般瞬间激射而下。

    陈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凌波微步迈出,如同花蝴蝶般穿梭在攻击的嫌隙中却是没有立刻出手。

    现在首要任务是离开食人花的包围圈,要是干耗在这里,几波攻击下来,就无法轻松的应对了。

    石板掀起,破碎声四散。石块像出膛的子弹激射在周围的地下城墙壁上,把墙面打得千疮百孔,砰砰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宽广通道烟雾弥漫。

    怪兽们发出“窣噜噜噜”的恶心声响,扭动着它细长的身体,似乎知道猎物的想法,里外两层的将陈默围在中间,让他轻易无法脱身。

    眼神平静无波,耳朵一动,听着左侧的破空声,戟柄一摆,挡住了侧边袭来的触手,微微下压,半空中的身体横移半米,躲开下方袭来的攻击。

    脚下一踢,踩在了渗人大口的侧沿,旋身而上,流火飞快的探出,抽打在逼近的食人花上,太极借力之下身体再度拔高,欲从空中离开。

    原本散乱的食人花突然默契的合作,狭长的身躯互相配合,如同巨网般当头罩下,原本攻击食人花后撤,没有再给陈默腾挪的借力点。

    陈默见状身体翻转,头下脚上,双脚在结成的网上连蹬,朝最近的食人花爆射而出,这一刻流火之上已经泛着莹莹白光,准备一击建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