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激斗食人花
    “草!”

    怒骂一声,几乎不怎么说脏话的陈默爆了一句粗口,手上却是没有改变运动轨迹,长戟一挥却是连人带戟斩了过去,将脆弱的体内暴露在自己的攻击下,与作死无异,戟刃避开了尖牙,从空隙间穿插而过,真气一吐,钻入嫩肉的先天真气如入无人之境在食人花体内大肆破坏,最终破坏了魔石,食人花由内而外的爆散。

    懊恼的陈默,脚尖急点地面,躲避着这一波的攻势,刚才破食人花一阻,已经失去了突破之机。而等陈默后退躲避攻击之时,外侧空缺的地方已经补位完成。

    “呼——”吐出一口浊气,压下心中的烦躁之意,忍住了一个擒龙手冲出去的想法,此刻的环境确是绝佳的锻炼场所。

    此时陈默在包围圈的正中央,一旦企图接近某一侧,受到的攻击力度会瞬间倍增,看来是刚才的秒杀记忆犹新啊。

    面对数十道攻击,陈默身形飘忽,如同飘絮般横移,脚踩八卦,不断的躲避,偶尔也会对避无可避的攻击提拳轰出,流火被反握紧贴于脊背,谨防来自背后的攻击。

    “好硬——!”

    打击到皮肤的瞬间,陈默感受到那远超想象的坚硬程度,手腕一转,暗劲尝试性的透入。

    对于陈默而言,空手所造成的伤害并不会降低多少,与拿着武器相比只是杀戮速度有所不同罢了。

    肉身的全力一击足以轰杀这一层的魔物,猛烈打击就足以让一般怪兽**爆裂开来,不过现在竟然打不穿,也击不碎。

    以惊人硬度为傲的平滑体皮不过小小凹陷了一点,回馈过来的反震之力也是另陈默惊讶万分,一个不慎都会受伤。

    暗劲的效果似乎不错,自己锤击之处,在5秒过后表层光滑的皮肤塌陷了下去,看来内部造成损伤更为容易。

    食人花面对陈默的攻击而显示出疼痛难耐的反应,如同受到挑衅一般泄愤似地发动猛烈攻势,身躯有如泛滥的激流般猛烈蛇行,想把他压烂、打散。

    陈默游刃有余地闪开所有的攻击,接着对这个暴躁的敌人浑身上下赏了好几拳,不断的探索着其身上的弱点。

    一旦被打中肯定完蛋的敌人攻击通通被他躲掉,不是说食人花能秒杀陈默,而是一旦被拖累,面对其他食人花铺天盖地的攻击,接下来自己可顶不了几轮攻击,除了败亡没钱有其他选择。

    怪兽发狂似的用全身拍打,不过陈默继续用拳头调戏对方,完全没有深陷囹圄的自觉。

    双方都无法给予对手致命一击,战况陷入胶着。

    不过一切都在按陈默所期望的发展,不断的交锋,不断的造成伤害,在食人花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再来几次就能击杀对方了。

    不过事情真的是这样么,光是这种看似写意悠然,实则走在钢丝之上,激烈的交锋所耗心力远超常人的想象,注定了这不会是一场持久战,就看哪方先出现破绽了。

    暴躁的食人花突然收缩,柔软的枝干如同弹簧般盘成了一圈又一圈,蓄力之后弹簧放开伸缩,以远超它未受伤时的速度窜出。

    大嘴一张就朝陈默咬来,食人花或许已经察觉到了自身的问题,按耐不住,准备引发更激烈的大战。

    面对急飙突进的暴躁食人花,其他食人花也是加大了攻击的频率,务必为同族创造更为有利的进攻条件。

    此刻,陈默把背于身后的流火拿到了胸前,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收起了一脸轻松的表情,凝神应对接下来的攻击。

    “——咦?”

    前踏一步,陈默避开了来自左侧的暴躁食人花的吞咬,此刻毫无难度的情形却是轻咦出声。

    “砰”“砰”“砰”的击打声响不绝于耳。

    未等陈默疑惑,暴躁食人花却是遭到了其他食人花的攻击。

    直线飙射而出,和陈默擦身而过的暴躁食人花,在同族的撞击之下,竟然围着陈默转了一圈,而后余势不减的再度盘旋。

    此刻陈默再傻,也反应过来它们的策略,没有给它收束缠住自己的时间,上前一步向前跃起。

    刚刚腾空,便看到正前方5朵食人花组团朝着自己扑了过来,陈默还真没有这个自信在空中连续避开同一方向的攻击,长戟一伸,面对闭合的食人花,陈默选择了借力横移。

    只是陈默一改向,就有这个方向的食人花阻挠,使其脱身不得,下方的暴躁食人花也是冲天而起,紧随在陈默身后等待着绝佳的时机,上方则是结成大网的食人花虎视眈眈。

    见状陈默立刻运使千斤坠,身体如被磁铁吸引般急速朝地面落下,双脚踏上地面后,转身便蹬地朝着左侧刚才对自己出手的食人花扑去。

    第一次运使太极卸开左右两侧的食人花的阻拦,紧盯前方正在回撤的5朵食人花不放。

    眼见就要赶上之际,异变再生!

    砰砰砰的三声,黄绿色的突起物从地下伸出,呈三角方位将陈默围在其中。

    这却是食人花一直埋在地下的分枝桠,前端凸起物业不过是食人花的花苞。

    如同陈默自己踏入了它们的埋伏圈,一切似乎尽在对方的掌控之中,手臂粗的触手斜飞欲将陈默缠绕在麻花的中心,暴躁食人花急掠而来,也将陈默收束在了中心,两层保险之下,准备彻底限制住猎物。

    面对如此不利的情况,陈默深呼一口气,撇开其他心绪,准备痛痛快快的战上一场。

    陈默大喝一声,流火在大量真气的加持下,原本血色的细线窜起红光,且越来越盛如同一捧火焰在手,右手单手擎戟斩落前方,左手护住要害。

    全力爆发之后,陈默化为血色流光,破开了即将收紧的束缚,余势不减朝着食人花包围圈冲去。

    此刻,气血和真气都被激发,忘却了背上的疼痛,腿部肌肉纤维一根根的紧绷,如同上紧弦的弹簧。

    砰!

    陈默刚才所站之地在巨力的爆发下,如同蜘蛛网般的龟裂密纹扩散而出,昂扬的身形携万钧巨力和食人花群真正的撞在了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