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激战继续
    如同火星撞地球,这是两者间第一次真正的碰撞。

    一方面急飙突进,遇山开山,遇河填河,一往无前不为外物所扰,一方面全力阻止,正面防守,侧面骚扰,无所不用其极。

    砰!

    刚一接触,凶暴的撞击下,顶在最前方的食人花在无可阻挡的巨力之下,轰然爆碎。

    食人花在牺牲一位同族,稍稍阻碍陈默的步伐后,层层叠叠的阻拦在猎物的前进道路上。

    击杀一个食人花后,匆忙一瞥间,陈默发现食人花群并未因为自己的突破行为而减少其他方位的防护力度,防备着猎物的声东击西。

    虽然本体未动,但是分枝的花苞完全不要钱的朝陈默攻来,一个个花苞自地底窜出,袭向猎物。

    眼见没有便宜可捡,速度稍缓的撞进了食人花的减速带。

    长戟翻转间绞碎了一朵食人花,不过陈默自身也不好受,背上又挨了自地面窜起的花苞两下重击。

    报复心重的陈默左手一翻,运掌如钩,抓在那花苞之下,暗劲一吐将其内部爆成一滩碎末。

    丢弃了外部完好如初,内部稀烂变成流体,如同包裹在气球(套套更形象)中的液体,化掌成刀,舞出密集的刀幕,斩开高速袭来的花苞。

    刀劲透过表层那坚韧的表皮,没有四散爆发,那样做伤害有限,而是集中在掌刀所击之处,断了它们一截的内部组织,将它们变成折断的手臂一般,战斗力登时大减,暂时将触手群压制了下去。

    砰!

    一朵食人花再度爆散成了灰烬,陈默冲击的势头登时大减,有陷入的泥泞道路之感,自身所处位置也变的尴尬起来,已经退不得了,同时其他方向的食人花也在朝此地汇聚,留给他的时间已然不多。

    脚踏乾坤,戟挥坎里,避开正面,多番碰撞之下,划过食人花的枝干,断去了它们的支撑。

    被斩断的花茎溢出紫黑色的汁液,跌落在地的上半身,未曾彻底死亡之际,花茎撑地不依不挠朝着陈默扑来。

    须臾之间,翻掌拍出,米许大的银色巨龙自掌心张牙舞爪的飞出,银龙出世似乎都能听到“昂”的龙吟之音,不过现在面对的是植物系魔物,百试百灵的龙威压制毫无用武之地。

    这已经是陈默的全力一击了。平时的银龙只有一尺大小,危机时刻容不得陈默留力。

    这一式蕴含神龙摆尾的意境变化,银龙冲出便龙头一摆,旋身往回,龙尾扫过食人花群。

    不过这只不过是稍稍阻敌罢了,想要赢得胜利,那就是妄想了,

    所有的一切,还是得看正面战场。

    陈默藉此蓄力,摒除杂念,心灵贯通流火,奋起千钧之力,一戟破空,将眼前的一切尽数斩断,挥出了秒到巅峰的一戟,这一瞬间眼前再无阻挡。

    没有发愣的时间,陈默脚踏地面激射而出,冲出了食人花的包围。

    拉开十多米距离后,陈默决然转身,“呸”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沫,嗜血的眼神紧盯着前方的食人花群。

    陈默可不是一个愿意吃亏的主,就此灰溜溜的离去这种想法挥出那一戟后,彻底泯灭于脑海。

    “砰”的一声,响彻楼层,声响之大远超所有。

    陈默眯起了眼睛,盯着那被暴力破开而烟尘弥漫的地面。

    原本使人花的包围圈中心已经破裂开来,此刻陈默曾经被困之处耸立着一朵更加巨大的食人花,如同头领一般。

    一直以为是食人花群,想不到是一朵巨型食人花发展而来,刚刚出现的都不过是她的枝干,主干似乎因为担心危险一直深埋地下,或者准备在紧要关头给予陈默致命一击。

    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无所谓了,宰了对方才是关键。

    不动神色的后退几步,陈默掏出了冲锋枪,瞄准对方就是“突突突”的一梭子子弹射过去。

    一如自己预料一般,冲锋枪的子弹已经不能对食人花造成致命伤害了,高射机枪,机炮这种东西才能把对方打成筛子,现在条件不够,只能收起机枪抄起长戟上了。

    刚才的子弹就当是挑衅了,巨型食人花很配合的发出了“喔喔喔”的嘶吼之音。

    接下来陈默欺近食人花,进入它的攻击范围后极速退出,流火挥舞,将那些被自己引动的出手尽数斩断,进进出出好不频繁。

    不过这战术没用几次就再无效果了,从与食人花战斗中层出不穷的算计,就可以看出,这货的智商高的超出想象。

    先在就出现了一个尴尬的情况,无论陈默怎么挑衅,对方都是无动于衷,直到靠近对方本体五米范围,才触手齐发,朝陈默抽来,食人花有一百多条触手让陈默呆不下去,而陈默却无可奈何。

    此刻,陈默才反应过来这货通过自己的诱敌战术,已经判断出了自己的攻击范围,5米这是自己最优的攻击范围,在大消耗机会急剧上升,这个被查探出来,对自己相当不利。

    话说这智商要不要那么高啊,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到头来,还是只能强攻!

    “干!”

    接下来就是进入了传说中的垃圾时间。额,不!是拉锯时间。

    两者间的战斗都是一触即收,陈默斩掉对方的几条触手,食人花则给对方留下几道伤痕,现在就看两者间谁先坚持不住了。

    耗了近半个小时后,终于把对方的枝桠全部砍光了,当然陈默自己也不好受,全身上下的衣服都被抽烂了,裸露出来的肌肤各种各样的伤痕,有牙印,有划伤,有鞭痕(好污)。

    即使每次交手之后都有修复伤势,即使再度吞咽了生命宝石,即使此刻的真气依旧充盈,但此刻陈默的伤势已经到了身体承受的边缘。

    体内骨骼之上已经布满裂痕,细微却是致命,生命力不断的滋润不过是阻止它继续恶化,修复起来不是短时间可以办到的。

    肌肉筋腱也是多处受伤,腹部和背部都有一个狰狞的伤口,在陈默的控制下,将肌肉勉强粘合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