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幕后之人
    此刻陈默面对十丈开外的巨型食人花,闭上了眼睛,心灵反而宁静下来,一切伤痛,一切疲惫都自己远去,手中流火缓缓抬起平指食人花,放开身心感受这一切。

    没有用眼睛观察的世界,似乎都安静下来,黑暗的视界之中唯有一发光的模糊身影伫立前方。

    平静的睁开闭合的眼睛,双眸之中看不到任何神采,陈默的身体却在这个时候动了,一步一步走近食人花,步伐不急不徐,与肩齐平的流火缓缓上抬。

    食人花主干看到与自己战到现在的猎物朝自己走来,知道最后的战斗即将到来,也开始蓄力,酝酿最后的一击,决定胜负的一击。

    一个个黄绿色的触手突然从地底窜出,表面平滑的它们将巨型食人花的主干包裹在中央,巨型食人花的本体也缩进了花苞之中,将自己层层保护好。

    此刻,陈默无悲无喜,进入了玄之又玄的状态,在那虚无缥缈的武道意志的指引下,长戟指天的流火动了,身体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轻轻挥下。

    长戟划破空气,没有带起丝毫的风声,霎时戟尖银光照亮整片空间,明亮却不刺眼,数丈宽的银光划破两者间的距离,和层层包裹的食人花碰撞在了一起。

    没有惊天动地的巨响,没有声势浩大的场面,银光击碎了食人花,同时自身也损耗干净,消散在了空气中。

    陈默长戟驻地,恢复了灵动的眼睛扫视一圈周围破坏的面目前非的环境,喘了口气后道“出来吧,我想你已经看了很久了!”

    “我不觉得一只魔物有这等智慧,会埋伏,会设陷阱,会步步诱导,会精确计算,所以这魔物后面必然还有人在操控!”

    四周还是静悄悄的,只有陈默的喘息声在楼层中回荡,没有其他动静。

    陈默不顾形象的坐到了地上,警惕之心却没有掉落半分“怎么,面对我这副精疲力竭的残躯,还不放心么?”

    “小心的总是没有错的,你说呢?况且这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而不是我自己的判断。”

    一道沙哑的声音传来,循声望去之看到一个隐藏在宽大黑袍下的身影,不辨男女,不知老幼,不过,陈默能从黑袍之下感受到那远超食人花的威胁。

    “那你怎么还是出来了?”

    “满足你最后的愿望!”黑袍之下的身影抽出了背后的比“斩月”小一号的大刀,露出了紧裹在绷带下的手臂,朝着陈默走来。

    “哦,那就动手吧。”陈默平静的开口,似乎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一般。

    黑袍下的人影,可不会因为陈默的话语,而放松警惕,刚才半个多小时的战斗,都没有找到绝佳的偷袭机会,眼前之人岂会在这个时候引颈受戮。

    黑袍人影也有自己的考量,刚才那一击确实能对自己产生威胁,虽然刚才的战斗告诉自己对方的抗击打能力和回复力都十分变态,不过黑袍人影不认为陈默这状态还能再发挥那妙到巅峰的一击。

    身形变换之间,竟是瞬间拉近了两人间的距离,来到陈默左侧,大刀微微扬起,挥刀便砍。

    陈默看到对方迅捷的动作,瞳孔也是不自觉的一缩,已经比得上自己全力的速度了,这还只是对方随意一击。

    从这就可以看出,眼前这人的实力定然超过自己,想都不想便是一爪推出。

    来人看到陈默竟是以肉掌来挡自己的攻击,黑袍阴影下的嘴角咧起不屑的弧度,残忍的想到“看来真是穷途末路了,现在已经判断不清形势,我这把刀可不是食人花的那种软趴趴的触手,既然自己眼巴巴的送上来,我就先断你四肢,让你体会下绝望的滋味。”

    在肉掌即将撞上刀尖那以刹那,一银色掌影扑面而来,顶着刀尖将黑袍之人完全笼罩其中。

    一股沛然大力袭来,黑袍人手腕一抖,差点拿捏不住,左右手齐上才握住不至于脱手。虽然武器握住了,但是身形却是止不住去势。

    此刻黑袍人影惊骇的想到,这和刚才龙影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攻击,居然隐忍到现在才出手,真是藏得好深,刚才出手完全可以轻松干掉食人花!

    话说要是提前甩大,能不能杀掉食人花另说,在有人虎视眈眈的情况下,甩大后的僵直时间怎么办?这和送人头有什么区别!

    在巨型手掌的按压下,黑袍人被手掌上的巨力挤进了地下城的墙壁之中。

    “砰!哗啦!砰!哗啦!”

    连续砸穿了两堵厚实的墙壁,银色手掌才消散于空气之中。

    刚才黑袍人不是不想跑,只不过被罩在手掌下后,感觉到整个身体动作起来相当滞涩,有股无形的力量阻碍他的行动。

    刀尖插入地面,双手撑在膝盖上,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只不过身体刚一站直,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在擒龙手下,黑袍人受伤不轻,至于是否危及性命,陈默不觉得有这种可能。如果擒龙手能推着他再砸穿两堵墙,那就应该重伤濒死了,可惜可惜,后力不济了,心底惋惜。

    “这真的是我最后一击了!”言罢,陈默双眼无辜的对上了对方血红的双眸,然后用仅存的先天真气,发动了炼金术。

    黑袍人听见对方的话语,便眯起了眼睛提高了警惕,这回他可不会视其为戏言,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他,轻视一个半残之人都造成了这等后果,要是自己早点跳出来,指不定堂堂lv.6已经阴沟里翻船了。

    黑袍人神色一动,突然跃起,拔出插在地面上的大刀,凌空急挥斩碎那暴起的岩柱,同时在那岩柱之上借力,跃出了攻击圈。

    落地之后,满脸阴沉的看向远处的陈默。

    此刻陈默彷若无人的盘坐在地,吐纳灵气恢复自身,当然这个世界的人不知道他在修炼。

    看着陈默的状态,黑袍人反而犹疑了起来,他有六成把握此人已基本丧失了反抗力,但是他不敢赌啊!

    要是被拼个伤势加重,自己这里的任务还没完成,因为自己见猎心喜而逗弄对方,结果事情超出自己预料之外,要是再愧对主神的托付,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小子,下次再让我见到你,必取你性命!”

    仔细衡量之后,愤恨的回望了一眼那个坐在地面上的身影,黑袍人收刀入鞘,捂着胸口离开了这破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