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黑幕之下
    鹅毛笔拿捏不住被随意的丢弃在桌面上,赫菲斯托丝急忙摁住在胸前作怪的大手,占得先机的陈默搓了搓捏住的柔嫩蓓蕾,看着佳人在战栗中贝齿轻咬,一脸潮红的表情道“说说吧,到底是这么回事?我可是向来睚眦必报的!”

    睚眦之恩必还,睚眦之仇必报,陈默对墨家的这套做派十分喜欢,同时慢慢的实践下去,将这份印记融入做派中。

    当然对于那一代又一代的隐忍,也学到了部分,成王败寇,一切以结局说话,一切都是胜利者书写的。

    娇媚的白了眼身下之人,赫菲斯托丝讨饶道“亲爱的不要动了,我说还不行么!”

    “好,你说,我听着。”

    说回正事,陈默也不在折腾赫菲斯托丝,手上不在动作,就这么静静的放在一边。

    赫菲斯托丝见陈默不收敛“哼!”一声,发泄心中的不满更可能是傲娇而已。才徐徐道来“欧拉丽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敌对的势力一直存在。”

    “存在于欧拉丽的,厌恶秩序渴望混沌的神袛们的眷族,只遵循于不使用神力的守则,行事作风完全是肆无忌惮的。”

    “在公会的意志之下,当时强有力的派阀聚集在一起,而后又一起毁灭的集团残党还在暗中活跃着,不满与被驱逐出迷宫城市欧拉丽,一直企图回归的邪神们。”

    “你遇上的lv.6等级的一级冒险者,便是他们暗中培养的眷族,哼!想不到不声不响已经做到这等程度了,还真是小看他们了!”

    听着赫菲斯托丝的诉说,陈默感慨道“想不到黑幕之下,还掩藏着这些东西,我说怎么欧拉丽那么秩序井然呢,原来是不听话的都被赶跑了。”

    “事实就是如此,虽然我们下界都是找乐子的,但乌拉诺斯下界的早,所以积累的优势大,在他的帮助下,将邪神赶出了欧拉丽。而因为众神契约的存在,除非他们的眷族能够打回来,否则不能再踏入欧拉丽半步,一旦被发现就被遣返会天界。”

    “从这回暴露出来的力量,可以看出对方发lv.6绝不仅仅是一位,只是不知道有没有lv.7的存在?”陈默猜测道。

    “谁知道呢,不过能够操纵食人花怪物的存在……对方至少有一名比迦尼萨眷族还要厉害的驯兽师。”

    “好,驯兽师,这仇我记下了!”

    赫菲斯托丝趁着陈默出神之际,一下子脱离了狼爪“呦,我的小男人,你就好好养伤吧,姐姐我替你好好操心吧。说起来神之盛宴就在近日了,说不得还能拉些同盟呢。”

    看着赫菲斯托丝提步离开了书房,陈默离开椅子,端坐于地毯上,开始打坐调理身体。

    眼睛一睁一闭,已经三天过去了,在这三天中陈默将伤势彻底的恢复了,可惜因为手边没有疗伤宝药,不能瞬间恢复伤势的同时把战斗经验化为实力进步的养料。

    自己磨了三天才恢复伤势,而伤势恢复后又要立马突破就显得急躁了些。

    弹了弹身上不存在的灰尘,陈默起身出了赫菲斯托丝的书房,熟门熟路的找上了椿。

    在眷族总部转了一圈没有发现赫菲斯托丝的人影,陈默便带着椿手上要来的金钱,前往小教堂了。

    钱当然不可能在三天之内全部讨要来,有着赫菲斯托丝眷族这个欧拉丽第一武器商为依仗,丝毫不必担心有人敢赖账,没收到是因为人还在地下城,没有回归,有着大笔进账的椿优先把陈默的那部分填满了。

    取得自己应得那份,陈默便起身前往小教堂。

    从椿那边得来消息,昨天莉莉已经来找过自己,不过被赫菲斯托丝让人拦了下来,还被告知了自己受伤的消息。

    真是麻烦,指不定两女之间还掺杂了某些龌龊,陈默头痛的踏上路途。

    来到那出偏僻之地,远远的就看到贝尔背负巨大石臼,高喊“100,101,102…”正在蛙跳训练,看来他看来十分清楚自己的发展方向。

    和锻炼蛮力的贝尔不同,莉莉的身影在梅花桩来回穿梭,显然已经熟悉了梅花桩,现在就差在实战中的应用了,而观其训练的疯狂程度,有种受了刺激的即视感。

    脑袋没被门夹的陈默,思绪稍一运转,便已猜到了大概。

    眼见陈默到来,两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来到近前,莉莉一扫刚才修炼时的疯狂,平静的开口道“贝尔君,留下继续修炼就好,租房子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两个就好。”

    “哈,那我去修炼了!”

    说完贝尔一脸小受的表情,屁颠屁颠的捡起刚才被丢在一边的石臼继续锻炼了“121,122…”

    看着少年一跳一跳远去的背影,只剩两人的现场,给小三租房的即视感扑面而来,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岔开话题道“看贝尔的样子,似乎被你操练过了。”

    “昨天我心情不好,就拿他试了试手。”

    这个解释,贝尔真为你默哀。

    本来想缓解尴尬,结果被直击要害,无法逃避了。

    陈默转身迈步“带路吧,去看看挑好的房子。”

    莉莉扑了上来,纤细的手臂紧紧的抱住陈默的大腿(小人族身高是硬伤),梗咽道“为什么你受伤了都不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

    一想到,陈默拖着受伤的身体,带着自己和贝尔两人在地下城中历练,还需应付突如起来的危险,莉莉的心就像针扎一样痛苦。

    自从莉莉改宗后,心里只有陈默,从赫菲斯托丝口中得知陈默身受重伤后,感觉天都塌了一半,没有多留,回去就是疯狂的训练。

    自己太弱了,完全帮不上什么忙,甚至成了拖累,这种屈辱把原本沉浸在幸福中的莉莉浇醒了,凉水灌脑,什么都清楚了。

    完全不知道莉莉此刻陷入自责之中,开口解释道“不是不想告诉你,而是不能告诉你。敌人实力高绝,为了给敌人震慑,我必须是一副未曾受伤的模样,至少外表要是这样。”

    “我不知道但是周围是否有她们的眼线,所以不能说,怕你担忧而被看破。”

    “现在不是一切安好。”

    (存稿还有4w左右,还没太监,但是成绩不好,准备改书重发,大框架不变,剔除一些主世界的东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