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围殴!
    “你那是?”

    “我已经得到了神,创造一个太阳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对于霍恩海姆的疑问烧瓶小人耐心的回答,还真是自古反派死于话多啊,站在后方平静下来的陈默感慨。

    “要让它在这里爆发吗?”看似随意的问题,淋漓尽致的展现了那种你们的生命尽在掌控,随意拿捏的傲慢。

    只是此刻,烧瓶小人脸色突然一紧,似有什么不详发生。

    “从你得到神的那一刻起,翻盘的序幕就已经上演。为了这一天,经过长年累月的反复计算,我早已将体内的贤者之石,将同伴们!播洒在本国全土!”此刻的霍恩海姆图穷匕见,剑指烧瓶小人。

    “就算是种了几颗贤者之石,不外乎是点而已,没有圆就无法发动,这是炼金术的基本。”烧瓶小人道。

    “圆有啊,即使我有个三长两短,它也能自行发动,超巨大,超能量的圆,那是因为日蚀而投射、到大地上的月影。”霍恩海姆的声音越来越响,似乎在向所有的同伴宣告。

    “你就非妨碍我不可吗?霍恩海姆。”烧瓶小人最后几字吼出,颇有股歇斯底里的味道。

    “我就是为此而来的,瓶中小人,霍蒙克鲁斯!”针锋相对的怒吼,霍恩海姆寸步不让。

    月之阴影走到了霍恩海姆计算的位置,而那些曾经被炼入其身体的灵魂们,在此刻来临之际,奋不顾身的燃烧了自己,道道红芒冲天而起,这是贤者之石的光芒,这是克赛尔克赛斯灵魂燃烧自己的光芒。

    “霍恩海姆,我们先走了,一定要阻止他的野望。”这是战友们的心声于愿望,他们不愿在有人遭受与他们相同的命运。

    随着逆反炼金阵以月之影为圆,登时发动,大阵再度席卷亚美斯多利斯,在大阵中心的烧瓶小人立马受到影响,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灵魂,5000万灵魂爆散而出,回归他们的肉、体。

    随着巨量灵魂的离去,烧瓶小人原本年轻的身躯出现不正常的衰老,再也没有余力维持他年轻的外貌,裸、露在外的肌肤青筋暴突如蚯蚓般恶心,双手支撑在椅子之上,大口大口的喘息,嘴角也不自觉的挂满了涎水。

    “成了么?”爱德华不确定的问。

    “亚美斯多利斯人的灵魂已经回归各自的身体,光靠原有克赛尔克赛斯人的灵魂,他已经抑制不住那所谓的神了吧。”霍恩海姆也不是很笃定道,虽然和计算中的无误,但终究只是理论上的数据,刚才自己的计策有没有成功还不好断言。

    “贤者之石只要再做便可,不管是一亿还是十亿,作为能量的人类要多少有多少!”状若疯癫,说完一个深色能量球自额间生成,射向霍恩海姆,这算是要使人灭亡,必先使人疯狂么,陈默暗道。

    霍恩海姆双手前伸抵住之后,一个上抛,将其转向,能量球斜斜向上飞去,在陈默所开的大洞附近再开一个,能量球一层层推进,直到击穿地面,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烧瓶小人眼见没有成功,接着便是一道能量波扫向众人!

    面对进一步的能量侵袭,张梅用炼丹术组成防御阵,霍恩海姆抵住大、波能量流。

    此刻被封住炼金术的几人无法反击,只能等待伤疤男发动逆向炼成阵,解封炼金术,而在这期间防御阵遥遥欲坠。

    亚美斯多利斯国土之上蓝色的炼成阵光芒闪耀,伤疤男没有辜负众人的期望,逆向炼成阵发动,众人的炼金术再度恢复,最先感受到变化的霍恩海姆吼道“来了!”

    从刚才一直到现在只能干看着的爱德华双手合十,按在地面之上发动炼成阵,一根根金属尖刺扎向烧瓶小人和塞利姆,打断了对方的持续施法,就此拉开了反攻的序幕。

    恢复炼金术的众人,不再只是挨打的靶子,爱德华师徒三人,发动炼金术积极进攻,铺天盖地的铁鞭扫向对方,不见断绝的炮弹射向对方,不过都无法打破对方近乎绝对防御的体表,稍一靠近便被分解成了原子形态。

    “继续进攻,逼他使用贤者之石,总有一天会弹尽粮绝的!”防御住一波攻击的霍恩海姆道。

    “总有一天是哪一天啊?”

    “不知道,不知道才只能硬上。”

    面对不间断的进攻,烧瓶小人的扑克脸从未变过,只是他自己十分清楚这样耗下去对自己不利,体内贤者之石虽然还有很多,但是能够调用的真心所剩无几了,绝大部分都用来压制体内的神了。

    趁着烧红铁水浇筑在身上,激荡起的腾腾热气和漫天烟尘遮挡住众人视线,烧瓶小人直接炼成一根岩柱,载着自己的身影迅速拔高,朝着地面升去。

    “混账,去地面制造贤者之石了吗。”霍恩海姆说完,炼成岩柱追击而去。

    陈默用炼金术炼成一个石柱,乘载着自己来到地面,只是还没到达地面之上,上方的洞口完全被一个大型冲击波遮蔽了视线,倒灌而下的劲风吹的陈默不得不下蹲以保持重心。

    卧、槽,这武力值快赶上long珠了,陈默吐槽归吐槽,行动可以一点都不慢,眼见震动加剧,直接一跃而下离开岩柱,跃进了下层空间。现在整个洞口都被能量波覆盖了,上去就直接化作粒子,这种送死行为可不是陈默的作风。

    待得光芒散去,陈默双脚蹬地跃回岩柱,发动炼金术来到地面,此刻看到烧瓶小人遥指爱德华和其师傅,而两人一脸难受的跪伏在地,这是在强行炼成贤者之石。而霍恩海姆倒在地上,没有反应。

    看来刚才霍恩海姆一人抗下了能量波,否则几人怕是已经飘散于空气中了,也不是没有副作用,现在正在那边躺尸呢!

    眼见两人危机,陈默毫不犹豫的掏枪射击,专注于爱德华师徒的烧瓶小人没有防备的中枪倒地。

    就算是爆头的伤势对法依旧能够快速恢复,但是陈默的行为算是打断看烧瓶小人的施法。

    “谢了。”大口喘息之后缓过劲来的钢之豆丁道。

    没有说话,也没空说话,只是发动炼金术对倒地的烧瓶小人继续展开攻击,因为看到过格利德硬化的手臂击打在对方的能量防护罩直接分解,近战这个高危选项被陈默排除在外了。

    “目标是金色长发的男子,不要和钢之炼金术师搞混了!”

    突然广播里传来布里格斯指挥台的声音。

    “是!”

    士兵们士气如虹的回答,他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东门,蓝队,动作快。”

    “西门,白队,去司令部西栋阴影里。”

    “明白!”随着指挥台命令落下,一个个布里格斯士兵抗炮的抗炮,拿枪的拿枪,在命令之下迅速摆好阵型。

    “开火。”看到有人接盘,陈默停止炼金术,后撤了一段距离,以防自己被aoe波及。

    迫击炮将一枚枚炮弹送上天空,只是对有所准备的烧瓶小人来说,这并不能突破他的防御罩。

    对方反而趁着攻击间隙,再度收割走了几个士兵的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