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最弱的神
    看到如此状况后,控制台再度紧急传令“不要给他反击的时间。”

    “是,长官!”不同于刚才的试水行为,现在士兵们没有再节约弹药,机枪和步枪一个不停的射击,装完弹药的迫击炮按次序发射,尽量减少空隙时间。

    “真的吗?卧倒!”通讯兵听到耳麦中传来的信息突然放声大吼,听到他的呼喊,士兵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趴下。

    一道火焰突兀出现,穿过重重距离轰击在烧瓶小人身上,金色的火焰肆虐,即使站在远处士兵们依旧感觉热浪滚滚,火焰却只能在地面之上留下痕迹,烧瓶小人依旧毫发无损,无法凭肉、眼判断效果。

    “啪!”马斯坦招牌式的火焰炼金术再度发动,只是再次面对通过****爱的口述,来施展炼金术的马斯坦,烧瓶小人没有再放任攻击临身,右手前伸将攻向自己道火焰凝聚掌间,火焰喷射返还给了马斯坦。

    面对攻击,听到助手的提醒,马斯坦双手合十,掌按地面瞬息炼成石壁阻挡,同伴们看到烧瓶小人反击,刚才因为马斯坦的火焰攻击而停止的攻势再度祭起。

    “开火别停下!”

    “别给他空隙的时间,让他不停的使用贤者之石。”

    铁锥与巨石齐飞,子弹与炮弹激射,火焰蒸笼拔地而起,一切能用的招式都被用上,却是依旧无法打破烧瓶小人的防御罩,如果继续下去,就算弹药不绝,士气也会逐渐衰落的。

    对于这种打不还手的boss,陈默真想说多来点吧,不过打不还手也只不过是现在状态差而已,并不是真的如此。

    “区区人类休想动我一个汗毛。”烧瓶小人在防护罩中大放厥词。

    此刻借着烟尘潜行到烧瓶小人附近的格利德突兀现身,硬化的双臂直、插烧瓶小人的脑门。

    “人类不行,人造人怎么样。”这种光速打脸的行为,给你点三十二个赞!

    “来的正好格利德,你真是个好儿子,我正缺贤者之石,你的贤者之石归我了!”预想中的击碎头颅没有发生,格利德的手破开了烧瓶小人的脑壳,插、入烧瓶小人的脑袋,却反而被控制住,体内的贤者之石遭到掠夺。

    人民好演员格利德也配合的作出了痛苦的表情,只是这个表情并未保持多久,便恢复正经。

    “开玩笑的,不解除防壁就没办法夺取贤者之石吧,不过,你没想到你体内的神力也会被反夺取吧。一切都归我了!”话是这么说,但是格利德得意的表情没有保持多久,就陷入了和烧瓶小人的角力之中,而且明显处于下风。

    看到格利德坚持不了多久,钢之豆丁怒吼一声,操、起铁拳便上,陈默等人也没有看戏,纷纷加入战斗。

    这时一边压制体内的“神”,一边在分心和格利德角力的烧瓶小人,没有再肆无忌惮的开着防壁,或者说此刻他的负担相当大,只能炼成一堵堵墙壁阻挡众人的攻势。只是他这样的行为只是饮鸩止渴,连续不断的攻势下,防护出现了疏漏,一个个攻击落在了他身上。

    也许是三线作战的压力实在太大,烧瓶小人猝然爆发巨力,将格利德喷出了身体(好邪恶),爱德华等人也无法经受巨力,在冲击波下纷纷被弹开。

    他的爆发只是把众人迫开,并没有对大家造成太大的困扰,被轰飞落地之后,陈默在护腕之上一按,将负重炼成2把短戟,抄起家伙就上。

    陈默观察到烧瓶小人刚才炼金术防御了很勉强了,左右开工,挥舞的双戟如密集的雨水击打在防护壁上。

    砰砰砰,尽是沉闷的声响,犹如重锤击打在厚重的钢化玻璃之上,见到没有危险,陈默手臂上的力量微微加了几分。

    轰,一股海浪般的巨力袭来,陈默双戟一架挡于xiong前,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被击飞十多米,算是勉强站定。

    晃了晃身形,舒缓了xiong口的疼痛,看着手中巨力之下严重变形的双戟,准备炼成再战的陈默听到了人们的欢呼。

    原来是烧瓶小人击飞自己之后,在爱德华的攻势下改用手防御了,看来贤者之石的使用已经逼近零界点了。

    “他已经到极限了,那家伙已经无法控制体内的神了!”霍恩海姆看着双手抱头,发出痛苦的嘶吼烧瓶小人不忘解释道,这种行为让原本低落下去的士气再度提升,让人看到了希望。

    烧瓶小人以头抢地,四肢着地,一股恐怖的能能量向着四面八方横扫,是宣泄还是最后的疯狂?

    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强横的能量四散,犹如炸弹爆炸,强劲的气流所有人都被远远抛飞,冲击波之浩大远超刚才,场中再无一个站立之人。

    此时的烧瓶小人形容枯槁,犹如被虐、待过的身躯颤颤巍巍走向离他最近之人,嘴里不断的重复“石头石头!”

    倒在废墟之中的钢之豆丁因为左手被钢筋贯穿,机械右臂早已在战斗之中报废,躺在地面无力动弹,危机来临,众人因为刚才的爆炸受创,一时间难以及时救援,眼看生命不保。

    嗒嗒嗒,陈默急赶,时间紧迫,已顾不得用真气敛去脚步声,重新炼成的双戟化为两道黑色的流星,在陈默的控制之下朝着烧瓶小人砍去。

    听到后方的脚步声,烧瓶小人迟钝的转过身来,此刻双戟划过弧线,齐肩而入带走了对方的双臂,不过如枯枝般的双臂落地,却是没有丝毫血液流出,这就就是人造人。

    红光闪耀,一寸寸的肢体自伤口慢慢长出,双戟狂舞,如风车般,寒光闪闪的戟刃一次又一次的划过对方的伤口,将还没长成的双臂再度截肢。

    我该说还好平时没有偷懒么,被便宜师傅要求完成枯燥的挥戟训练,虽然不会高端技巧,但这精准度还是可以的。

    “看你是恢复的快,还是我砍的快。”看到黑色不明的物质不断的从伤口溢出,紧守的戒备之心慢慢放下,消耗越大对方能够反扑的几率越来越小。

    “混蛋,你们不要干看着!”眼见众人没有人来帮忙,陈默大吼。

    “哦,好!”

    擦,不带这样坑队友的!

    “不好意思!”

    不同的声音响起,而后也加入了战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