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屠神!
    此刻再度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势,烧瓶小人再也没有祭起他引以为傲的放护壁,只是没有防护的身体面对如此多的攻击,瞬间变的千疮百孔。

    众人看着躺倒在地面之上,如破布般的身躯,脸色有点难看,因为他还在自我修复。

    破烂身躯的肚子徒然胀、大,一股沛然巨力自此再度爆发,在众人费力抵挡之际,烧瓶小人急突飙进到格利德面前,单手插、入格利德腹部,嘴里近乎疯狂的喊着“石头,石头,我要石头。”

    插、入格利德体内的手臂随着时间的推移,转化为炭黑之色,这是格利德突然大喝“过来,兰芳!”

    似是心有灵犀,没有格利德多言,兰芳手臂一扬,机械臂上刀光闪过,斩断了烧瓶小人已碳化的右臂。

    “可恶,格利德!”此时吞噬了格利德的烧瓶小人自身状况并没有得到缓解,反而因为格利德的不配合,情况变得愈发糟糕,碳化现象开始全身朝蔓延。

    “格利德,为何要违逆父命。”烧瓶小人癫狂的问,这是最后救命稻草被扼断的揭斯底里。

    “这是迟来的叛逆期,老爹。就用你给我的碳化能力,变身成最脆弱的炭灰吧!”

    “自作聪明,滚吧,蠢货。”随着碳化越来越严重,烧瓶小人伸手入口,一把抓扯出体内格利德的灵魂,牙齿一合咬断了两人间的联系。

    失去了支撑,变成无根浮萍的格利德,缓缓的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看到格利德的消亡,怒上心头的爱德华提拳便上,碳化后的烧瓶小人身体如瓷器般脆弱,在爱德华的左拳之下被洞穿身体,大量的灵魂如黄河决堤般的自此疯狂涌、出。

    看着体内的贤者之石如喷泉般四散,失去了贤者之石的支撑,烧瓶小人再度化为曾经的瓶中状态,而后被体内的“神”拉去了真理之门的另一端,不存于世间。

    决战结束了,接下来就是扫尾工作了,好歹都是战友,告别众人之后,陈默才独自离去。

    战斗结束在离去的路上,陈默一直在思考最后的那一场战斗,不是说能总结出多少对敌经验,下次改进,而是这场战斗的感觉很怪异,没错就是怪异。

    最后关头烧瓶小人再度爆发能量逼开众人之后,没有选择逃跑,而是趁机吞噬了格利德,似乎问题不大。

    可是仔细想想,陈默参与近战之前已经爆发过一次了,确认危机不大之后陈默才敢抄家伙上的,但是后来烧瓶小人竟然还有能力爆发,而且威力超越前者。

    这股能量完全可以用来逃跑,在中央市吸收够贤者之石,再来收拾众人,而不是留下来继续战斗。但是烧瓶小人一直没有往这方面想,似乎他的思维回路被限制了。

    结果就是人造人死的一个不剩,霍恩海姆也消亡了,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暗中运作,将人造人存在的痕迹彻底抹除。

    考虑到这世界有真理之门的存在,这即是烧瓶小人口中的神也算是世界意志,那一切就解释的通了。

    这次的经历给陈默提了个醒,没有实力的情况下不要违逆滔滔大势,低调点总没错,特别是有世界意志的世界,比如菲特今晚留下来(命运之夜),thekingoffighters(拳皇),最终幻想。

    陈默随意的在中央市边缘找家饭店大吃一顿后,才随便找一个僻静之地传送回本土世界,方天画戟也被恢复成原样,丢在星戒之中。身上也换回了原来的衣服,手中提了只活鸡返回原世界。

    穿越之前的地点是附近小镇之中的废弃楼房,回来之后,陈默仔细辨听了一会,似乎整装楼上依旧只有自己,随手将还抓在手心的鸡毛碎肉丢弃,掏出瓶水冲洗一下,便安心的下楼离开了这里。

    穿越携带活物是没有指望了,看来还是得一个人干,往本世界带活人也没指望了。

    虽然现在太阳当空,但外面的温度还是很低,穿着单衣的陈默为了不显得自己鹤立鸡群,出楼之后在身上套了件外套。

    看上空骄阳微微东斜的样子还只是上午,嗯,现在回基地正好。

    没有节外生枝的陈默,回到了略显陌生的家中,时差的适应性还要调整啊!

    掏出钥匙开门之后,发现宿舍中空无一人,打开电脑一查,才知道现在的时间是3月24日,才得知自己在异世界待了半年多,本世界才过去一个月。

    看来钢之炼金术师世界的时间比例和霹雳世界的差不多也是一比六,现在时间十一点,家中一个月没人,灰尘积了薄薄一层,没有人迹,这是当然的——单身汉的单身宿舍,又没有田螺姑娘,还能有什么指望。

    不过陈默没打算立刻打扫,随意的拿过一只玻璃杯,准备试试新学到的炼金术,在纸面之上画好炼金阵,玻璃杯置于阵中,伸手按住纸张,陈默心底默念炼成发动。

    果然,和预想的一样,毫无任何变化,看来是缺少必要的条件了,钢炼世界是有地脉提供能量,主世界这里就没办法了,只能找寻替代物了。

    陈默在尝试性的向着纸张中输入真气,真气并没有如输入方天画戟般遇到阻力,而是如无底洞般被吸收的悄无声息,而此时自己和炼金阵似乎有了若有若无的联系。

    察觉有用之后,陈默加大了真气输入量,源源不断的提供,消耗近半真气之后,总算把玻璃杯分解了,也只是分解都还没再构筑,就感觉自己累死累活的了。看来在没有能源的情况下,这完全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异世界学到的知识还是有用的,只不过会有这样那样的限制。

    这次最大的收获就是国术突破到明劲中期巅、峰,内功到底处于什么层次完全不明了,反正还可以继续积累,慢慢来吧。

    同时学到了似乎有点鸡肋的炼金术知识,最后屠了神,自信心算是彻底的竖立起来了,怎么看都是收获颇丰。

    这次的经历教会了陈默认真对待每一个敌人,人总需要藏几张底牌的。

    看到最后,两边人一张又一张的翻着底牌,陈默才发现自己除了穿越者先知先觉的优势,啥都不是。

    倘若下次穿越到自己不了解的世界,连先知先觉的优势都无,那不是悲剧了么?

    咱可以没有走一步算三步的老谋深算,也不需要那种瞻前顾后的停步不前,既然学武了,血气方刚之人缘何缺少锐气?

    是现实生活中的无奈,还是如枷锁般的教育?陈默不知道,不过他感受到自己在慢慢找回本该属于武者的悸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