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终见陆地
    环境可以影响一个人,也改变一个人,徜徉在海面上的陈默,心如止水,原本那些因为获得奇遇而自满,在二十多年在喧嚣都市积攒的浮躁情绪,慢慢的褪、去。

    放空心灵大海,真气自转,在体内无束缚的奔腾而过,在筋脉之中窜行,开拓那平时未曾去过的地方。

    同时身体中的杂质被一点点的排出,筋脉被一遍又一遍的拓宽,等到陈默清醒过来,原本当空的太阳已经西斜,明月早已升起,精力充沛,发现这一回收获不是一般的大。

    洗净铅华的陈默,终于能凭自己的心境驾驭力量了,虽然平时陈默行、事规规矩矩,但是这都不是陈默的本意,而是被条条框框所束缚,过多的被理智所束缚,武者感性多过理性,这也是为何侠以武犯禁的原因,武者做事从来不会考虑太多,脑子一热就是干。

    在钢之炼金术师的世界,陈默只是偶尔出来打个酱油,那是因为慑于烧瓶小人的强大力量。

    为何姚麟等人轻易的取得了钢之豆丁等人的信任,而陈默没有,因为陈默没有诚心待人,不要以为猪脚心思单纯好糊弄,单纯的他们更加敏、感,更容易感受到他人的好恶。

    这也是为何学武要从小,因为那时心灵纯净,在此教导下更容易达到师傅的要求,心诚武,武哺于人。

    而半路出家的陈默,心境修为差的很远,也就是俗话说的想太多,很多纯粹武者做事就是单凭喜好,没有考虑太多,感性多于理性。

    这回的心境顿悟,也使陈默的真气修为跨了一大步,经脉得到拓宽,同时因为很多杂质的排出,身体素质也是提升了一截。

    全身639块肌肉尽在掌控,只要稍微熟悉下便能进入贴身劲的境界,此时陈默劲随心动,任何高难度的动作都能完成。

    最大的收获却是,陈默终于能够百分百的发挥出自己的力量了,此前陈默一直感受到,除非受到致命危机,否则自己的力量能发挥的不足七成,这是心灵不够驾驭力量的表现。

    这次,陈默算是从一个普通人慢慢的向着武者转变踏出的第一步。

    不过现在首要问题是陈默肚子饿了,这回实力大进的陈默当然要犒劳一下自己了。

    既然是犒劳,就不能单吃星戒中的食物,那要多无趣。

    这里是大海,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当然要来一顿海鲜宴,食材什么的完全就地取材,稍微等了一会就有海鱼从陈默旁边飞跃而过。

    右手闪电般伸、出,五指握爪如钩,无视对方厚实的鳞片刺入海鱼体内,面对剧烈的挣扎,真气灌注,震毙海鱼。

    接下来就是洗净下锅了,至于鲜血会不会引来鲨鱼,来少了陈默还真不怕,来多了咱不是还有炼金术么,这次应该能发动二十多回了,有的是水的情况下,直接炼成冰箭搞死搞残一片,趁乱逃跑肯定没问题的。

    掏出酒精炉,在锅中倒入清水,放上调料然后开火就煮。

    其实洗鱼的时候,陈默就发现这事有点折腾人了,开火之后陈默都一直护着锅,还好水面平稳,没起什么风浪,要不然陈默早放弃了。陈默不得不怀疑,这里要真是地球,估计是在太平洋了,否则能找到如此平静的海面真是不容易。

    要是有个皮划艇多好啊,身体也不用泡在水里了,陈默真是深恨当时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由于酒精炉火力有限,等陈默能吃上热腾腾海鲜之后,已是过去一个多小时了,此前啃了很多星戒中的食物,真是活受罪,但是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接下来的日子,陈默就这么默默的啃着自带食物,再也不做他想,改善伙食,见鬼去吧!

    虽然可以用打坐修炼来打发时间,但是毕竟陈默还没到那种闭眼睁眼就是几年过去的修为,所以闲下来的陈默开始尝试着真气催发冲浪板,全力输出后效果勉强达到陈默游泳水平,达到传说中离弦之箭的速度至少达到先天之境,不过勉强可以用来装x。

    面对在身侧,一群群悠闲跃出海面的鱼群,陈默也没和它们客气,增加星戒中的海鲜储备。

    把掏出小刀鱼一条条的解剖,洗净方便以后下锅,而内脏扔进海里为小鱼小虾,鲜血肆意的在海水中飘荡,以期能钓到大家伙。

    当然,大海之中不可能永远是风平浪静的,风浪袭来,即使以陈默的体质也被折腾的欲、仙、欲死,起起伏伏,上上下下的感觉并不好受,最后只能抱着冲浪板在抛离水面的时候吸气呼气,入水之时闭气。

    这种情况折腾了大半夜才过去,简直比沙漠之中还惨,气象转变太快,害得陈默整天都提心吊胆的。

    三天时间下来,随波逐流的陈默略显疲惫,也没有找到为自己的储物空间增加鱼翅的机会。

    今夜,陈默终于看到远处有微弱光芒闪烁,借着皓白的月光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小岛的轮廓,虽然不是陆地,但总比一直泡在水里强多了,我真是个容易满足的人。

    陈默一改随波逐流的状态,身体趴在板上,四肢沉入水中,朝着黑影划去,虽然姿势不雅,但是这毕竟是最为省力的方式了,鬼知道小岛上是什么情况,留点体力应变总是没错。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陈默算是体会到了见陆游死人,几十公里的距离一游而过,到了近处陈默才发现,直面自己的是悬崖峭壁,就是那种猪脚遇见危险,最后纵身跃下,海浪将其冲上岸边,被路过的好心人救起,最终侥幸未死的地方。

    平时这种悬崖爬了也就爬了,但是现在陈默身体在水中泡久了,堪比非人类的体质手指脚趾依旧被泡的发白,使起力来都有力不从心之感,要是一不小心没有握住岩壁,跌落下来,而下方又有迷之突起的石柱,这攀爬简直就是作死的典范。

    懒病发作的陈默又不想再挪地方,已经没有了再游一段的动力,于是在峭壁之下挑了块岩石,打坐恢复,磨刀不误砍柴工。

    尽管海浪一个又一个的海浪拍打岩石峭壁,面对涌来的浪花与浪涛,陈默静坐如钟,运转真气,驱除体内的湿气。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