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受伤
    知道全力一击都未必能砍断对方脊椎的一半后,陈默改变战术,长戟下挥在即将接触脊椎之际,改变方向一路前进,直扎恶魔暴on的气管。

    双手一松,翻身跃起,灌注真气的右脚狠狠的踹在了裸、露在外的戟柄末端,在巨力之下,方天画戟直接穿透了恶魔暴on的气管,本以为会透体而出的情景没有出现,而是被其坚韧的肌肉卡在中间。

    这对陈默来说,真是不能再好的消息了,未等陈默落地,再度暴怒的恶魔暴on一记含恨出手的恐on摆尾向陈默扫来。

    会死的,一定会死的,这是在空中自由落体的陈默看到恐on摆尾的最直观感受。

    还真是生死一线,一个应对不当就会歇菜了,不过感慨归感慨,陈默可没有坐以待毙的天真想法。

    硬挡下来是不可能了,螳臂当车不外如是。

    此刻的陈默精气神高度集中,不被外物所扰,不为内心所忧,真气高速运转牢牢的护持住双手,在两者接触的刹那,陈默施展太极中略显生涩的“粘”字诀和“化”字诀。

    双手自恐on尾部一搭,如吸盘般牢牢抓、住,双臂前屈如弹簧般不断的释放恐on尾巴所携带的速度,等到双臂再度伸直,陈默本人已经脱离了恶魔暴on的攻击范围,如流星般飞射向远方。

    在陈默的有意控制下,整个人是呈一定的弧度向远处抛飞,不至于直接平抛高速落地。

    我是真的应该感谢你么,要不是你把周围的房屋清空了,我估计早被拦下来了吧,在空中的陈默忍不住胡思乱想。

    此刻将陈默击飞的恶魔暴on也不好受,就如同拿一根筷子将人的脖子扎穿,只要那根筷子不动,威胁不是很大,奈何恶魔暴on无法忍受,直接用自己的爪子拔去了嵌在脖子上的方天画戟。

    结果方天画戟的拔、出,使得刚才被堵住的血管可以肆意宣泄、了,恐on的身形有多大,那恐on心脏的压力就有多大,鲜血如喷泉般暴涌而出,无论恶魔暴on如何努力,都不能阻止,更有鲜血回流到气管之中,充斥着肺部。

    生命力强大的它依旧能感受到死亡的靠近,只不过欧文等人早已见机跑路,哪里给他报复的机会。

    此刻的陈默也不好受,刚才的一击已经够他受到了,在半空中的他还要全力舒展着身体,增大空气阻力的受力面积,努力的让自己的速度降下来。

    这个世界怎么和天空那么有缘呢!

    陈默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地面,悲伤中夹杂着庆幸,庆幸自己没有跌入人工湖中,地面之上的霸王on和水底的沧on对陈默而言更本就是两个层次的对手,面对沧on,几无反抗之力,不是说有多强,而是地形优势太过明显。

    悲伤的是,我还没试过高空坠落呢,虽然这回飞的不高,但就速度而言差别不大了。

    陈默在接触地面前已经调整好身形,直面前方落dian,双脚灌注真气,尽量减少反震之力,接触地面之后,笔直的双、腿慢慢蜷曲,如同刚才双手的动作般慢慢的化解力量,而后再度跃起。

    鉴于刚才试被抛飞的缘故,飞行高度有限,所以双脚承受的压力不是特别大,至于水平方面的速度只能靠多次这样的减速才能停下来,毕竟刚才的巨力都作用在了这个方向(物理学的好,还是可以救命的)。

    在欧文等人找到陈默之时,陈默已经衣衫破碎的靠在一棵树上咳血,一只手臂不正常的弯曲,其落dian附近有课大、腿粗细的树已经被撞断了。

    “喂,术士,你没事吧?”欧文机忙前去扶起看样子受伤颇重的陈默。

    “没事,等我缓缓就行。”陈默示意欧文松手,毫不在意道。

    事情比想象中的好多了,只是内脏震荡有一些细小的伤口,左臂骨头断裂,背部蹭掉dian肉而已,运转精气到伤口,相信很快就能恢复的。

    “你确定?”鉴于东方人的一惯行为,欧文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推脱,遂确认道。

    “我确定。它把我的武器拔、出来了?”陈默把左手骨扶正,头冒冷汗咬着牙问道。

    “你都计算好了?拔、出来了。”欧文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受伤颇重的男子。

    “它如果没拔、出来,现在估计已经在我们面前了,既然它没有追过来,说明它没有余力追杀了。这种情况只能是它拔、出我的武器,结果必然会大出、血。而且我不认为你们能从一只活蹦乱跳的恶魔暴on下面逃生。”陈默便真气驱使精气修复自己手骨,便头也不抬的解释。

    “是我疏忽了。”欧文不得不承认自己不如眼前之人。

    “等我恢复后,我再去补一刀,恶魔暴on的生命力过于强大,我怀疑它现在只是休克,多种基因的它会不会自我修复一切谁都不知道。”陈默不无担忧道。

    “你需要多久才能恢复?”听到恶魔暴on未死,欧文担忧道。

    “大概半个小时。对了你现在不会还在拍摄吧?”陈默转头问克莱尔.

    “哈,你觉得我能混到运营主管会那么傻么?”

    “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负。”听到陈默的补刀,格雷和扎克纷纷大笑,不过在他们姑姑锐利的目光下,笑声立马弱了下去。

    经过半个小时急切的等待,欧文等人就看到陈默甩了甩左臂站了起来,短时间内无法用力了,即使有生命精气的修复,依旧需要修养几天,背上的伤口已经结痂问题不大,战力还剩七成。

    看着刚才凄惨不成、人样,现在恢复的七七八八的陈默上了汽车,欧文立马发动,朝着原来的地dian赶去。

    至于对方为何恢复能力这么变、态,欧文感觉自己还是不要问的比较好,被欧文和克莱尔提前警告的两熊孩子也压抑住自己的好奇心,没有多嘴,毕竟当时浴血魔神般的印象太过深刻,简直就是求心理阴影面积的典范。

    汽车沿着血迹找到离开原地的恶魔暴on,在汽车离其百米之际,陈默便示意欧文停车不要在靠近了,下车之后再示意克莱尔可以继续拍摄了。

    远远的看到恶魔暴on躺倒在地面,爪子紧紧的捏着陈默那把已经变形的罪魁祸首——方天画戟,陈默凭借远超常人的听力,听到了那微弱的呼吸声,果然还没死透么,不过这也在预料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