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暗劲
    毕竟同等级的实力下,,你觉得一个运用娴熟,经验老到的老牌强者会输给一个新人?除非你有猪脚光环。↖頂↖点↖小↖说,x.

    所以这次的选拔赛基本就是老牌势力的洗牌,新进势力想要谋求发展,只能如王小从般砸钱了,人家还真是拉来一批散修武者和新进异能者,在魔都混了个第三,毕竟进入老牌势力混不进核心圈,还不如在新建势力中混个元老。

    宁为鸡头不为风尾,当山鸡和凤凰之间差距不大时,偏爱前者的会多一些。

    其实这次主要还是long组,也就是官方向广大民众秀肌肉,向所有不知情或者知情的人宣告:不要以为民间组建了各种组织就感觉自己有多了不起,可以无视g。

    这次的各个代表队的名单就让获得超能力者的普通大众明白了,原来他们还很弱,离走上人生巅、峰的路途还很遥远。

    “对了,这次单人赛据说会很有看头。”

    “哪来的消息?”这也算在陈默的意料之中,毕竟团体赛的全国排名出了奖金,实在是缺乏足够的吸引力。而单人赛就不一样了,这里可以快速成名之地,一旦成名,无论是加入势力还是拉扯起自己的势力,都是不错的资本。

    “其实团体赛四月底就结束了,看到我们国家举办没出什么纰漏,国外也纷纷效仿,然后各种视频开始上传网络,灾变之后本来就缺乏娱乐的广大网民,就开始评选最强者,本来只有国内的大家还比较克制,现在国外的也来了...”

    接下来不用赵传说,陈默都猜到了,******和美分党开始互掐,本来的地域黑,被上升到国家高度。

    “闲极无聊的国外人士纷纷表示,我们也想来魔都个人赛玩玩。”只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平时打官腔的****居然不按常理出牌,比赛组织委员会直接回复欢迎各界人士和外国友人前来参赛。

    这下当时放出豪言的几人顿时蒙逼了,直接缩卵了,只是他的这种行为被两边讨、伐。

    本来事情也就这样了,结果犹如打赢胜仗的国内网民开启了全地图嘲讽模式,歪果网民奔走相告,叔叔可忍婶婶不能忍,很多歪果仁表示你一直这样下去,我们不能当没看见啊,然后他们表示我们会来魔都参赛,大家友好的交流一下嘛。

    “结果就是全国第一武道大会,被这样整成了世界第一武道大会。”随着赵传幸灾乐祸的讲解,陈默的反应就是,卧、槽,咱国人真会玩。

    这件事情给陈默一个很诡异的感觉,那就是事件的发展太过出人意料,要么是有人在挑事,幕后黑手在推波助澜,要么就是大灾变之后大家的心态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行、事作风也不再一样。

    而事实却是两者兼而有之,普通网民本着不知道世界明天会不会再度剧变,生命不知是否消失,抱着得过且过心态生存着,而在这阴影下无处释放压力的情况下,网络算是一个好去处,网络暴民就是这样形成的。

    那些别有所图的组织稍稍一引导,结果就是事情顺利的超乎想象。

    洗漱完毕,两人边走边聊来到校场之上,朝阳未曾升起,寒暑不侵的墨家巨子穿着一件黑色的练功服静坐在高台之上。

    “师傅。”陈默来到高台,恭敬的叫道。

    “来了啊,教你之前,我先来给你讲解下什么是暗劲吧。所谓暗劲,就是那些无法用直接分辨的劲力,就如同内家拳将真气打入他人体内。”

    “国术的暗劲是通过引动体内的气血之力来发出的。暗劲阶段也是易筋炼气阶段,这里的气是指气血,而非真气。”

    “暗劲主要分为两个阶段,初入之境和大成之境。暗劲初入,你对暗劲的运用十分生疏,明劲与叠加无法发挥出更强的威力,类似于波的干涉,初入之境便是处在两者叠加却是互相削弱的区域,发挥出的实力反而变弱了;大成之境便处在加强区域,两者叠加,威力更强。”

    “好了,说了那么多的理论,现在我们搭把手,来让你体会下暗劲,否则一切如空中浮云,缥缈不可捉摸。”墨家巨子招了招手,示意自己弟子朝自己进攻。

    踏步成弓,紧绷的身体如离弦之箭,瞬间激射而出,师徒之间的差距实在过于巨大,陈默实在是想不出自己需要留手的必要,这么做反而会引起师父的不快,毕竟人家给你个测验,你不认真的拿了个60分出来,这不是徒惹人不快么。

    面对自家徒弟气势汹汹的一拳,墨家巨子伸、出右手轻松接下,道了句“力度气势都还不错,可以再多点变化。”

    拳撤肘击,砰的一声闷响,墨家巨子平移右手再度接下。陈默左脚真气轰然爆发,肘撤肩撞,贴山靠再度撞在那平凡的右掌之上。

    三连爆发之后,陈默脚步一个踉跄,脸色出现了不正常的潮、红。只是似乎感受到什么的陈默没有用真气去平复,那翻滚汹涌的气血。

    “哦,反应过来了么?三次攻击,我都把部分力道以暗劲的形势,反击在你身上了,只是我只在最后引发,结果你自己也感受到了,嗯,好好体会下吧。”说罢,背负双手,离开了校场,独留陈默一人陷入思考之中。

    好吧,延时爆发什么的,咱现在还不指望能掌握,应该是更为高深的技巧,做人不鞥好高骛远,还是先把暗劲搞定再说吧。

    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陈默一拳接一拳的锤击在地面之上,努力回忆着暗劲给予自己的感觉,然后再度呈现出来,虽然拳头的力道不大,但一上午下来已经磨破了表皮,鲜血干了结痂,而后又被磨破。

    对于这帮武者们的诡异行为,异能战士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就如同武者看待异能者那种难以理解的行为一样,大家互不干涉,谁也别来打扰谁。

    砰,陈默一拳轰碎了铺在高台之上的石板,起身从近乎入魔状态中清醒过来,放弃了继续揣摩暗劲的想法,有些东西强求不得,时机未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