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凌波微步
    “只要你继承了我的衣钵,逍遥派的一切都是你的!”

    “不必了,这样太麻烦。”陈默翻手间掏出一小块生命晶石,随手一甩,激飞向无崖子,转身出了小木屋道“你把它吃了我们再谈。”

    北冥真气催动衣袖,长袖一卷便兜住了飞射而来的生命宝石,疑惑的拿到眼前观察,以无崖子的渊博知识也只能辨别这不是宝石,犹豫一阵后也只能把这东西递到嘴边。

    “师傅!”门口的苏星河大吼。

    “无妨。”无崖子宽慰道。

    无崖子丝毫不为自己的生命担心,对方连自己的内力都看不上,怎会来图谋自己的生命呢?只是此人行、事天马行空,完全猜不透此人的目的。

    生命宝石入口,没有那种坚、硬的质感,刚化入咽喉,便如岩浆般爆裂开来,自咽喉中爆裂开来,不过无崖子丝毫没有惊慌。

    他终于找回了那种久违的感觉,骨头间生涩的弄擦声,肌肉间相互挤压感,几十年不曾有过的感觉。虽然全身上下都能感受到如刀刮般疼痛,但此刻的无崖子却无声的笑了起来,原本以为自己会如废人般死去,结果上天给了他重生的机会。

    当年的伤势以无崖子的医术都无能为力,可见这伤势之重,至于无崖子的医术如何,苏星河说过“我师父学究天人,我所学的,不过是他的万分之一而已。”

    虽说这是夸大其词的说法,但从中也可以看出,无崖子医术完爆了苏星河几条街。

    苏星河的医术又可以从他徒弟薛慕华就知道了,就是聚贤庄救治阿朱的薛神医。

    以无崖子的医术十分清楚,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北冥真气疯狂的在筋脉中涌动,只闻一阵阵爆响,十分果决的震断原本长歪的骨头,为了新生这点痛真的不算什么。

    当年跌落悬崖,xiong骨肋骨近乎全碎,脊椎也是受损严重,这等伤势之下,在没有开刀技术的古代,以无崖子的医术也是无力回天了。

    一个时辰后,一个头发乌黑浓密,xiong口挂着三缕黑色长须,脸色红、润,气质儒雅的中年帅哥背负双手,自小木屋之中走出,其灿烂若星的双目之中迸发出难以掩饰的精光,见此后方苏星河如孩童般又哭又笑。

    “小友,我想我们现在可以谈谈了。”无崖子在陈默对面坐下后道。

    “我的要求未曾变过。”陈默双手一摊道。

    “此等要求,恕在下难以答应。”

    “师傅!”苏星河急切的打断道。

    “星河,这些年苦了你了,等为师调养好身体,丁春秋那个逆徒的帐我们要好好算算!”无崖子制止了大徒弟继续说下去,接着又道“既然你不想我当你师傅,我代师收徒如何?”

    “不要。”陈默继续装傻充愣道。

    “你这个要求真的太低了,完全无法和你给我的再造之恩相比。”无崖子也是无奈道。

    “我觉得你的外孙女不错,怎么样外公。”

    外孙女啊,想不到青萝连孩子都长大了,曾经沧海化桑田,一转眼已经那么多年过去了,只是这些年来不知道过得如何?

    “哈哈哈哈!好,这事老夫允了,既然如此,我会在这里调养一段时间,我看你内功深厚,却是没有武学底子,就让老夫好好教教你吧。”无崖子开怀大笑道。

    陈默对他的恩情太大,不补偿感觉实在无言面对,所以毫不犹豫的把自己还未谋面的外孙女给卖了,在无崖子看来此人既然连逍遥派的掌门之位都不放在眼里,人品绝对不会太差,武功也是不错,财富之类的外物就不在他的考虑范畴了。

    “默儿,你对《周易》了解多少?”无崖子迫不及待的开口,称呼都变了。

    “耳熟能详。”陈默脸不红气不喘道,要不是窃取了苏星河的记忆,学什么古代武功,基本就是悲剧啊,文言文翻译难倒了多少英雄汉,而且秘籍心法什么的一旦理解错误,就是走火入魔的下场。

    “我现在要教你的是逍遥派的独门轻功步法,以易经八八六十四卦为基础,使用者按特定顺序踏着卦象方位行进,从第一步到最后一步正好行走一个大圈。

    此功法以动功修习内功,脚步踏遍六十四卦一个周天,内息自然而然地也转了一个周天。因此他每走一遍,内力便有一分进益。现在老夫开始演示,好好记住老夫双脚所踏的方位。”

    无崖子说完,身形向前飘出几步,然后双手急挥,北冥真气不要钱的挥洒,劲风扑面扫清了大、片杂物,其实就是苏星河的花花草草,苦逼的苏星河还不好说什么。

    “星河,以后就不要摆、弄这些浪费精力的东西了,你也好好看着,不学会凌波微步,就终身不要在碰杂学了。”无崖子恨铁不成钢道,当年大徒弟的资质明显在逆徒丁春秋之上,可惜精力用错了地方,结果落得装聋作哑的下场。

    虽然忠心可嘉,可是过得实在是窝囊。现在无崖子也不求他武艺之上再有建树,但你至少要把逃命的功夫学会。

    “是师傅。”苏星河惭愧应诺道,他其实也十分清楚自己的问题,这辈子武功一道也就止于此了,要不然无崖子当年不会想出摆珍珑棋局这个点子了,直接把内功传给苏星河,让其为自己清理门户岂不更好?

    就是因为知道苏星河有了自己内力也打不过丁春秋,所以才出此下策。

    起先无崖子深怕两人无法看清,一步一个脚印,走的很慢犹如老人蹒跚踱步。

    随着一圈走完,地面上被留下了以村上的脚印,而后无崖子脚下步伐开始逐渐加快,每过一圈,速度加一层,直到在陈默和苏星河眼中留下了多道残影之后,才停下脚步,来到两人面前。

    “可是记住了?”似是询问两人,实则是问陈默一人,虽然大徒弟武功弱鸡了点,但是无崖子对其记忆力从未怀疑过。

    “晚辈,记住了。”其实自第一次窃取记忆后,陈默便发觉自己的记忆力有了显着的提升,而在窃取多次之后,已达到过目不忘的境地,记住凌波微步的步伐轻而易举。

    “好,接下来我把每一步的要诀都讲一遍,听仔细了。”

    随着无崖子细致的讲解下来,陈默将其话语牢牢的记在脑海之中,随后开始上场试验,在无崖子纠正两处错误后便把第一圈走下来,接下来的第二圈已经没有再犯错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