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无崖子突破
    随着陈默脚踏凌波微步的速度不断提升,无崖子道“你已经初窥门径了,接下来就需要你自己不断练习了。”

    和陈默轻易掌握不同,这凌波微步对苏星河来说简直就是灾难,看着一个一个头发皆黑的中年男子在不厌其烦的为一个须发皆白的糟老头纠正错误,画面太美我不敢看,算了我还是离开一段时间比较好。

    为了不在打击苏星河,向苏星河打听了下最近的城镇在哪,陈默便脚踩凌波微步,飞奔而去,这是要买食物和酒去,无崖子恢复如初,怎能不庆祝一下呢?

    路途之上,陈默犹如获得了新玩具的孩童,一路咋咋呼呼,轻功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脚踏凌波微步,感觉自己身体轻、盈了一半。

    现在无论多么崎岖的山路,在陈默脚下都一晃而过,本来以陈默轻功水平还做不到,不过凭借其对身体惊人的控制力,在下一次落脚之时便已重新调整好平衡,在不断的调整中,陈默的熟练度直线飙升。

    小半个时辰后陈默奔行了40多里路,此速度已经比得上此前全力奔跑的速度了,当然这个全力是指在同样的条件下,我们都知道山路难走,所以这等速度对于普通人已经相当夸张。

    来到小镇之上,和刚开始的狼狈不同,现在陈默身形飘忽出尘,如谪仙临世般优雅从容,这程度已经达到凌波微步的小成之境。

    额间不见汗迹,气息也是相当平稳,这就是凌波微步的优势了,和其他轻功消耗真气不同,凌波微步却是在不断的积累真气,其效果不下于自己全力修炼了,再加上自己不断的调息,此消彼长之下这可是反杀好功法。

    不过话是这么说,但事实上是,凌波微步的负担都被压、在了肉、体之上,体能消耗比普通轻功大了数倍,不可能长此以往下去。否则岂不是一天跑到晚,就能造就一个高手?

    寻着人流来到小镇上唯一的客栈,店小二一见来人虽然衣着打扮古怪,但穿的一身都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好材料,便急急忙忙迎上来“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小二,来二十斤牛肉,三只烧鸡,其他肉食有的尽管给我上,再来十坛最好的酒,再去给我买几件白色长袍。”啪,陈默把一锭金子拍进了柜台之中,把小二还未来得及升起的不良念头彻底抹杀在了摇篮之中。

    原本在大堂中好奇的食客们也收回了目光,生怕自己等人的目光恶了这个武林人士。

    “好嘞,客官您稍等,小的现在就给您去张罗。”说完擦了擦额间的汗迹,便往内堂跑去。

    店小二来到后堂,开口道“掌柜的事情是这样的…”,把他所见报告,然后拿过碎银自后门出去买衣服。

    那块金子当然是还被嵌在柜台之上,刚才店小二抠了下没有拿出来,发现短时间内拿不下来,便去了后堂通知掌柜。

    未过多久一个身形略胖,满脸福相的人自后堂走出,对陈默点头哈腰道“这位大侠,小人是这里的掌柜,请您稍事等待,已经为您张罗了。”然后投入到抠金子的大业去了。

    其实每个掌柜对这种武林人士真的是又喜又怕。

    喜的是武林人士一般出手大方,花费也大,怕的是武林人士一旦心气不顺,大打出手,损失便是大把的,不过这次显然不会有争斗了,就这一个人,哪来的争斗。

    陈默也知道那些熟食是快不了的,就直接找一个空桌子坐了下来,看着老板在那边耍猴戏般的抠、挖着金子。

    盏茶时间过后,手中捧着四件衣服的店小二从外归来,道“客官,小镇之上的裁缝店就只有这四件,您看可以不?”

    陈默随手拿起了最上面的衣服,随意的看了看,其实陈默对这个小地方的要求不高,能过得去就行,肯定的点了点头,店小二才把这几件衣服放在擦干净的桌子上。

    掌柜的最后在拿出匕首的情况下,算是把金子拿到手了。

    确认过后,掌柜的喜笑颜开的把金子塞入了怀中,然后命人拿来巨型食盒,在陈默面前把一份份食物装进去。

    眼见对方只有一个人,而点那么多东西,经验老道的掌柜便知道这是妥妥的要打包的节奏,顺便还能赚个食盒的钱.

    半个时辰后,需用扁担挑的两个大食盒已被塞满,衣服也被打个小包裹,系在了食盒外边。

    “客官,这是您的找零。”掌柜的双手奉上一堆银子道。

    “不必了,”刚听道这句话,掌柜的脸上立马爬满了笑容,却又闻“我明天还会过来,你记得提前准备好就行。”原本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不过立马就调整过来了。

    “一切包在鄙人身上。”掌柜的看到陈默右手提着一个大食盒,身形如鬼魅般消失于眼前,赶忙大声道。

    提着两个大食盒离开小镇之后,陈默便把它们收到了储物空间之内,撒丫子开始往回狂奔,他想测试下,自己的速度到底提升了多少。

    回到擂鼓山下,此刻苏星河在独自一人练习,而无崖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把提前拿出来的食盒放置于地上,阵阵香味从里面传出“前辈呢?”

    “师傅在里面。”苏星河停下步子,指了指身后的小木屋道。

    突然一声大喝自小木屋传出,滚滚声浪连绵不绝,声传百里,惊起山林飞鸟无数,野兽竞相奔逃,而原本的小木屋也在这股巨力之下爆散成碎片,木渣散落于地面之上,却是没有四散激射。

    劲风席卷,吹散了激荡的烟尘,无崖子此时站在木屋废墟的中心,此刻他身上纤尘未染,一股难以言喻的气质从他身上发出,恍若不似凡人。

    “前辈,你突破了?”陈默问道。

    “师傅?”苏星河也是一脸希冀的看着师傅。

    “困扰多年的瓶颈早已堪破,只是苦于身体受创严重,幸得默儿神药帮助,为师总算是踏出了这一步。”无崖子此时脸上也是露出了喜悦之情,双喜临门,由不得他不高兴。

    “外公,晚辈刚才去镇上买了食物和酒,我们就此庆祝一下吧。”

    “好啊,老夫也是好久没有试过酒是什么滋味了,我们三人不醉不归。”

    接下来的一个月中,无崖子把新突破的实力彻底巩固,由于厚积薄发,现在无崖子的修为处在先天化境,好吧反正自己还在后天哪个境界都不知道,更何况先天了,知道很牛就是了。

    无崖子闲暇之余,也开始调、教陈默和苏星河,有陈默这个珠玉在前,苏星河简直是惨不忍睹。教陈默一遍就会的招式,教苏星河却要十遍,乃至更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