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北冥神功
    而这一月之中,以陈默的天资,也只学会号称可阴可阳的天山六阳掌和号称天下任何招数武功都能自行化在其中的天山折梅手。

    虽是只学了这两套掌法,可逍遥派的精华尽在其中了,这回陈默算是能彻底运用自身的真气了,而逍遥派功夫都需高深内力才能运用的要求,在陈默面前如同无物。

    因为逍遥派的功法所走经脉怪异,内力不足之人必然是那些经脉未曾打通,所以学词功夫之后,真气强行走此经脉,必然筋脉寸断,走火入魔而亡。

    不过这对于全身经脉都被外力打通的陈默而言,就是个笑话。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今天算是到了陈默和无崖子两人分别的日子了。

    “默小子,我现在要和星河去收拾丁春秋那个逆徒,一报二十九年前的厚赐,我们就再次分别吧。”多日相处下来,在陈默的感染下无崖子说话也轻佻了很多,逍遥派这些真不是很在意。

    “那小子先在这里为丁春秋默哀三分钟,我也该去见见我未来的媳妇了。”

    “这东西你拿着,解决完逆徒之后,我会去灵鹫宫,被人欺负了来那找我就行!”无崖子甩过一个包袱后,抓起苏星河闪身离开。

    “小子可不会客气的。”陈默打开包袱,发现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玉扳指和一本书籍。

    玉扳指,在陈默从苏星河知识分辨出,这是难得的帝王玉制成的扳指,如果陈默在天变前获得,一定会大呼这回发财了,只是现在视金钱如粪土的陈默看来,除了代表执掌逍遥派之外,毫无意义,随手就丢进了储物空间。

    翻开书籍,开篇便是庄子《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看到这里陈默便知道,这本书籍里面写的应该是北冥神功的全部内容了,原本不太在意的陈默,不想辜负无崖子的好意,便决定耐着性子把所有内容都看完了,不出所料,后面则是三十六幅图像,每幅像上均有颜色细线,注明穴、道部、位及练功法诀,可惜不是段誉拿到的果女图。擦,我这是在想什么呢?

    咱21世纪的信息轰炸的好男儿,居然会期待起古代的河蟹图,我这是越活越回去了么?

    这时一股画面突兀的自灵魂深处迸发,将陈默的意识拉入其中。

    无边水面之下幽深不知几许,连太阳的光芒也无法到达这里。

    一个不知其几万里的黑影在水面之下一闪而过,搅动水底风云色变,鲲鱼张嘴一吸,如无底洞般鱼腹之中吞吐着巨量海水,水中更是因此形成漩涡暗流。

    上浮至水面,鱼尾一抽,涛天巨浪如山呼海啸般涌、向四面八方,借力腾跃而起,化为鹏鸟,振翅高飞,激荡起狂风乱卷,压得水面徒低千丈,张嘴一啸,引动无边灵气汇聚而来,吞吐之间周身形成空缺,灵气如同风暴般倒灌而来。

    画面到此结束,此刻陈默从失神之中转醒,回神之际发现自己躺在地面之上,刚才似乎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

    有了刚才的经历,陈默适才想起,似乎自己的灵魂深处还埋藏着大宝藏,只不过激发需要特定的钥匙。

    北冥神功,乃是北冥吞灵决总纲和第一篇,为洪荒炼气士所修无上功法…

    通过此信息陈默才搞懂,这本功法吞噬的是灵力而非他人的真气,以自身修炼的北冥真气突破先天之后,便可吞噬天地之间灵力为己用,要是到高武世界,实力还不是蹭蹭蹭的往上窜。

    信息中包含了本篇功法的所有内容,直达大罗之境,真是了不得,只是碍于陈默境界问题,先天之后的内容依旧看不到,这也是对自己的保护么?不让自己好高骛远。

    虽然自己不会改修此功法,不过指不定以后会派上用场。

    本来学了逍遥派的精华之后,在这个世界已经无欲无求,随时可以回去的陈默突然发现原来这里还不是那么无趣,对金系武侠中同样奉为神功宝典的九阴九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现在九阴不知道有没有被写出来,九阳真经的话,也是个问题,主要是金大侠在不断的修订,这个天long世界不知道是以那个版本为准?

    算了到时候去少林寺看看楞伽经就知道了。

    其他功法指不定也有收获呢!这个想法冒出之后,止也止不住,王语嫣小妮子是一定要到手了,人家就是人形藏经阁来着。

    等陈默回过神来,哪里还找得到无崖子两人的身形,有了明确目标的陈默不在迟疑,穿上要求小镇上铁匠打造的近百斤的钢铁铠甲(最后还是用炼金术修正过的,造型改成了全身甲的射手座黄金圣衣,那个碍事的鸡翅膀还是被摘掉了,毕竟山寨的实在飞不起来)朝着南方出发。

    河南擂鼓山距江南姑苏城六七百公里,这还是后世地图上估算出来的直线距离,至于北宋之时的道路距离,应该在1000公里以上,弯弯曲曲的道路想短都没办法短。

    本来就抱着,在达到姑苏城外前,把凌波微步直接推至大成之境,穿上铠甲扛着方天画戟的陈默,找准了东南方向,迈开两条腿,奔了出去。

    一百多斤的东西在陈默看来真的不算什么,等到在这山林之地,把速度慢慢的提了起来,陈默才发现,这负担比想象中的严重的多。

    陈默可以扛着方天画戟在山林之中行动自如,这是因为双手可以很轻易的调整好方天画戟的平衡,使之不影响自己的行动。

    而穿在身上的铠甲就不同了,一抬手,一提腿,每一步动作在高速移动之中都需要在全身肌肉的协调下不断的调整,在兼顾四周山林之中灌木深坑,野兽陷阱的情况下,压力的提升何止是上了一个档次。

    好在赶路也没有很急,就这样走走停停,遇山翻山,遇河渡河,就陈默这身不运转轻功就会在地面之上留下深深脚印的装备,基本没有哪个小毛贼赶上来找不自在。

    碰到眼力实在差的,直接一个冲锋加大风车,长戟挥舞扫掉一大、片之后,对方直接抱头鼠窜了,看到此种情况陈默都懒得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