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慕容复
    七天之后,来到姑苏城外才陈默,已经除去了一身铠甲和大戟,一袭白色长袍,乌黑长发扎在脑后。你没有看错,这乌黑长发就是陈默在一个月中凭借其旺、盛的气血之力,催生出来的。

    有储物戒指的陈默,一路之上吃好睡好,脸上丝毫没有赶路之后风霜之色。

    进城之后,来到城内最大的客栈,重复了上次小镇之上的行为,在客栈中洗过热水澡,休息一晚,在第二天早上才乘上租来的马车,前往姑苏城西三十里处的参合庄。

    不过花了一个多时辰,来到目的地,才想起似是参合庄这种高门大户是需要拜帖的,咱一个穿越人士在这里哪有准备啊。

    就算递了,估计也会被随手一扔,要不是陈默换了件月白色绸缎锦袍,守门下人理都不会理,现在也只是被告知需要拜帖,否则不见生人。

    吃了一个闭门羹的陈默觉得,咱还是不要装儒雅了比较好,武林之人就要用武林人士的办法。

    陈默沉声纳气,气运丹田,徒然暴吼出声“慕容公子,百晓生前来拜访,不知可否进府一谈?”

    声浪席卷,惊得庄内一阵鸡飞狗跳,半柱香之后,大门在再度打开,守门之人满脸复杂的看着眼前之人,内心极度无语,你说你一个武林人士装什么文雅,害得我被臭骂一顿,早知道你是江湖人士,就放你进来了,公子爷对待江湖人士可比普通人热情多了。

    腹诽归腹诽,生出怨恨之类的情绪,还真不敢,瞧对方的武功指不定会会被奉为上宾,不是自己一个下人可以记恨的。

    在门卫的引领下,陈默来到了正厅,便间一位穿淡黄轻衫,腰悬长剑,面如冠玉的翩翩佳公子坐于上首,不出意外就是慕容复了。而分立其左右的便是四大家将,邓百川、公冶乾、包不同、风、波恶了。

    擦,我最恨那种长得一副小白脸模样之人了,想归想,陈默可不会把情绪表现在脸上。

    等陈默落座,下人为其奉上茶水之后,慕容复才开口“复观阁下武功也是不俗,只是百晓生这名号在下却从未听闻。”意思就是别忽悠了,江湖上有名有号的我都知道,说出你的真名吧。

    陈默端着茶杯环顾四周,示意此地人太多不好讲。

    慕容复挥退下人之后道“此四位,乃在下心腹,阁下所言定当不会流传出去。”

    “在下陈默,江湖人称百晓生,受慕容老先生之邀,来助慕容公子一臂之力。”嘿,慕容博反正不会现身,现在是随我怎么忽悠了。

    听闻此话,四大家将之首的邓百川眉头一动,却无下一步动作,慕容复却是满脸怀疑道“家父已故去多年,你受邀之时怕是不过韶年(7岁)。”

    “哦,是么,但是年前才见过慕容老先生,他以斗转星移的代价,请吾出山,助你一臂之力。”陈默一脸疑惑,只是言之凿凿,犹如事实便是如此。

    “荒谬!家父…”未等慕容复继续说下去,陈默打断道“慕容公子,在下的话是否属实,问问你的家将邓百川就知道。”

    刚才出门就一直在关注四大家将的反应,没理由慕容博诈死,将所有的联系都断绝,那还复毛的国,杀人越货的财富,光凭他一人可没法处理。

    “什么!”在场所有都是大惊,邓百川惊的是他怎么知道我知道,其余之人惊的是邓百川居然知道而我不知道。

    慕容复看着邓百川阴晴不定的脸色道“邓大哥,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在邓百川示意下,公冶乾等人关上门窗后才道“公子爷,老爷确实还在世,而且江湖上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所杀之人,应该是老爷所为。”

    陈默估计邓百川知道的东西也不是很多,才敢来这里忽悠的,秉承钢炼世界用重磅消息把人砸晕的惯例,只要消息够惊爆,任何不合理的都会被忽视,等想起来时还会自动帮其脑补完。

    “什么!父亲为何…”看着知道消息后受激过度的几人,陈默轻押一口茶慢条斯理道“慕容公子,可是信了在下所言?”

    “不知先生何以教我?”慕容复收拾好情绪,开口道。呦,态度转变蛮快的么,刚才可是差点拔剑相向了。

    陈默放下茶杯似是正经道“在下有些许疑惑,不知慕容公子可否告知?”

    “先生请讲?”对于慕容复的态度,四大家将没有出言劝慰,反正没什么损失,他们也想看看眼前之人是否真有真才实学。

    “慕容公子学百家武学只是为何?”

    “当然是为了复国。”慕容复理直气壮道。

    “江湖中的名望与复国有何作用?”

    “你看历史上有几位皇帝是武林高手?”

    一问接着一问,把慕容复问的讷讷不在出声,四大家将也不禁陷入思考之中,虽说宋太祖武功高绝,但是大家都清楚,那不过是吹嘘罢了,顶天不过一流高手水准,历史上其他帝王更是不用多说了。

    陈默看着陷入沉思的慕容复,散去了咄咄逼人的气势,一副老先生的口wen道“还是我来为你讲讲吧。”

    “你从一开始就错了,想要复国因该着眼于朝堂之上,而非江湖之上。你可以官至宰相,架空帝王,最后取其而代之,大理的高氏家族就是如此,只是他们没有进一步行动而已。或者成为皇室外戚,培植势力,然后趁机让所有皇室死于意外,这样可以民正言顺的让你的后代登基。”

    “先生大才!”慕容复说完,只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得好生让人蛋疼。

    “慕容公子可还有问题?”陈默开口问。

    “恕在下愚钝,先生可有详细韬略?”

    “在下答应助你一臂之力,刚刚已经将你点醒,继续出言怕是不只一臂。”陈默此刻露出了自己的獠牙,咱还真不担心你不上钩。

    不怕你开价,就怕你不开价,既然你有所求,我算是放下一半的心了,慕容复不自觉的带上了笑容道“不知先生所求何物,只要复能拿出来的,定双手奉上。”前提是你没有诓我,在心里补上这句,没有谁是真傻,只是碍于目光被局限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