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陈默的条件
    “在下觉得刚才的两位侍女不错。”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我的侍女啊,慕容复豪气开口“原来先生看上了阿朱和阿碧啊,这实在是她们的福气,在下就成、人之美了。”

    陈默当时便是一窒,随后反应过来,在宋朝或者说古代,女人是没什么地位的,苏轼可以用小妾换马,连小妾都不如的侍女慕容复当然没有放在心上。

    家将四人听见百晓生是这要求,原本提起的心也算落地了,便没有插话,这个要求在他们看来虽然逾越了一点,但并不是难以办到。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达成目的之后,陈默决定抖点干货出来以安其心“慕容公子,可知道在下为何建议你上着朝堂之上,前去谋划?”

    “在下不知。”

    “现今元祐四年,哲宗赵煦不过舞勺之年,高太后掌权,垂帘听政,虽有外患,然民富国昌,朝堂之上的争斗才是主流。这时成为小皇帝心腹,获取高位的千载良机,毕竟没有谁愿意自己头上还有人压着,即使她是太后。”陈默略一停顿,等几人消化之后才继续道。

    “而同时你也需要暗中培植势力,这里就不得不提倘若在乱世,只要有钱有人,就可以成为一方诸侯。

    现在虽不能如此割据一方,但培植势力依旧离不开人和钱。这里我有一酿酒良方,可以大肆赚取银钱,而你只要命人暗中在大宋各处开设酒店,以酒店赚取的金钱组建镖局,借此收养孤儿培养死士,时机一到,就不需要我多说了吧。”陈默摸出一本书籍道,公冶乾立马借过书籍,递给慕容复。

    书籍之中记载了蒸馏酒的制法,是陈默来的路上整出来的,这个宋朝之后才有的技术,拿到这里当然会无往不利。

    随着慕容复的翻看,笑容越来越盛,最后情不自禁的大喝一声“好。”

    “公子爷,可否让属下看看。”包不同问道。

    眼见百晓生没有反对,慕容复便将此物递给了包不同。

    包不同迅速浏览后,没有立马相信,不过也不敢直接提出质疑,要是因为自己嘴臭而坏了公子爷大计,那可是百死都无法谢罪了“先生可有实物,在下实在嘴馋的紧,可否提前品尝一下,过过瘾。”

    陈默从袖子(储物戒指)中掏出一小瓶红星二锅头随意的丢给对方。包不同刚打开瓶盖,酒香便是四溢,此味刚散开,公冶乾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过酒瓶,给自己灌了一口,大呼“此生得此佳酿,足以。”

    眼见公冶乾抢走自己的美酒,包不同也不动怒,“非也非也,此等佳酿怎能只喝一次。”

    “慕容公子,等坐上高位之后,有何难题,可去天山灵鹫宫找我。”

    陈默说这句话,意在表明自己是有组织的人物,极有可能留有后手,就是为了打消对方的杀机。

    他可不相信慕容复几人能放任一个知道他们秘密的人安然离开。

    其实主要还是为了阿朱和阿碧,至于安全神马的,有沙漠之鹰在手的陈默,除了已入先天的人物,在这个世界还真没什么好怕的。

    要不是为了那两个原着中苦命的女子,陈默也不会特地来一趟,当然关键还是两女足够漂亮,要不然陈默可懒得浪费精——力。

    当然,陈默的计策对于普通人而言一文不值,毕竟实施起来所要花费的人力物力不可以道理计,但对于慕容复这种准备多年,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却苦于难有施为,就如久旱逢甘霖。

    书中之法基本可行,更有实物为证,那种沁人心脾的酒香可做不得假,慕容复便道“包三哥,麻烦你带先生去找阿朱和阿碧。”

    “是,公子爷。”

    “先生请跟我来。”

    待陈默离去之后,邓百川一比一个拿手划脖子的动作道“公子爷,要不要?”

    “邓大哥,你觉得以此等人物的智慧,岂会没有料到?而且以此人的内功修为,除非刚才我们一起出手,否则此人怕是可以从容退走。而且能教出此等徒弟,其师岂能是等闲之人,我对天山灵鹫宫似乎有点印象。”慕容复示意邓百川几人不要再做他想了。

    慕容复不是不想出手,

    话分两头,包不同和陈默出了正厅,来到偏殿,被屏退的正待在此地,等待传唤。

    下人之中两位女子特别出众,一位女子穿着绿衣,一口吴侬软语,相貌清丽,气质温婉,典型江南美女。

    而另一位娇美俏、丽,圆圆的眼睛,乌黑的眼珠骨碌碌地一转。眼珠灵动,双眸如星。笑靥如花,自有一股动人气韵。肤色白、嫩,光滑晶莹。身材娇小玲珑。活色生香,俏美可喜,令人眼前一亮,是天下少见的美貌女子。

    这便是阿朱和阿碧了,包不同唤来两女道“从今天起,你们便跟随这位百晓生先生了。”

    听闻此话,原本一颗心都挂在慕容复身上的阿碧登时谈弱倒地,感觉天都塌下来了,嘤嘤哭泣不能自持。

    古灵精怪的阿朱反应则是没有那么大,柳眉轻蹙对未来有所担忧,便确认道“包三哥,这种事可做不得玩笑。”

    虽然包不同对于公子爷的决定没有什么意见,但人心都是肉长的,看着当年的小丫头一步步长大,岂会没有感情。

    此刻,包不同听到阿朱的话,双、腿绷得笔直,上半身下俯,对陈默呈九十度弯腰作揖道“还请先生以后善待她们。”

    包不同说完便扭头走,他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不想徒留这里伤感。

    阿朱看到包不同的做派,便已知晓此事必然成真,无法更改了,没有知道自己无论做合适都是徒劳的,没有如阿碧般哭哭啼啼,而是观察起新主子。

    “你们有什么需要收拾的么?”对于两位即将进入自己后宫,刚过二八年华的少女,陈默还是很客气的。

    至于阿碧倾心于慕容复,不就是早恋么,而且还是懵懂的情愫,难道一个穿越者还搞不定一个古代未出阁的小姑娘?所以这方面,陈默从来没有操心过。

    阿朱“奴婢还有些衣物要整理。”

    阿碧“呜呜呜…”

    “阿朱,带我去你的闺房,我们整理完就走。”陈默直接一个公主抱,就把还在哭泣的阿碧包在怀中,开口道。

    “哦,好。”阿朱被陈默的大胆举动所惊,迟疑之后才往自己闺房走去。而在陈默怀中的阿碧,早已没了刚才的哭声。

    慕容复一心复国,连天long第一美女王语嫣都视之如无物,不要说你这个小丫鬟了,现在两女都还是如雪莲花般纯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