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遇乔峰
    阿碧哪里和男子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被新主人抱起,未过多久阿碧便已双颊发红,身体燥热,整颗心在xiong腔之中乱跳,如小鹿撞击,而陈默不规矩的大手伸向了傲然ting拔之地,羞得阿碧惊呼出声。

    在前方领路的阿朱转身问道“阿碧,怎么了?”

    “没,没什么。”阿碧结结巴巴的回答,深怕阿朱看出什么,这等羞人的事情怎么好开口呢。

    古林精怪的阿朱,虽然知道一些男女之事,但也只是懵懵懂懂,在古代除非出嫁否则很难了解这方面的知识。

    就觉阿碧脸色不正常的红、润,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的阿朱继续领路。

    眼见阿朱转身,陈默嗅着怀中少女诱人的体、香,大手继续攀登大业。阿碧眼见挣扎无用,便紧抿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看到阿朱停驻脚步,陈默也放下了怀中丽人,原本记挂慕容复的阿碧,在陈默手段之下早已将其抛到九霄云外了,离开温暖怀抱的阿碧还有点淡淡的失落。以至于她都没有注意到,莲足落地,脚下却是一软,就要摔倒。

    早有准备的陈默,脚步一错,如幻影一般来到阿碧身前,结果阿朱就看到阿碧似乎自己扑入新主人怀抱一般。

    看来这个新主人还是很好相处的,希望到时候命运能够好一点,不要再辗转人手了,此刻阿朱才发现自己的人生是由不得自己做主的。

    其实阿朱和阿碧在参合庄过得还不错,慕容复一心复国,慕容老夫人早亡,身为慕容复身边的丫鬟,府邸之中除了四大家将,她俩的地位最高了,只是转眼之间已被送人,这种落差,这等命运,怎不叫人唏嘘。

    “公子爷,三人已经出庄。”等三人离开,包不同前来回复道。

    “那就不要再去管了。”三人去向慕容复还真是不怎么在乎,转而侧身问道“邓大哥,你对百晓生计策怎么看?”

    邓百川考虑之后道:“可行,只是具体实施还要好好斟酌斟酌。”

    “这是当然的,不过我们也该收拾一下,明天便赶往京城(开封),收集足够消息后再来制定详细策略。”

    “好,数下这就命人收拾。”风、波恶道。

    “等等,包三哥这回你就留在这里看家吧。”慕容复低头深思之后道。

    “公子爷!”听到这里,包不同急忙开口挽回道,只是结拜大哥的话把他打入了深渊。

    “老三,你的嘴太臭,江湖之上无所谓,但到了京城怕是会惹上不小麻烦。等我们在那边安顿好,你再来吧,先委屈你在这里守家吧,如果老爷来这里,就把我们的计划告诉他。”邓百川说完静静的伫立慕容复身旁不在开口。

    “好了,从今起江湖上再无慕容复此人了,至于父亲所作所为也不要在意了,能解释就解释,解释不清就算了。”慕容复说完,起身离开主座,往后堂走去。

    三人出得参合庄已是午时三刻,接到阿朱和阿碧之后,慕容复和陈默默契的当对方不存在,没有留饭的打算,结果就是现在三人还饿着肚子。

    “阿朱,阿碧把包袱给我。”听到陈默吩咐,两女乖乖的把包袱递给了新主人。

    随手把包袱扔进了星戒,在两女震惊的眼神下不得不出言解释,咱是神仙中人,不会让你们受苦的,才将她们一直高悬的心重新落地,似乎这回跟了一个了不得的主人。

    “这里离城中也有三十里路,以你们的脚程赶到那边估计饿惨了。”随意的解释一句,陈默来到两女身旁,突然闪电般的出手,一手一个将两女的纤腰夹在腋下,脚踏凌波微步身形如箭般飞射而出,在两女的惊呼声中奔行。

    这回阿朱算是知道阿碧刚才脸红红的原因了,因为不似跃马疾行的颠簸,平稳的路途之上,阿朱感觉那双充满热力的大手直贯xiong腔,红霞也爬上了双颊。

    提着两女赶路,两女的重量都赶不上铠甲和大戟的重量,比之前赶路可轻松多了。

    奔行十多里地之后,陈默驻足观望,此地算是偏离了官道,靠近河边,遂放下两女道“我们在这里用餐吧。”

    在这个世界吃过第一餐之后,陈默才想起这坑爹的宋朝居然没有精盐,除了白切牛肉之类不需要放盐的味道不错绿色无污染之外,其他的真心难以入口,杂质太多,都有泥沙没被清理。

    第二天之后,陈默再去镇上回来,其实就是从星戒之中往外倒腾精盐和调料。从此之后,三人食物都是苏星河搞定的,白切牛肉这种才会去镇上买。

    “公子,我们要怎么吃?”阿朱好奇的看着眼前主人,现在手上是什么都没有,刚才那让包袱消失的一幕还在眼前,却是没有半分怀疑。

    有了上次的教训,陈默已经把储物空间中的柴火尽数扔掉,换成了煤气罐,自己生火什么的太过麻烦,还不如来个现成的。

    随着陈默把锅碗瓢盆不断的往外掏,原本在两女脸上的惊讶之色逐渐变为麻木,再来几次估计就会习惯了。

    点燃煤气灶,开锅煮水,在水中放上火锅底料。陈默是准备吃火锅了,相比其他而言火锅的速度算是快的,毕竟陈默三人可等不了那么久。

    功率调到最大,不多会儿,随着水温升高,底料的香气开始慢慢散逸,三人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眼见水开,陈默揭开锅盖,往锅中倒入已经片好的肉类和蔬菜,为两女和自己添好酱料,稍稍调小火势,就等开吃。

    兴许是两女真的饿了,兴许是两女在陈默的关怀下不再拘束,兴许是食物真的太过好吃,三人就这么其乐融融的围在火锅边用筷子夹着食物,胆子略大的阿朱开口道“主人,我们以后多吃吃这种好不好?”

    “以后就叫默大哥吧,想吃多少都没关系,不过以后可要你们自己做了。”

    懒人陈默果断把这等琐事推给了两人,而被勾起馋虫的两女则是欣然应允,这本事她们丫鬟该做的是,只是作为一个现代人陈默虽然把她们要了过来,却是没有挥之则来招之则去的觉悟。

    好吧,其实是这么漂亮的小、美人怎么舍得让她们干粗活呢。

    突然,陈默耳朵一动,有脚步极速接近,来人武功高绝,此时突闻“不知哪位朋友在此做饭,不知乔某有幸得一饭否?”

    人未至而声先到,半响之后,才见一人大步奔行而来,此人身材甚是魁伟,三十来岁年纪,身穿灰色旧布袍,已微有破烂,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的国字脸,颇有风霜之色,顾盼之际,极有威势。

    “我说不高兴,难道还让你在这里看我们吃么。”在陈默的示意下,阿碧乖巧的递上一副碗筷并加好酱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