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两女倾心
    乔峰对于此人的玩笑话分毫不介意,shuang、快的接过阿碧手中碗筷道“倒是在下唐突了。”

    “今天分别见了南慕容北乔峰,也算是幸事。”陈默说完,便又往锅中加了盆肉食。

    “什么。”

    “公子,他...真是乔峰?”两女的反应实属正常。

    乔峰飞快的夹了几块肉熏上酱料,往嘴里塞了一块才慢条斯理道“阁下真是好手艺,乔峰从未吃过此等美味。”自称乔峰,算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只是此地距离参合庄不过十里,乔某以为阁下是慕容公子在此野炊,才寻着香味过来一探,倒是在下想差了。”话是如此,但乔峰此刻却一直盯着锅中刚入汤的生肉,现在美食的xi引力重过其他。

    “乔帮主此行,不知欲往何处?”陈默在身后掏出一坛瓶红星二锅递给对方头道。

    “在下前往边关。”乔峰接过酒坛,揭开封盖,也没分辨直接猛灌一口,浓烈的酒精直入胃部,乔峰的皮肤慢慢变红“好烈的酒,算是绝世美酒也不过如此,兄台真是好享受。”

    陈默又连续添加了几次肉之后,四人才酒足饭饱的结束了午餐,阿朱和阿碧很美形象的捂着滚、圆的小肚子仰躺在枯cao之上,实在是吃的太饱了。

    “乔某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阁下名讳,实在是过意不去,不知阁下可否告知,下次乔某做东,定当宴请阁下。”乔峰抱拳道。好吃好喝之后,乔峰要闪人了,毕竟边关的丐帮兄弟还在等他。

    “在下陈默,jiang湖人称百晓生,只要你出得起价钱,就没有我不知道的消息,特别是阁下的身世!”陈默抱拳道,为自己图谋降long二十八掌和擒long功埋下伏笔。

    “那么乔峰告辞。”此刻乔峰急着赶路,也没有特别在意。

    “告辞,有缘再见。”我们很快便会见面的,杏子林事变不远了,陈默心道。

    等乔峰走后,陈默开始收拾眼前的锅碗瓢盆,阿碧和阿朱见状就要起身,却被陈默制止“你们就躺着休息吧,我自己来好了。”

    “可是…”

    “没有可是。你们休息便可,还有以后记住,叫默大哥。”

    眼见新主人态度态度坚决,两女对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前所未有的神彩,她们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陈默把锅碗瓢鹏装进锅中倒入一种奇怪液、体后逐一清洗,然后又拿到河边全部漂洗一遍,才把所有的东西收起。

    把所有东西都收进储物戒指后,陈默才问两女“现在能动了么?”

    “可以了。”两女齐声回答,此刻陈默能明显感受到两女的qin近之意。

    “行,那我们慢慢的走,等你们消消食。”说ba,拉起两女的手,朝着乔峰的反方向东边的苏州城走去。

    两女默默的感受着手间的wen度,任由陈默拉着,如郊游般走去。

    重新回到苏州城,陈默大把银子za下,直接mai了一栋院落,算是三人的落脚之地。

    接下来的曰子是阿朱和阿碧一生中最快乐的曰子,苏州城内都留下了几人的欢声笑语,三天之后,在陈默手段百出的情况下,两女就沦陷了,就此倾心于他。

    当天晚上,禽、兽如陈默就毫不犹豫的把刚过破、瓜年hua(16岁)的两女生tun活剥了,从此收归宫中,分别在两人、体、内烹、射亿万精ng之后,接着又渡入了大量生命精气帮助两女增强体魄,恢复伤口。

    第二天,陈默早早起g,用早餐的香味唤、醒二女之后,就那么一手支撑下巴靠在桌子上,静静的观看两女jiao羞无限的赤果着曼妙的身躯在g前更、衣。

    吃完早餐之后,陈默开始手把手的教两女修、炼北冥神功,同时告诫两女不得xi人内力,这是sha基取卵的行为。

    这一天三人就宅在家中,你侬我侬的腻在一起,有了深入进展之后,陈默动作更是肆无忌惮,结果不免两女欲眼迷蒙,陈默擦qiang走火,白曰宣、yin这等龌龊之事也是不断上演。

    渡入生命精气之后,陈默让两女尝试能否直接炼化,结果相当喜人,炼精化气十分顺利。结果就是出游的曰子便少了,在陈默美其名曰练、功的借口下,三人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

    不是陈默舍不得生命晶石,从陈默随意给无崖子就可以看出,真的是不怎么在乎。只是怕一旦两女xi收过多,会出现自己那种欲、望被放大的不正常情况。

    当体、内海量生命精气十去其三之后,两女内力以迈入小成之境,此时陈默可以放心的教两女凌波微步了,而不必担心出现自绝、经脉的危、机。

    又五天过后,两女的凌波微步已经初入门径,等闲武者不能近身。

    眼看时机成熟陈默道“明曰我们便启程去曼陀山庄。”

    阿碧惊呼道“相公,我们去那里干嘛?”看来阿碧的内心还没有摆拖小婢女的束缚,对王夫人还保留着敬畏。

    “当然是给你添一位姐妹喽,”陈默恬不知耻道。

    “相公,王姑娘可不似我们这般容易得手,还有相公你这般喜新厌旧,不知道阿朱的心有多疼么?”阿朱声泪俱下的说着,素手慢慢的攀上了陈默腰部,眼看就要掐住腰部软、肉。

    陈默哪能让她得逞,还有没有家主威严了,直接扯过阿朱,背部朝天,横放在大、腿之上,褪、下她的罗裙,将其白、嫩粉、臀暴露在空气之中,啪pa啪,一下接一下的拍在香、臀之上“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现在让你知道你家相公的厉害。”

    只是打着打着,阿朱眼底已经染上蒙蒙雾气,而原本干涸的溪谷也是溪水潺、潺。陈默直接把阿朱抱起,向卧室走去,同时在含、着阿朱耳、垂边低语“待会儿,你要是能够不求饶,我就不去找那王语嫣,阿珠你看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