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王府
    “相公,要是奴家不同意,你是不是打算让我明天下不了床?”阿朱玉、臂环着陈默颈部,撒娇道。

    “当然不会。”陈默断然否认,然后长枪猛的进洞,在阿朱的娇、呼之后道“我会让你在床、上躺着,在半个月内一直如此,直到你知道你相公的厉害。”

    “嗯哼,那奴家,同意了还不行么。”阿朱在陈默的淫、威之下妥协,只是不无担忧道“那相公不可以冷落人家哦。”

    “你这是在怀疑你家相公的能力,该罚!”说话间陈默把阿朱摆成了令她羞耻的小狗匍匐在地,同时加大看出枪力度。

    是夜,在阿朱和阿碧的讨饶声中,陈默才鸣金收兵,搂着两女沉沉睡去。

    第二天,在两女的服侍下,陈默梳妆打扮,精气神面貌焕然一新后才在两女的带领下前往太湖边,不复最近在家中的惫懒姿态,看的两女酸涩不已,却是未敢过多的表露出来,唯恐真的被折腾到下不了床。

    来到太湖边,租船又成了问题,陈默一提要去曼陀山庄,船夫们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什么都不肯去,给再多的前都没用。

    看来王夫人淫、威甚烈,喜欢逼、迫有婚外情的男人回家杀妻,在曼陀山庄内种满大理山茶花,并残忍的用人体做花肥的恶趣味远近闻名啊!

    最后陈默不得不雇佣了几个健妇前来划船,至于让两女或者自己划,这咱还真没考虑过。

    小船转过一排垂柳,远远看见水边一丛花树映水而红,灿若云霞。阿朱指挥健妇扳动木桨,小船直向山茶花树驶去,到得岸边,一眼望将出去,都是红白缤纷的茶花,不见房屋。

    指挥健妇将船靠在岸旁,阿朱微笑道“相公,我们到了。”陈默抓、住两女素手脚步轻移携着两女直上岸边,随后一定银子飘入船中,示意两健妇可以回去了。

    “谢谢公子。”健妇感谢过后,立马抄起木浆划船回程,这里似是龙潭虎穴,不敢逗留分毫。

    忽听得花林中脚步细碎,走出一个青衣小环来。

    那小环手中拿着一束花草,望见了阿朱、阿碧,快步奔近,脸上满是欢喜之色,说道“阿朱、阿碧,你们好大胆子,又偷到这儿来啦。夫人说‘两个小丫头的脸上都用刀划个十字,破了她们如花似玉的容貌。’”

    阿朱笑道“幽草阿姊,王夫人不在家么?”那小环幽草向陈默瞧了两眼,转头向阿朱、阿碧笑道“夫人还说‘两个小蹄子还带了陌生男人上曼陀山庄来,快把那人的两条腿都给砍了!’”她话没说完,已抿着嘴笑了起来。

    阿碧拍拍心口,说道“幽草阿姊,勿要吓人捏到底是真是假?”

    阿朱笑道“阿碧,你勿要给俚吓,王夫人倘若在家,这丫头胆敢这样嘻皮笑脸么?幽草妹子,王夫人到哪儿去啦?”幽草笑道“呸!你几岁?也配做我阿姊?你这小精灵,居然猜到夫人不在家。”

    忽然想起什么“等等,你们刚才一直称呼王夫人,而不叫舅太太,是这么回事?还有这个男人又是何人?”幽草连珠炮似的发问。

    阿朱深深的叹了口气,似悲实喜道“我和阿碧已经不是慕容家的丫鬟了。”在幽草“啊,怎么会”掩口的惊呼声中继续道“我们已经被卖给此人了。”

    幽草拉过阿朱出主意道“那此人待你们如何?要是不好的话,就让夫人用作花肥。”

    看到阿朱的作怪,阿碧忍不住偷笑开口道“噗呲,好了,幽草妹子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他待我们很好。”说话间的情意绵绵任谁都看的出来。

    “放心,我会娶阿朱和阿碧的。”忽闻陈默的承诺,阿朱和阿碧猛的扑在陈默怀中嘤嘤哭泣。

    两女泪水如江堤决水,一发而不可收拾,这一刻在听到陈默要娶王语嫣时所受的委屈瞬间烟消云散,有这句话她们就满足了。

    此刻,幽草看到两女的作为,突然想起什么惊叫“哎呀,不好。阿朱阿碧,快点带他离开,要是让夫人回来看到,说不得就要拉去充作花肥。”

    两女仰头,等着陈默的决定,“没关系,我就是来找王夫人的,安全问题不必担心,既然现在王夫人不在,领我去主厅吧,我就在那边等她好了。”

    幽草看陈默如此自信,稍一思虑便同意了对方的要求,领着他来到岛内主厅,奉上茶水后拉着阿朱和阿碧出得大厅道“阿朱、阿碧两位妹子,好容易你们来到这里,我真想留你们住一两天。可是……”说着摇了摇头。

    阿碧道“我何尝不是想多同你做一会儿伴?幽草阿姊,要不让相公也把你收了?”

    幽草大羞,赶忙挠阿碧的胳肢窝“说什么胡话呢?”

    看着三人打打闹闹离开了客厅,独留陈默一人在这里抿茶等待着,在这里陈默干脆继续扩充筋脉,修炼真气,没有前辈经验可以参考,只能不断的重复直到实在无法在积攒真气。

    不过因为海量生命精气滞留体内,强行扩充经脉时留下的暗伤都能短时间内恢复,只是需要忍耐下痛苦而已。

    国术虽然卡在明劲巅、峰,但是身体素质却一直在慢慢的提升,现在搞的陈默都不知道自己实力在哪个水平,看来确实需要在江湖上找几个人试试水,大不了打不过掏沙鹰,古人可没对这完全陌生的东西有防备。

    一个多时辰后,便闻一阵脚步声传来,约莫十多人,只听得门外传来一个女子声音喝道“那一个男子胆敢擅到曼陀山庄来?岂不闻任何男子不请自来,均须斩断双、腿么?”那声音极具威严,可也颇为清脆动听。

    陈默朗声道“在下陈默,不才添为逍遥派掌教,替无崖子前辈特来看望其几十年未见的女儿。”

    脚步声瞬间停止,过了一会儿才闻那女子道“有何凭证?”颤、抖的声音中压抑着难以言喻的惊喜,说完急赶几步率先步入大厅。

    李青萝来到主厅之后,就见一面貌清秀男子独坐于高位之上,儒雅的气质中自带一股他人难以言喻的威严。

    在李青萝观察陈默之际,陈默也在观察她,不愧为天long第一美女的娘,这一家子基因是相当优秀。

    这女子身穿鹅黄绸衫,四十岁不到年纪,是位********,脸上也微有风霜岁月的痕迹,微微眯起的眼睛,透露出些许不善,只是此刻的李青萝完全就是一颗熟透的水蜜、桃,动作间的韵味,让人不免想在这水蜜、桃上咬下一口。

    “我想你应该认识这扳指。”陈默从怀中摸出无崖子临走前丢给自己的玉扳指道。眼前忽而一道黄影闪过,陈默也不阻止,任由李青萝将这玉扳指抢走。

    李青萝拿着玉扳指喃喃自语,似是陷入魔怔“是了是了,就是这个玉扳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