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攻心为上
    接着听得环佩叮咚,门外走进一队的青衣女子,都是婢女打扮,手中各执长剑,霎时间白刃如霜,剑光映照花气,一直出来了九对女子。十八个女子排成两列,执剑腰间,斜向上指,一齐站定在李青萝身旁。阿朱阿碧和幽草则是跟在最后。

    虽是玉扳指没有作假,但李青萝也没有立马相信“我道父亲已死,想不到还曾活在这世上,只是为何他不亲自来看我。”

    陈默不再开口只是伸、出右手,示意李青萝先把玉扳指还了再说。

    李青萝愤恨的交还了玉扳指,等待陈默开口。

    陈默在招手示意下,阿朱阿碧莲步轻移来到身旁一副乖巧的样子,才慢悠悠开口“无崖子前辈当年遭丁春秋暗算,被打落悬崖,月前无崖子前辈身体尽复,修为更上一层楼,便前往星宿海清理门户。现今江湖之上,怕是已经有丁春秋被杀的传闻了吧。”

    对于主座之上那个一切尽在掌握的男人,李青萝气不打一处来,多少年了。多少年颐气指使惯了,上座的小辈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此刻她眼中尽是摄人的寒光。

    只是深知逍遥派强大的她有怎敢发作,不是畏惧逍遥派掌门的虚名,而是能当上逍遥派掌门之人,又岂是一个能任人欺凌的书生,就算此人武功不及南慕容北乔峰,相差也是不多了,自己山庄这点人马怕是不够人家热身的。

    李青萝执掌曼陀山庄这么多年,可没天真道堂堂逍遥派掌门千里迢迢跑来看望自己,“那么掌门前来不会只是来看我这个前掌门女儿,那么简单吧?”

    陈默一拍大、腿,似乎才想起来道“哦,差点忘了,我是来提亲的。”拙劣的演技让在场之人不忍直视,幽草这不曾离开过此岛的小侍女都感觉这动作好假,好做作。

    陈默看着李青萝越发难堪的脸色继续撩、拨道“无崖子前辈已经同意了,相信李秋水前辈也不会有意见的。”

    “这还得看我们家语嫣愿不愿意了,我们王家可是一个开明的家庭,只要女儿不愿意,我是不会逼她做出选择的。”

    李青萝在那里夸夸其谈,要是阿朱和阿碧活在现代,一定会说,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是谁在阻止王语嫣和慕容复,她俩作为慕容家曾经的丫鬟可是一清二楚。

    “只要王夫人把王小姐叫来一叙,我便有十足把握说服王小姐,让她同意这门婚事。”陈默xiong有成竹道。

    被气到不行的李青萝开口道“哼,既然你都已经xiong有成竹,还来找我、干什么,直接去找语嫣不就好了。”

    “虽然有些人不通礼数,但小婿怎能失了礼数,在此小婿陈默先拜见岳母大人。”陈默说是拜见,却不见起身,给得对方相当难堪。

    李青萝怒极反笑“好!好!真是我的好女婿,幽草去把小姐叫过来,说让她来认识下她未来的夫君。”

    一个是颐气指使惯了的更年期妇女,一个是正义感未消的墨家传人,对于李青萝动不动杀人做花肥看不惯,本来是和和美美的相亲见面会,就在两人不爽的情况下变得火药味十足。

    盏茶功夫过后,只见一位身穿藕色纱衫的女郎进来,长发披向背心,用一根银色丝带轻轻挽住,身形苗条,成语落雁,闭月羞花不足以形容起美貌,女郎身旁似有烟霞轻笼,当真非尘世中人。

    阿朱本就绝美,换下了那下人的装扮,穿上绫罗绸缎之后,在陈默的滋润之下,美貌已是世间少有。

    王语嫣的美貌比阿朱更胜几分,看到第一眼开始,陈默的占有欲如怒火般喷发,不知不觉间,已然捏碎了扶手。

    不过这一瞬间的欲?望,被陈默压制下来了,刚才那种情绪已经属于不正常的范畴了。

    幽草没有把大厅之事告知王语嫣,只是说她的未婚夫在大厅等候,请夫人小姐过去“娘、亲,是表哥来了么?”不明真、相的王语嫣梳妆之后匆匆赶来,人未至,声已到,清脆悦耳的声音更是让陈默躁动三分。

    只是听得自己女儿的声音,王夫人脸色略显复杂,口口声声表哥表哥,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胳膊肘尽向外拐,此时却又期望女儿能够坚守自己的情意,让此人的铩羽而归。

    李青萝此刻极尽引导道“语嫣,这是你外公外婆给你挑选的夫婿,只要你点头这门婚事算成了,你不同意,母亲也不会勉强的。”

    “娘、亲,你知道我心里只有表哥一个人,何必浪费时间。”王语嫣说完,看了眼主座之上的陈默,发觉此人单从外表看就差表哥很多,而且青梅竹马的感情岂是会轻易放弃的,只是此人眼神如此怪异,有种让自己心慌之感。

    “他说有办法说服你。”李青萝摊手表示无奈道,表示自己两不相帮。

    “哦,我是不信,你有什么理由说服我。”如黄莺出谷之音,却是带上了淡淡的敌意。

    “不知慕容公子在王姑娘心中重几何?”陈默先是抛出了这个问题。

    “表哥当然是我的全部。”

    “王姑娘在慕容公子心中重几何?”接连的问题,和我爱的人与爱我的人,你到底会选哪个一样,难以抉择。

    “当然是…”

    “只怕王姑娘心里也很清楚,你不如他复国重要吧!”firstblood,陈默拿下一血。

    “那又有什么关系,我会帮助表哥的。”

    “假如有一个七成能够复国的机会摆在面前,而前提就是以王姑娘作为交换。你说慕容复是答应呢,还是不答应?”陈默的话语如一柄柄巨锤敲击着王语嫣的心灵,聪明如她有怎会还想不明白此人的自信源自何处。

    李青萝此时浑身发僵,有如实质的杀气笼罩,对上陈默的眼睛后,感受到了深深的寒意,她明白一旦自己现在破坏了对方的计策,怕是不会有好下场。

    “你无耻!”对王语嫣来说,慕容复此举不吝于把自己推向别人的g上,不过一件可交换的物品而已,犹如青、楼娼、妓。

    陈默拉着阿朱和阿碧的手道“我是无耻,不过慕容复更无耻而已,你看他都已经付过订金了。”此刻陈默能明显感受到两人身体一抖,随即恢复了平静。

    看了看陈默身边静静伫立的阿朱和阿碧,彻底的击碎了心底的那一丝期盼,此刻的王语嫣已哭成泪人,夺路而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