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玩脱了?
    陈默一个闪身,离开了原地,追上了王语嫣,也不继续动作,就这么远远的吊在她身后。

    待陈默离开,李青萝重重的松了口气,命令道“香鳞,你带人去参合庄看看,事情是不是如同他所说的那样。”

    “是,夫人。”

    王语嫣出得大厅,也不辨别方向,就一直往前方奔逃,刚在的陈默言语间造成的打击之下,已萌生死志,三流爱情片都是这么演的,吊在后方的陈默如是想到。

    来到湖边之后,王语嫣直接纵身跃入,不带丝毫迟疑,扑通一声入水之后,陈默瞬息之间已来到岸边,视线紧盯水面,准备随时救援,好不容易达成了一半的目标,怎能就此打水漂呢。

    不过半分钟,王语嫣在水面之上剧烈挣扎,沉沉浮浮。

    事情一如陈默预料的一般,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就算抱有死志,在呛水之后,在慌乱中便会本能的挣扎,哪里还记得刚才的决心。

    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魅影般来到王语嫣上方,脚尖轻点水面,身体凌空翻转,左手一伸扯住王语嫣伸在水面之上的柔荑,右手催动阳歌天钧,沛然大力击打在水面之上,借此之力身体倒转将王语嫣带出、水面,脚踏凌波微步飘然回到岸边。

    虽然以陈默的实力还做不到踏水而行,但短时间内在水面借力还是能够办到的。

    没有怜香惜玉,陈默扯住王语嫣的脚踝,一阵乱抖,至于是不是想看罗裙之下的亵裤,我反正没有看到。

    待王语嫣吐出了大量的水后,听到了阵阵咳嗽声似乎恢复了意识,陈默才把王语嫣放下。

    “为什么不让我去死?”好吧,这是王语嫣清醒后说的第一句话,陈默想都没想,抓、住其双手,直接将其提起甩向湖中。

    在空中划过抛物线的王语嫣,放开了矜持双手在空中胡乱挥舞,张嘴大叫,她没有想到此人如此不安常理出牌。

    眼见王语嫣就要再度落水,陈默踏水而行,将王语嫣拦腰抱在怀中之后,再度折返,回到岸边之后,陈默噙着笑意就这么看着刚才还花容失色的丽人。

    一开始王语嫣还对陈默怒目而视,目不转睛的瞪着对方,不过哪里是一个经过21世纪网络下熏陶出来的对手。

    未过许久王语嫣便彻底败下阵来,脸色微红的移开了视线“快放手啊、”

    陈默一脸揶揄道“你确定?”

    此刻听见陈默的问话,王语嫣反而迟疑了,她不知道这个不按常理的男人接下来有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眼见王语嫣出现迟疑,陈默便知道自己的做派算是初见成效,乘热打铁道“现在正是二月初,你全身湿透可不适合长期待在外边,我送你去换身衣服。”

    刚才还没注意,现在经人一提醒,在七八度的室温下,全身湿透,冷风一吹王语嫣不自觉的一阵颤、抖,不自觉的往陈默怀中挪了挪,突然想起什么的她又把脸瞥向一旁。

    看着她这副小女儿作态,陈默脸上的笑意越发大了,开口调笑道“怎么,你是想在我怀中待一辈子么?我是不介意的。”

    发现眼前之人确实没有把自己放下的打算,臻首瞥向一边的王语嫣无奈的伸、出素手朝左侧一指,便埋头做起了鸵鸟。

    陈默脚步落下已在数米之外了,朝着王语嫣的闺房而去,只是速度太快带起的风,让王语嫣靠的更紧了。

    此曼陀山庄所在湖中岛不过里许方圆,普通人五分钟左右就能从东侧跑到岛的西侧。三十息息过后,陈默循着王语嫣的指引来道岛中心的一个小阁楼前,如无意外,这里当是王语嫣的闺房所在了。

    虽然在陈默看来,光是看外表还真是无法辨别出这是女子阁楼,就像亚洲人很难分辨非洲人,非洲人同样觉得亚洲人都是一个样。

    迈步入内,底下的房门似乎因为刚才走得匆忙而没关上,登上二楼,此刻王语嫣挣扎着要从陈默怀中起身,看来她不太愿意一个陌生的男人进入她的闺房。

    陈默也没有强求,任由对方离开。王语嫣打开房门,只是开了一条小、缝侧身闪入其中,关上门后放下门闸之后,才算放下了一部分戒心,只是犹在门后道“你别待在这里了,快走开。”

    陈默身倚雕栏处,颇为无赖道“我这不是怕你再度想不开么?”

    回答陈默的是王语嫣不满的“哼”声,她知道自己说什么此人都不会听了,黏糊在身上的衣服所散发的冷意在不断的催促她,让她更换衣服。

    王语嫣一件接一件除去身上的湿衣服,啪嗒,啪嗒,湿衣服被直接丢弃在楼面之上,然后便是悉悉索索布料和肌肤的摩、擦声,如此引人遐想的声音在侧,陈默却是恍若未闻。

    不是他改性子了,而是此刻正在运转真气蒸干衣服,作为一个又野心的人,可以放纵自己的欲、望,但是绝对不能被欲、望支配。

    吱嘎,王语嫣开门而出,此刻一身白衣的她少了天真,多了点清冷,用那双灿若星眸的双眼直视陈默道“既然你有计策能让慕容复去完成他的大业,定然是有能力将他的谋划粉碎,你若能办到我便是你的了。”

    我次奥,妹子你这是坏掉了啊,放在21世纪绝对是得不到他,就把他毁了节奏。

    面对黑化的王语嫣,陈默忽而微微一呆,导演剧本不是这样的啊!有一种自己玩脱了纠结感,陈默突然间发现就咱这智商还是不要玩阴mao(谋)诡计了吧。

    原本智珠在握的陈默,瞬间被打击的体无完肤,原来人心远比想象的复杂,咱不是百里纵横那个“天地棋盘,吾执棋”尽观人心的变、态。

    看来咱只能在武道一途走到黑了,智谋什么的最多充作辅助之用,此刻的陈默也算是放下了作为穿越者的优越感。

    其师墨家巨子在其身旁一定会欣慰道,“墨家从来都是依靠匹夫之怒,血溅五步的决心,你能明白,甚好甚好!”

    回过神来的陈默拉过王语嫣的纤纤玉手道“好,我这里有两类方法可以帮你达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