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错的是世界
    王语嫣尝试着挣脱,发现对方紧紧捏住,没有给自己机会,便任由对方我这道“哦,说来听听。”

    陈默伸、出一根手指比划道“第一种,武道通神,一人可敌万军,到时候直接暴力碾压。”

    听到了难以置信的东西,王语嫣反驳的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八度“那种事情怎么可能!”

    陈默肯定道“我就见到过,而且你外公的现在万军从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等他实力更进一步,就能敌万军了。”

    万军丛中杀人和力敌万军完全是两个概念,陈默的师傅就能力敌万军,而万军丛中杀人,要求就低了,一个优秀的此刻,或者无崖子这等修为就能悄无声息的嵌入军帐,然后...

    王语嫣摆手,似是这种方式过于不切实际道“就算是有那种境界,又要等到何等年月,说说下一种方法吧。”

    “第二种,篡国取一国,到时候兵临城下,剑指慕容。”陈默伸、出两根手指道。

    “且不说篡国的难度,你能保证你的军队可以打到对方城下?你又如何保证慕容复复国成功?”王语嫣一脸怀疑,她感觉对方说的话中越来越异想天开。

    “倘若慕容复成功,作为定计人,我亲自出马难道反而不如他?倘若他没成功,我又何必多此一举。”陈默自信道。

    哎,可怜的慕容复,你的大业还没开始,结局就已经注定了,本来还想让你顶缸三十多年后的靖康之耻,现在看来是自己横扫**八荒的节奏了。

    对于智商正常的穿越者而言,治大国如亨小鲜,考功名难如登天,只要给其一个不算差的起、点与时间,攀攀科技树,横推周边列国还不是轻而易举。

    王语嫣转向一边,不满的哼声“你,哼!”

    陈默心急道“既然我已经应下了承诺,你就应该付账了吧。”

    未出过曼陀山庄的王语嫣一脸疑惑道“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么?”要是换成阿朱或者阿碧,见识过陈默无耻的准会喷他一脸,尽是欺负天真烂漫的妹子。

    陈默一脸疑惑道“现在不都是先付款,后拿货的么?”王语嫣看着眼前之人分外无语,就算自己不谙世事,这种常识还是知道的,要不是这些年下来没说过脏话,就真会指着陈默鼻子大骂你敢不敢要点脸!

    其实陈默说的也没错,错的只是世界(不是时辰),哥某宝买东西从来都是先付钱的啊。

    “好了,你母亲也在担心你了,我们回去吧。”说完变拉着王语嫣往大厅走去,也不去纠结付款先后问题。

    两人回到大厅,却发现只有香草和阿朱阿碧在原地候着,被告知夫人已在膳厅备好酒席,静候姑爷归来。

    这李青萝不错,还是很有眼劲的么,陈默在心底感慨一句,便左手拉着王语嫣,右手拉住了阿朱,跟在香草后面,朝着膳厅走去。

    看道陈默的动作,王语嫣神色不由一动,只是又归于沉寂,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来到膳厅,就见此刻王夫人的高坐于主座之上冷冷的看着来人,以女主人的姿态接待来,却又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漠然。

    陈默见这架势便微微点头道“小婿,见过岳母大人。”

    看着眼前之人礼数不正,嬉皮笑脸,没个正形的样子,李青萝不由得想到了当年弃她而去的段正淳,以她多年的阅历,哪里看不出来眼前的小子绝非一心一意之人。

    王夫人冷淡的开口,似乎表明了她对这门婚事不赞同“既然都来了,幽草,让人上菜吧。”

    对陈默为王语嫣拉开座位后,又等阿朱阿碧入座之后,才自己坐下的情况视若无睹,期间婢女们端着托盘鱼贯而入,在桌上摆上酒菜之后,便纷纷退离,香草为陈默倒上酒之后,也退出了膳厅,此刻这里只留下王夫人,王语嫣,和陈默阿朱阿碧五人人。

    “闲婿,不必客气,能吃就多吃点。”面对未来岳母咬牙切齿的邀请,陈默抿了一口酒后,皱着眉头把筷子伸向了白切牛肉、银鱼、白鱼和白虾,就这几个菜是不需要盐的。

    在陈默的示意下,阿朱和阿碧也纷纷动筷,经过多日相公的品味的熏陶,两人的选择和陈默如出一辙,此刻也唯有王语嫣毫无顾虑的吃着午餐,黑化过后的她无疑成长了很多,完全是你们撕逼就请继续,我就静静的看着。

    王夫人此刻右手举着筷子,迟迟没有动手,就像是完全没有胃口。

    砰,砰,砰,砰,先后四声肉、体撞击桌面的声音,此刻王夫人放下了高举的筷子,成熟而富有韵味的俏、脸之上嘴角微微翘、起,挂上了久违的笑容,只是盯着陈默的眼神愈发冷冽。

    看着陈默倒在桌上,喃喃自语“我最是见不得你这们这等花、心的男人,居然还把主意打到语嫣身上,更是罪不可恕。只是没想到堂堂的逍遥派掌门江湖经验如此浅薄,会栽在这迷、药之上。”说着,李青萝已离开了座位,来到陈默身旁,微微躬身,丰、盈素手缓缓靠近陈默小腹。

    “刚才不是和我横,现在我就废了你的功夫,看你拿什么和我横。还有那两个慕容家的小贱人,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眼看就要成功,李青萝神经质的笑了起来。

    靠近陈默的小腹当然不可能是为了做一些邪恶的事情,而是打算做狠毒的事情。

    只要在此轻轻的一按此人修为就会尽数灰飞烟灭,畅快的笑容还未维持多久,就如被掐住脖子的公鸡,难以出声。

    先是愕然——自己的三日醉怎么会没用,接着便是刚才的猖狂尽数化为恐惧,虽然眼前之人未必会杀自己,但李青萝很清楚逍遥派有生死符这种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玩意,有时候死远比生简单。

    陈默在品出酒中异味之后,就把所有入口的食物尽数摄入储物戒指,然后假装被迷晕,窃取了神医之师的记忆,怎么会在这等低劣的下、药手段前倒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