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母女...
    本着咱先装样子,看看对方到底有什么阴谋,也倒在桌上,假装被迷晕过去。

    结果发现这个疯婆娘竟然想要破自己的丹田气海,陈默哪里能容忍她这么做,当即伸、出右手卡住了李青萝的皓腕,阻止了她的进一步动作。

    李青萝眼见自己手腕被制左手使不出劲,痛楚直传脑海,原本惊愕的眼神转变为疯狂,另一只手拔、出藏匿在腰间的匕首直刺陈默。

    眼见李青萝手握匕首直刺自己咽喉,陈默的眼神也冷了下来,对于要自己命的,就算神也杀给你看,在钢炼世界便已有了这个觉悟。

    左手伸、出,小指在她右腕太渊穴上轻轻一拂,李青萝手上一麻,握着刀柄的五指便即松了,在匕首当啷落地前。

    陈默左手再度上袭,在咔嚓咔嚓声中,再度以天山折梅手手中擒拿技巧,卸掉了李青萝的腕关节,肘关节和肩关节。

    李青萝闷、哼一声,就要提步后撤,却是被陈默右手一抖,打断了其后撤的步伐。并顺势一拉,一把将李青萝扯过。左手松开被卸掉的右臂,擒住李青萝的脖子,斜靠在自己怀中。

    “你刚才准备摸什么?是在摸这个么。”盛怒之下的陈默行、事变得肆无忌惮,右手扯着李青萝的左手下自己的小腹慢慢下移,直接触摸、到那坚ting昂扬所在。左手力量慢慢加大,箍得李青萝难以喘过气来。

    “哦,我忘了你现在不能说话了,要我松手么?那你觉得松那只手好呢?”此刻的李青萝面色涨红,不知道是羞得还是憋得。

    随着陈默的手越收越紧,呼吸越来越见那的李青萝突然全身绷直,仿若受到什么刺激,接着身体一颤一颤、抖动,全身紧绷的身体失去了所有的支撑,瘫软的如同一滩烂泥。

    这是陈默灵敏的感官闻到了一股淫、靡的味道,有点愣神的陈默松开了卡住李青萝脖子的手,竟然在这种时候高、潮了,以前看到“xing窒息”一直是当奇闻趣事来看,今天居然让自己遇到了。

    扶着李青萝跨、坐到自己大、腿之上,不忘打击道“想不到岳母大人是如此淫、荡的人,居然在自己的女婿面前做此等下作之事。”

    本以为陈默不会察觉的李青萝,听闻此言登时芳心大乱,赶忙否认道“没有,那不是…”

    陈默继续挑笑“哦,岳母大人已经独守空闺十多年了,闲极思春小婿却是可以理解。”

    看着身体瘫软无力的李青萝看着眼前这张一点羞耻都欠奉的笑脸,急吼道“闭嘴!”

    陈默在大吼之后,瞬间出手封住了李青萝的哑穴“小婿可以闭嘴,只是岳母大人你的嘴是否都闭上了。小婿现在可是十分好奇呢,不如小婿为您确认一遍。”

    说着陈默不顾李青萝的挣扎,就这么伸手探入罗裙,接着以沾着腻、滑液、体的手在其面前展示。

    此刻李青萝已经认命的闭上了眼睛,只是陈默尤不放过她,在其耳边呢喃道“看来是没有闭上呢?你说我有没有义务让她闭上呢?”

    刺啦刺啦,陈默没有给李青萝过多的思考时间,直接撕碎了她的罗裙,提、枪上马,按住急剧挣扎的身体,在李青萝不可置信的眼神中,直、捣黄龙。

    随着一阵接一阵的快、感来临,李青萝近乎绝望的看了眼还在昏迷的女儿,直接逆运内力,自爆经脉,以求得到解脱。一幕幕昔日的画面在眼前闪过,最后竟然定格在眼前之人身上,最后缓缓的闭上眼睛。

    正在冲刺的陈默,“哦”了一声,掏出了可生命宝石塞进李青萝口中,便继续运动,仿若一件不知名的小事。

    疼痛袭来,热流有贯穿全身,原本以为自己就此死去,一来到地狱的李青萝,睁眼之后发现这个禽、兽还在自己身体之上,而自己原本必死的伤势也彻底恢复。

    难道这是老天爷对做了太多恶事的我的惩罚么,再度睁眼的李青萝不在抗拒,认命般的任由陈默鞭挞。

    第七次把身下之人送上巅、峰之后,陈默抽、出了分身,来到转角,把听了半天墙根的幽草拖进来,就地正法。幽草也没有反抗,她一旦反抗,迎接她的绝对是死亡,对于偷听到主人风流韵事的仆人绝对没有好下场,现在反而是唯一的机会。

    如烂泥般躺在一旁的李青萝,即使看到幽草眼神也未曾波动,似乎死亡过后,已经没有什么能令她动容了。

    摆平了李青萝之后,陈默便在曼陀山庄住了下来,俨然便是这里的男主人的架势。

    把别人视之神功宝典的北冥神功教给了王语嫣、幽草和李青萝三人,前两者不会武功,后者则是自己把武功废了。

    至于怎么说服王语嫣修炼武功的,陈默只说了,说不定到时候凭你自己,就能把慕容复的野心破碎。

    同时把李青萝原本修炼的小无相传给了原本那十对提剑的侍女,由于小无相功那模仿他人功法的特性,几人中途转修起来也不是很费劲。

    接下来便是白天修炼,有王语嫣这等近乎武学大师的存在(能走出自己的道路,就可以称之为宗师了,大师只不过是将所学融会贯通。),怎能不好好利用呢?

    同时在王语嫣这里,陈默学到了斗转星移和参合指,前者可以装的一手好比,后者是现在唯一的远程攻击手段了,以陈默的经脉强度也只能连续催发十次。

    琅擐玉、洞和还施水阁的书籍也被陈默趁机搬空,有了轻功的陈默,在储物空间中清理掉了一些不必要的东西,腾出的位置足以放下这些书籍,毕竟高端武功也就那几样,能有多少?剔除书架后能占多少空间?

    晚上过着偷、香窃玉的生活,满足了阿朱和阿碧之后,幽草早在王夫人的卧房之中等着他了。

    对于王语嫣这个黑化的妹子,陈默花了近一个月才堪堪拿下,只是拿下之后,事情就来了,原本不谙房、事的王语嫣对于越来越光彩照人母亲很是不理解(由于生命宝石的作用,其外表已经恢复到25,6岁的样子,这个陈默解释过了,但精神面貌明显不同),直到在历经此时之后,自己也有了这方面的变化,立马意识到自己的母亲居然和自己的男人有染。

    在陈默提、枪猛攻之时,王语嫣直接把疑问抛出,听闻此事陈默停下了动作,就这么直接抱着王语嫣,两人身体连接着,身形如魅影般自李青萝窗口闪入,在母女闪躲的眼神下,一直奋战到天亮,以此告一段落。

    接下来又是一月过去,期间除了花前月下,便是打坐练功,期间陈默暗暗的吸收了颗拳头大的生命晶石,要不然身体生命了还十分旺、盛,可能真的扛不住了。

    男人“肾好”真的很重要。不过在陈默不懈的努力下,王语嫣几女内功也是进步神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