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苦逼的全冠清
    丐帮强敌当前,如何能自伤元气?眼见四周帮众除了大义分舵诸人之外,其余似乎都已受了全冠清的煽惑,争斗一起,那便难以收拾。

    在陈默吸引仇恨之际,乘着全冠清绝不防备之时,倒退扣他经脉。

    这几下兔起鹘落,一气呵成,似乎行若无事,其实是出尽他生平所学。要是这反手一扣,部、位稍有半寸之差,虽能制住全冠清,却不能以内力冲激他膝关节中穴、道,和他同谋之人说不定便会出手相救,争斗仍不可免。这么迫得他下跪,旁人都道全冠清自行投降,自是谁都不敢再有异动。

    乔峰转过身来,左手在他肩头轻拍两下,说道“你既已知错,跪下倒也不必。生事犯上之罪,却决不可免,慢慢再行议处不迟。”右肘轻挺,已撞中了他的哑穴。

    乔峰素知全冠清能言恶辨,若有说话之机,煽动帮众,祸患难泯,此刻危机四伏,非得从权以断然手段处置不可。

    他制住全冠清,让他垂首而跪,大声向张全祥道“由你带路,引导大义分舵蒋舵主,去请传功、执法长老等诸位一同来此。你好好听我号令行、事,当可减轻你的罪责。其余各人一齐就地坐下,不得擅自起立。”

    张全祥又惊又喜,连声应道“是,是!”

    大义分舵蒋舵主并未参与叛乱密谋,见全冠清等敢作乱犯上,早就气恼之极,满脸胀得通红,只呼呼喘气,直到乔峰吩咐他随张全祥去救人,这才心神略定,向本舵二十余名帮众说道“本帮不幸发生变乱,正是大伙儿出死力报答帮主恩德之时。大家出力护主,务须遵从帮主号令,不得有违。”

    他生怕四大长老等立时便会群起发难,虽然大义分舵与叛众人数相差甚远,但帮主也不致于孤掌难鸣。

    乔峰却道“不!蒋兄弟,你将本舵兄弟一齐带去,救人是大事,不可有甚差失。”

    蒋舵主不敢违命,应道“是!”又道“帮主,你千万小心,我尽快赶回。”

    乔峰微微一笑,道“这里都是咱们多年来同生共死的好兄弟,只不过一时生了些意见,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你放心去吧。”又道“你再派人去知会西夏‘一品堂’,惠山之约,押后七日。”蒋舵主躬身答应,领了本舵帮众,自行去了。

    “这乔峰不愧是和慕容复齐名之辈,果然不是浪费虚名。”王语嫣感叹道。其实自从陈默表演炼金术之后,王语嫣便对慕容复的未来不报期望,而在陈默的手段之下,王语嫣现在整颗心也系在他身上。

    “那是当然的,此人算一大豪杰,只可惜…”陈默摇头感叹。

    “可惜什么?”阿朱好奇道。

    “看下去就知道了。”陈默闻言,也不说明。

    接下来便是烦心的等待了,陈默如没事人般早回马车之内修炼了,完全没将其余二百来人都是参与阴谋的同党放在眼里,惹火了爷,爷直接用炼金术将你们送上西天。

    却不知乔峰提心吊胆,生怕其中有人一声传呼,群情汹涌之下发作起来,可十分难以应付。看着一位位丽影消失在眼前,段誉心情略显失落。

    此刻天色已渐渐黑了下来,暮色笼罩,杏林边薄雾飘绕,乔峰心想“此刻唯有静以待变,最好是转移各人心思,等得传功长老等回来,大事便定。”

    等待许久,总算是把人盼来了!

    乔峰道:“大伙儿分别坐下,我有话说。”

    接下来便是乔峰清算帮中叛徒的时候了,平时以上帝视角来看,还真没觉得,现在经历了才会深有感触,有时候实力比阴谋诡计更重要。

    原著中全冠清虽然能挤走乔峰,但是他实力不济,登不上帮主之位,一切谋划近乎成空,还竖了个大敌,足篮打水一场空,还把篮子都丢了。所以说一切的谋略都必须建立在你有相应的实力之上。

    乔峰走上前去,在全冠清背心上轻轻拍了两下,解开他的穴、道,说道“全舵主,我乔峰做了什么对不起众兄弟这事,你尽管当面指证,不必害怕,不用顾忌。”

    全冠清一跃站起,但腿、间兀自酸麻,恨恨的瞥了眼马车,右膝跪倒,大声道“对不起众兄弟的大事,你现今虽然还没有做,但不久就要做了。”说完这句话,这才站直身子。

    白世镜厉声道“胡说八道!乔帮主为人处事,光明磊落,他从前既没做过歹事,将来更加不会做。你只凭一些全无佐证的无稽之言,便煽动人心,意图背叛帮主。老实说,这些谣言也曾传进我的耳里,我只当他是大放狗屁,老子一拳头便将放屁之人打断了三条肋骨。偏有这么些胡涂透顶的家伙,听信了你的胡说八道,你说来说去,也不过是这么几句话,快快自行了断吧。”

    乔峰是温言道“白长老,你不用性急,让全舵主从头至尾,详详细细说个明白。连宋长老、奚长老他们也都反对我,想必我乔峰定有不对之处。”

    奚长老道“我反叛你,是我不对,你不用再提。回头定案之后,我自行把矮脖子上的大头割下来给你便是。”他这句话说得滑稽,各人心中却均感沉痛,谁都不露线毫笑容。

    白世镜道“帮主吩咐的是。全冠清,你说吧。”

    全冠清见与自己同谋的宋奚陈吴四长老均已就缚,这一仗是输定了,但不能不作最后的挣扎,大声道“马副帮主为人所害,我相信是出于乔峰的指使。”

    乔峰全身一震,惊道“什么?”

    全冠清道“你一直憎恶马副帮主,恨不得除之而后快,总觉若不除去这眼中之钉,你帮主之位便不安稳。”

    乔峰缓缓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和马副帮主交情虽不甚深,言谈虽不甚投机,但从来没存过害他的念头。皇天后土,实所共鉴。乔峰若有加害马大元之意,教我身败名裂,受千刀之祸,为天下好汉所笑。”这几句话说得甚是诚恳,这副莽莽苍苍的英雄气概,谁都不能有丝毫怀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