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身世
    乔峰将智光大师缓缓放下,右足足尖一挑,将单季山一个庞大的身躯轻轻踢了出去,拍的一声,落在地下。单季山一弹便即站起,并未丝毫受伤。

    乔峰眼望智光,但见他容色坦然,殊无半分作伪和狡狯的神态,问道:“后来怎样?”

    智光道:“后来你自己知道了。你长到七岁之时,在少室山中采栗,遇到野狼。有一位少林寺的僧人将你救了下来,杀死恶狼,给你治伤,自后每天便来传你武功,是也不是?”

    乔峰道:“是!原来这件事你也知道。”那少林僧玄苦大师传他武功之时,叫他决计不可向任何人说起,是以江湖上只知他是丐帮汪帮主的嫡传弟子,谁也不知他和少林寺实有极深的渊源。

    智光道:“这位少林僧,乃是受了我们带头大哥的重托,请他从小教诲你,使你不致走入岐途。为了此事,我和带头大哥、汪帮主三人曾起过一场争执。我说由你平平稳稳务农为主,不要学,再卷入江湖恩仇之中。带头大哥却说我们对不起你父母,须当将你培养成为一位英雄人物。”

    乔峰道:“你们……你们到底怎样对不起他?汉人和契丹仇怨相杀,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之可言?”

    智光汉道:“雁门关外石壁上的遗文,至今未泯,将来你自己去看吧。带头大哥既是这个主意,汪帮主也偏着他多些,我自是拗不过他们。到得十六岁上,遇上了汪帮主,他收你作了徒儿,此后有许许多多的机缘遇合,你自己天姿卓绝,奋力上进,固然非常人之所能及,但若非带头大哥和汪帮主处处眷顾,只怕也不是这般容易吧?”

    只听智光续道:“汪帮主初时对你还十分提防,但后来见你学武进境既快,为人慷慨豪侠,待人仁厚,对他恭谨尊崇,行、事又处处合他心意,渐渐的真心喜欢了你。再后来你立功愈多,威名越大,丐帮上上下下一齐归心,便是帮外之人,也知丐帮将来的帮主非你莫属。但汪帮主始终拿不定主意,便由于你是契丹人之故,他试你三大难题,你一一办到,但仍要到你立了七大功劳之后,他才以打狗棒相授。那一年泰山大会,你连创丐帮强敌九人,使丐帮威震天下,那时他更无犹豫的余地,方立你为丐帮帮主。以老衲所知,丐帮数百年来,从无第二个帮主之位,如你这般得来艰难。”

    乔峰低头道:“我只道恩师汪帮主是有意锻炼于我,使我多历艰辛,以便担当大任,却原来……却原来……”到了这时,心中已有七八成信了。

    徐长老道:‘多谢智光大师回述旧事,使大伙有如身历其境。这一封书信……”他扬了扬手中那信,续道:“是那位带头大侠写给汪帮主的,书中极力劝阻汪帮主,不可将帮主大位传于乔帮主。乔帮主,你不妨自己过一过目。”说着便将书信递将过去。

    智光道:“先让我瞧瞧,是否真是原信。”说着将信接在手中,看了一遍,说道:“不错,果然是带头大哥的手迹。”说着左手手指微一用劲,将信尾名撕了下来,放入口中舌、头一卷,已吞入肚中。

    智光撕信之时,先向火堆走了几步,与乔峰离远了些,再将信笺凑到眼边,似因光亮不足,瞧不清楚,再这么撕信入口,信笺和嘴唇之间相距不过寸许,乔峰万万料不到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僧竟会使这狡狯会俩,一声怒吼,左掌拍出,凌空拍中了他穴、道,右手立时将信抢过,但终于慢了一步,信尾的署名已被他吞入了咽喉。乔峰又是一掌,拍开了他穴、道,怒道:“你……你干什么?”

    智光微微一笑,说道:“乔帮主,你既知道了自己身世,想来定要报你杀父之仇。汪帮主已然逝世,那不用说了。这位带头大哥的姓名,老衲却不愿让你知道。老衲当年曾参预伏击令尊令堂,一切罪孽,老衲甘愿一身承担,要杀要剐,你尽管下手便是。”

    啪、啪、啪,一阵掌声在此刻诡异响起,接着便闻“精彩真是精彩,一个女人为了报仇尽然炮制出如此大戏,真是苦了你了,马夫人。”说道马夫人三字时,声若雷霆,响彻全场,陈默再度吸引道了所有目光。

    众人顿时议论纷纷,接着知情人士对陈默介绍一番,大伙算是知道了这位号称百晓生之人喜欢语出惊人,且完全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便耐心等待其接下来之言。

    唯有马夫人等人听闻此言,慌张之色一闪而过,全冠清更是全身一抖,刚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深怕此人真的知道点什么。

    “看来各位都都对在下有所了解了,现在也都在等我说话,即是盛情难却,在下就不得不说上一说了。”

    谁特么盛情难却,这人真是好不要脸,还有你倒是快说啊,这是众人的心声,难得所有人都达成了一致。

    陈默清了清嗓子,吊足众人胃口后才道“马夫人,哦不,康敏小姐,可曾记得当年为了攀上马大元,而被你亲手掐死的儿子(原著似乎没写清楚性别,随意啦)。”

    也是段正淳唯一的儿子,这句话陈默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心底默念。

    “什么!”

    “怎么会!”

    “骗人的吧!”

    惊呼声,不可置信声,咋呼声,一声盖过一声,丐帮众人,在场武林同道,都议论纷纷,有相信,也有怀疑,都在等百晓生下一步解释。

    王语嫣等人则是一脸不可置信,她们对于陈默所言深信不疑,震惊于怎会有如此歹毒之人,虎毒尚且不食子,何况人乎。

    “百晓生,你污蔑妾生一个弱女子是何居心?”说话间全无怒意,依旧是那幅惹人怜惜的语气,似乎这件事情真的与她无关。

    连一直注视着她的乔峰,都未曾发现马夫人有任何情绪波动。

    “我百晓生只是实话实说罢了,至于你们信或不信,与我何干。”这比装的,我都想起了至于你们信或不信,我反正是信了的那个吊的一笔的发言人了。

    为了把议论之音压下,陈默指着段誉以浑厚的内力,将声音传遍在场“刚刚乔兄已经介绍过这位段兄了,大家都对他的身份十分清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