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一品堂,灭
    陈默脸上笑容不变,如叙家常般开口道“哦,那就去死吧。”

    谈笑间杀人也不过如此。

    云中鹤闻言心知不妙,就见对方变出一银色物件,不知是甚暗器,却也没有犹豫,当即双手一按马背,如同泥鳅般紧贴马身翻身躲入马腹之下。

    只是陈默的沙漠之鹰的枪口一直未曾挪动分毫,依旧指着云中鹤原来的位置,目光却是瞟着云中鹤后方,隐隐被拱卫在中央之人。

    “砰!”

    声如爆竹轰鸣,惊得附近马匹四蹄乱动,躁动不安。考虑到枪械的问题,陈默等人的马匹,都被堵上了马耳。

    云中鹤所乘马匹更是人立而起,也亏得他是江湖好手,没有被这畜生突如其来的举动伤到,此刻滚落在地,除了身上的灰尘,不见受伤,仅有几分狼狈。

    见自己未曾受伤,云中鹤刚要讥笑几句,却闻后方疾呼“将军,将军你没事吧!”。

    云中鹤暗道不好,刚才这人根本就是在咋呼自己,目的是为引开所有人的注意力,而目标直指己方领头之人。

    亲卫只见,赫连铁树眉心之上被开了一个大窟窿,白的红的一股脑流了出来,当即悲吼道“将军死了,兄弟们为将军报仇。”

    他们十分清楚,作为赫连铁树的亲卫,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保护之人死在面前,等待他们的绝非是什么好下场,倘若活着回去,恐怕还会连累自己亲人,还不如在此战死,这样还能保自己家人一个安全。

    这亲卫一吼,便当先跃马而出,朝陈默所在之地奔来,其后方紧跟着其余的亲卫。

    亲卫冲杀在前,一品堂所招收的江湖人士可没有这等自觉,他们兀自观望,要看看此人到底使用如何手段杀了赫连铁树的,此人是否还能如此杀人。

    三十余丈的距离转眼过半,砰砰砰,砰砰砰,沙漠之鹰连开六枪,大光了一个弹匣,陈默的手腕未曾抖动分毫,而怒极冲杀而来的亲卫纷纷衰落马下,仔细检查就会发现死状与赫连铁树无异。

    不过冲杀上来的,远不止六人,陈默探手间又拿出一把微冲,嘚嘚嘚,一梭子弹扫射而出,50多位提刀奔跑而来的士兵,瞬间倒下大半。

    能活着的,也都已经哆嗦在地,被吓破了胆。

    原本观望之人就见火星闪烁了六次,骑马在前亲卫们便已倒地不起,接着黑色的物件突兀的出现在对方手上,而后火光再闪,冲杀而上的普通士兵立马倒下大半。

    任他们如何机智,也不明白陈默手段,不想枉送性命,随决定撤离。毕竟他们可没有为一个死人尽忠的义务,驾着马匹转身便走。

    云中鹤,叶二娘,岳老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着一品堂就此分崩离析,也不知是什么心情,云中鹤翻回马背,马鞭一抽“驾”的一声,狠话都没留就骑马离开。

    乔峰赶到之时,便看到一品堂之人分崩离析,眼看对方几百号人,本来准备恶战一场,也是就此落空。来到此地的乔峰,也没有出手阻拦溃散之人,只是放缓了步伐。

    陈默也是颇为无奈,本来想让一品堂去找丐帮麻烦,结果撞到了自己的枪口之上,对方人多势众,真打起来自己这边怕是会损失惨重,不得已之下只能擒贼先擒王,在对方反应过来之际,提前干掉了赫连铁树。

    果然,先天以下,枪械就是利器啊,没有防备也是关键。

    眼见堵路之人四散而逃,陈默挽起车帘,准备再度钻回马车之中,转身之际却是看到了逆流而上的乔峰,段誉二人。

    乔峰眼见对方停下了手中动作,便朗声道“陈兄,不知在此可否一叙?”

    “不可!”说完便钻进了马车之中。

    听得此言,脚踏凌波微步的段誉脚步一错,差点摔倒在地,而乔峰也是微微愕然,心想不是你叫我来的么,怎么到了这里却又变卦了。

    段誉刚想张口指责“喂,我说你这人…”便被乔峰制止了,开口询问,为了自己的身世,不过被人拒绝而已“不知乔某是否惹阁下不快了?”

    “没有。”陈默的话音轻飘飘的传来,“剑一,走吧。”

    “是”剑一说完,马鞭挥下,赶车前行。

    乔峰追问“这却又是为何?”

    “这地方不吉利。”陈默的答案噎得二人半响不语。

    乔峰“…”

    段誉“…”

    “倒是乔某思虑不周了。”乔峰说完,也是跟上了马车。

    行得两里地,在靠近河边之处,陈默叫停了车队,吩咐“剑一,就在这里扎营吧。”

    “是!”说完,剑一便开始安排人手扎营和拾捡柴火等一系列琐碎之事。

    这是陈默下来马车道“乔兄,不知可否打些野味来,我们边吃边聊。”

    “理当如此,乔某也有些想念陈兄的厨艺和美酒了。”此刻早已日落下山,一被提起,饿了一天的乔峰也觉得自己饥肠辘辘了,也不多说,运起轻功奔了出去。

    陈默转头看着呆呆傻傻在原地的段誉道“你不会要吃白食吧。”一句话把书呆、子段誉臊的不行,运使凌波微步离开了此地。

    不多久,乔峰扛着野猪一手提着一只孢子回来,而段誉则是拎着两只兔子回来。陈默则在两人离开之际拿出了大米和瓶装酒,其他工具都在后方的马车之上,厨师的工作当然是交给剑侍了。

    等候许久,金黄、色的猪油自野猪之上滑落,孜然的香味飘散在空中,陈默唤过剑一“给夫人们端上晚餐吧。”

    “是,主人。”

    陈默看着剑一离去的背影,撕下一直猪蹄道“乔兄,肉熟了,我们开吃吧。”

    乔峰撕下一只猪蹄递给段誉,再撕下一只咬上一口,提起身旁的二锅头闷上一口道“舒坦,这才是享受。”

    段誉吃两口肉、道“这味道真是比我家的厨师还厉害。”

    “陈兄,乔某还是那句话,带头大哥到底是谁?”思及自己身世,乔峰不由低落下来道。

    陈默嚼了口外酥里嫩的野猪肉,灌上一口酒道“不知道乔兄想好用什么换了没?”

    乔峰坦然道“乔某已然辞去丐帮帮主之位,现在是闲云野鹤,除了烂命一条,别无长物,不知陈兄所要何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