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因祸得福
    这时一位略上年纪的老伯排众而出,边磕头边匍匐前进,在其距离陈默不过一丈之际,突然暴起,翻手间一柄匕首出现在其右手之上,在其刃口之上绿光闪烁,显然已是淬上剧毒,完全是要置陈默于死地。

    听到众女的惊呼之声和后方的破风之声,陈默便知道此刻自己怕是遭人偷袭了,没有犹豫,也没时间犹豫,旋身探手,抓向对方手腕。

    虽然陈默反应速度比来人快很多,只是刚才背向对方,已是最大的破绽,现在反应,灵活度不及对方,刺客手腕一抖,登时避过陈默的抓击,只是天山折梅手号称化尽天下所有武功,岂是虚名,腕关节以违反常理的粘附上去。

    来人也是老辣之辈,见对手不依不饶,淬毒的匕首直接迎了上去,此刻陈默还未完全转过身来,未曾注意到匕首之上淬有剧毒,却是五指如钩不惧分毫的抓向匕首。

    陈默捏住匕首之后,便准备用力一扯,左拳已如探海蛟on般捣出,不留一丝余地。

    这时却是被扣住的匕首突然传来一股异力,微微荡开了陈默的五指,在借着五指的空档,刀刃划过手掌,在掌心留下了一道伤痕,一击建功之后对方登时舍了匕首就要抽身后退。

    陈默哪里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拳势不变,怒火中烧速度再快三分,追上踏步后退的刺客。

    此刻眼见避无可避,也是一掌拍来,拳掌相交,陈默却是再度感受到刚才的异力,拳头仿若没有击打在实处,略一思索便反应过来“斗转星移,慕容博!”

    被称作慕容博的男子蹬蹬蹬的踩碎甲板退到船沿之际,惊疑不定的看着此人,人皮面具下的脸庞微微泛红,刚才的拳力委实惊人,仅仅是卸掉劲力便耗费自己一成内力,想要反弹至少要再度耗费一成内力,战力损耗太大了,得不偿失。

    对于陈默叫出自己的名字,慕容博并不意外,撕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道“不愧是,即是如此,你应该很清楚我来杀你的原因了,只是不知道你清不清楚你现在手握的匕首被老≥ding≥dian≥小≥说,.≈.o¤< sarn:2p 0 2p 0”>s_;夫淬数十种剧毒。”

    听闻相公中毒,剑侍剑指慕容博,五女纷纷围了过来,担忧的查看起陈默的状态,至于慕容博的身份反而不在意了。陈默右手一挥,一股墨绿色的血箭喷射而出,众女只是闻着就有股眩晕的感觉。

    陈默示意自己没事,安慰了众女道“无非是为了你儿子的大业罢了,这有什么难猜的,我对你早有提防,只是没想到你混在了船员之中。”

    “我也没想到刚混上船,就出了这等劫道之事,只能说恰逢其会,更是为我创造了难得的机会。好了,不和你闲扯了,现在毒发的差不多了,老夫也先走了。”慕容博说完竟是直接跃入水中,刚才就是留在这里,就是为了不让陈默有机会全力排毒。

    看到心爱之人受伤,王语嫣指着船员寒声说道“相公,你没事吧,要不要把他们都杀了。”

    “让他们把把船靠岸。扶我进船舱,我要好好逼毒。”陈默略显艰难的开口道。只是陈默说完,王语嫣就将其横抱起来,在几女的轻笑声中,踏着凌波微步如魅影般消失在甲板之上,想不到自己也有被公主抱的一天。

    来到船舱之后,陈默一扫刚才的奄奄一息的模样,直接掏出一个生命宝石吞服之后,却是没有忙着排毒,而是借此突破没有动静的暗劲。

    对于陈默的身体素质而言,普通的毒素都无法构成危害,只是慕容博配置的混搭毒药,毒力强劲,普通的高手哪怕只是轻轻划伤也会魂归天外。

    而陈默的身体在外部剧毒的威胁之下,沉浸在陈默体内的庞大气血开始沸腾,共同抵御外来的强敌,原本无法调用的气血之力在此激发之下,渐渐的被陈默掌控到手中,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讽刺。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陈默再度吞服了生命晶石,却又不急着把毒素逼出体外,就那么任其在体内乱窜。

    通过毒素的乱窜,原本深沉如海的气血之力,如同经历暴风雨般被引动惊涛骇浪。

    同时陈默也清楚了自己迟迟无法突破暗劲的原因,完全是气血太过雄厚,而无法掌控,结果就是卡在那里不得寸进。

    现在有了外力的催化,气血之力慢慢的收归于自己的掌控,不过最终掌控的气血仍未超过半数,接下来就需要水磨工夫了,这也实属正常,全数掌控之后,就是暗劲后期的实力了,怎会一蹴而就。

    眼见毒素不在有任何作用,陈默气血之力一转,流窜到全身的毒素便汇聚在伤口之处,掌间微微用力,血液便连带毒素从舱口飞射而出,落入湖水之中,恢复血色的伤口一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在陈默突破期间,几女都安静围在身边,因为陈默展露过炼金术这等近乎神迹的东西,对于自己相公是否会遇到危机,有着盲目的自信,连带陈默都不曾有过的自信。

    眼见陈默醒来,纷纷上前询问“相公,你没事吧?”

    陈默道“没事,实力有所精进,下次见了这个老混蛋,绝对能一拳打死。”

    王语嫣道“相公,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陈默想了一下道“沿黄河逆流而上,最后转道天山。”接着似乎想起什么补充道“我最近几天就不出船舱了,等会我写个方子,让剑一她们去抓dian药,迷惑下那个老混蛋。”

    不是陈默大方到放过慕容博,而是人家现在是孤家寡人,自己拖家带口,追杀什么的完全无法操作,只能咽下这口气,等以后再说。

    陈默说完,便掏出钢笔和纸张,唰唰唰的写完之后,递给了身旁的王语嫣。

    原本王语嫣还想看下,自己相公的伤势到底有没有完全恢复,接过纸张一看,脸色唰的一下变红,只见上方写着肉苁蓉,菟丝子,芡实,冬虫夏草,枸杞子,杜仲,何首乌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