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顿悟
    看到人来,无崖子起身热情迎接,其实以无崖子的辈分完全不必如此,不过千金难买他愿意。

    只不过看到紧随其后一位又一位的女子,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个逍遥派真是阴盛阳衰啊。

    这算是家宴么?主桌之上无崖子坐上主位,李秋水和巫行云分坐两旁,而陈默携五女参宴。

    巫行云和李秋水看到陈默如此做派,暗暗的对其竖起了拇指。本来争了近一辈子,无法分出胜负,以为还会无休止的争下去,现在两人间的矛盾也算是化解了。

    同时两人也算看开了,她们无法独占无崖子,只能选择让无崖子同时接受她们,却又拉不下这个脸首先开口,那最好的选择便是逼无崖子来做出这个决定了。陈默的带着四个女人却是在无崖子面前做了个好榜样,虽然不求无崖子一下子想通,但总比没有强多了。

    “语嫣,刚才我和你外婆谈过了,我准备把你捧成女王,你觉得怎么样。”眼见众人落座,陈默率先开口道。

    话语落下再度引动众女目光,一直跟随陈默的几女本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却是没想到如此郑重申明,原来那不仅仅是讨她们欢喜的情话,而是准备付诸行动践言。

    不爱江山还是爱美人能令多少女子动容?更何况为女子打下江山,王语嫣直接扑在陈默怀中梗咽道“相公,语嫣不要当女王,语嫣只想和你在一起。”

    陈默捏住怀中丽人素手道“我可是认真的。”

    “语嫣也是认真的。”王语嫣倔强道。

    李秋水出言道“要把语嫣捧上王位难度会大很多。”

    “既然语嫣都不想当了,那你们谁有兴趣当女王,说说看,反正我要为语嫣横扫**。”陈默一脸无所谓道。

    李秋水看到陈默四女都摇头,便道“即是如此,那便让我孙女李清露来坐此位吧,这样受到的阻力便会小很多。”

    “也行。”眼见自己的女人都没有当女王的念想,而李秋水却又被陈默的想法勾动其野心,真想捧√ding√dian√小√说,.︽.o≠< sarn:2p 0 2p 0”>s_;出一个君临天下的女王陛下,也就懒得去忤逆她了,谁当女王对于自己而言无任何区别,哥只是要让慕容复变成悲剧而已!

    哥,只是单纯的想报复社会而已!

    正事谈完便是推杯换盏,话事家常,陈默也贡献出了自己的珍藏的高度白酒,本是家宴性质,众人当然没有凭借内力驱除酒意,蒸馏酒不比宋朝的低度酒,一杯杯下肚之后,众人都是红晕爬上了脸颊。

    此刻李秋水和巫行云才意识到这酒后劲十足,对视一眼之后殷勤的为无崖子酒杯斟满,陈默很是识趣和无崖子畅所欲言,谈论天下奇闻趣事分散其注意力,兴之所至,便是一口酒闷。

    不知道是真醉还是装醉,不过这都不重要,这个台阶足够李秋水和巫行云的下一步行动。

    是夜,无崖子在几十多年之后终于得享齐人之福,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悲哀。

    陈默也是借着酒兴来了个五女同乐,长时间的赶路都没有做dian什么,可把他憋坏了,完全不在意第二天该怎么面对无崖子和李秋水的质询。

    奋战到半夜,才躺在玉、体横呈的大an之上沉沉睡去,天色刚刚放明,陈默便已醒来,普通的糖衣炮弹无法瓦解其向武之心。

    从玉、体缠、绕中把自己捞出来,在众女额际n别后,穿上衣服,寻着灵鹫宫之巅走去。

    一日之际在于晨,不过此刻无崖子却是早已在此地吞吐着朝阳紫气,听到身后动静也没有在意。

    陈默则是在其身旁选了个位置,演练自己所学,暗劲之后太极拳便已登堂入室,昔日的一招一式信手拈来,劲力收放皆由心起,动作之间快慢相合。

    看着眼前旭日光辉洒下,披上一层淡金的壮丽山河,陈默不知不觉间已经沉浸在这等美丽风光之下,运拳之间不自觉的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

    太极拳容阴阳五行之转换,纳天地自然之演变,而在此气壮山河的影响下,陈默不自觉的沉浸在浩大的拳意之中,拳术修为在此期间也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提升,以前困扰自己的桎梏也是迎刃而解。

    等到陈默收拳而立,静静的回味之时,无崖子的声音才传来:“你这套拳法意境开山立派都足够,老夫都不禁为其意境所吸引。”

    对于无崖子的打扰陈默也没在意,毕竟最大的收获已经到手,回去慢慢体悟也是一样“此拳名为太极,乃是家师亲自传授。”陈默开口解释道。

    太极拳开山立派当然足够了,也不看看后世都玩出来陈式、杨式、武式、吴式、孙式、和式等派别,可见其博大精深。

    无崖子对于能创出如此拳法之人好奇不已,遂开口问道“不知令师是?”

    陈默道“墨家当代巨子。”

    “墨家?难怪,难怪!”无崖子似是喃喃自语道。

    看无崖子今天能这么早起来,昨晚肯定是装醉了,以其听力必然是听见昨晚隔壁院子的荒唐事,咱还是趁早溜吧,陈默念头转完准备付诸行动。

    可惜无崖子须臾之间便发现了他的小算盘,道“不要紧张,我不会找你麻烦的。”

    说完,无语望苍天的喟然长叹道“我这个做父亲几十年都不曾见过女儿,不要说照顾了,现在还真没有什么资格管她的。”

    陈默从其言语间听到了无崖子那心酸的过往,几十年如一日的静静的等待着传人,同时等待死亡的来临,没把他逼疯算是意志坚韧了。

    不过依旧有dian心虚,自己可是强上来着...

    晨练结束,陈默回到客房就见李秋水指着李青萝和王语嫣数落这什么,陈默也没在意,见此躲不过了,便直接现身,这种时候男人应该站出来担当,岂能让女人替自己受苦。

    眼见陈默现身,李秋水合身扑上,眉目之间尽是煞气连道三声“好!”“好!”“好!”

    怒上心头的李秋水含怒运掌,哪里还会留手,而无崖子则是抱臂立于旁边,一副看戏的姿态,这件事闹一闹也好,要不然这个疙瘩一直在,也会是麻烦,而要是陈默出事也能来得及救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