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退位
    面对先天高手的含恨一击,陈默哪里敢怠慢,脚拖地面呈马步站立,垂于身侧的双手缓缓抬起,气血之力在皮肤之下奔腾,引动血管如虬龙般剧烈窜动。

    人未至而掌劲已传到,真气灌注的右手缓缓抬起在on前缓缓画圆,眼见掌力迫近之后,才一扫刚才缓慢的动作,迅若奔雷的拍向了这白虹掌力,开始不为所动就是担心起临空变向。

    砰,掌力相击,劲风激荡,引动数丈开外众女的发丝飞舞,而几人则是一脸淡定的看着陈默拼命,我是不是给你们的自信太足了,陈默无语凝噎。

    左脚所踩石板出现细微裂痕,右脚滑步后撤卸去部分劲力,右手画圆欲借其力,左手逆势而上迎向李秋水。

    刚才的隔空交手,陈默便发现对手的劲力凝练程度远胜自己,要不是临时加力,怕是被势如破竹的突破自己的防御,劲力透体直接造成内伤。

    李秋水见此也是颇为意外,刚才一掌只为教训对方,以自己判断而言ding多是个重伤,有那神奇宝石存在,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复,结果没想到对方却是接了下来。

    感觉自己下不来台的李秋水,一掌再度接上,准备给陈默留下dian深刻的印象。

    肉掌相接,李秋水手腕翻转化掌为爪,朝陈默抓来,话说内外兼修的陈默,还真不虚对方的近身肉搏。

    在李秋水贴近五指贴近之时,陈默手腕如灵蛇般一抖,如甩鞭般抽在对方手背之上,左腿后撤,左右腿前后互换,此刻右手携所借的部分白红掌力再度压上。

    几招过后,李秋水发现眼前之人竟在不断的借用自己的力道,不过她还真和陈默杠上了,内心道我还就不相信老娘这个先天之人还奈何不得你,你不是要借力么,我看你能借几分,不由出手间力道又大了几分。

    随着两人交手的继续,声势却是越发浩大了,原本李秋水实力突破,来不及完全掌控便遇上那档子事,哪还有心情巩固。

    陈默也是类似情况,原本早上刚刚借顿悟突破到小〖≡ding〖≡dian〖≡小〖≡说,.≈.⊕o< sarn:2p 0 2p 0”>s_;成巅、峰的太极拳还未及实战,现在是送上们来的对手岂能放过,国术本就是杀人之术,交手之中才见实力提升。

    原本沉淀不动的部分气血之力,也在两人交手间劲力互相激荡之下,慢慢的被再度引动,暗劲修为也在不知不觉间提升。

    陈默就如同一个顽石矗立原地,任凭分吹雨打岿然不动,只不过脚下的石板已被尽数踩碎,可见受到压力之大。

    而李秋水如花蝴蝶般穿梭在陈默防御圈外,急挥的手臂如同幻化出数只手掌般拍在陈默身上。

    四百多招交手下来,陈默却是出现后力不济之相,这也是没办法的,谁让他还未突破先天,回复力方面无法和李秋水相比。

    不过对此陈默早有预料,而力竭之相非是可以伪装,陈默不觉得伪装可以骗过对方,对方人生阅历之丰富远非现在的自己可以比拟。

    不过陈默仗着李秋水不懂气血之力,在两人激战中,那部分划归自己掌控的血气却是一直未曾动用,作为奠定胜负的一击。

    陈默出手之间却是一直在借用对方的力量,不过先天和后天差距太大,即使自己身体素质的指标达到了,但是劲力操控方面差距过于巨大,所以借用到的力量也只是自己力量的一半。

    说到底还是技巧不够,人家赵云在长坂坡之上,手握一杆软枪,凭借着巅、峰的技巧,借力打力,愣是杀了个七进七出。

    这是要化劲之后的技巧才能借用数倍于自己的力量,现在陈默还差的远呢。

    眼光毒辣的李秋水发现了对方的颓势,拍出一掌后竟是飘然而退,不按常理出牌道“你算是合格了。”

    这意外的结果让陈默有种一拳打在空气上的感觉,忒难受。不过结果算是皆大欢喜了,只是陈默想不通李秋水的态度转变为何会如此突然。

    其实对于先天高手而言,陈默这种畸形儿,只要类似六脉神剑这种招式,绝对死n了!

    这时,眼见打斗结束,巫行云如鬼魅般来到身旁,拍着陈默肩膀道“哈,小子,干的不错,姥姥看你愈发顺眼了。”

    面对童姥的夸奖,陈默只能回以傻笑,现在这情况咱还真不适合多说,老一辈的恩怨,咱小辈就不参呼了。

    眼见陈默不答话,巫行云也没有勉强,唤道“梅兰竹菊!”

    “属下在!”院子外传来清脆的女声道。

    巫行云继续吩咐道“去召集九天九部所有的成员。”

    “是,尊主。”应答一声后,四位一毛一样的绝色少女退了下去,虽然四女美貌略逊于阿朱阿碧一筹,不过作为四胞胎的她们有着别样的魅力(是男人都懂的)。

    洗漱过后,陈默携众女来到了灵鹫宫大殿,此刻这里正乌压压的站着一大、片人,还真是乌压压的,除了偶有是穿着几个侍女装,其余之人都是黑袍黑巾罩面,看不亲长相,只能看出大致的身材,要不是陈默清楚自己来到了古代,还以为是来到中东呢。

    巫行云看到陈默到来便招呼道“小子,过来。”随着巫行云话音落下,在场之人唰唰唰的将目光投注在陈默之上,自从尊主宣布本派的掌门另有其人,不日将会到来之际,她们便有所心里准备,昨天陈默的到来已经在私底下有传言了。

    天山童姥是一个极神秘,极残酷的人。将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主人全都用“生死符”约制,当成奴仆。稍不如意,就有极残酷的惩罚,然而这只是她对于外人的态度,外人畏惧其淫、威而取了以天山童姥代称。

    同时巫行云却是收留了千千万万被男人所伤所弃的女子,大大小小,教其武功,使之自立,重新做人,而这些人组成了九天九部的婢女,这也是为何这些人对巫行云死心塌地,从原着中灵鹫宫战斗中可见一斑。

    陈默看到这个阵仗,对于接下来的情况猜的八、九不离十了,毕竟巫行云现在已经坠落情网,已经没有心思再去管这些俗事。

    巫行云深吸一口气“好了,我想现在站在这里大家心里都清楚我接下来要说什么了。没错,今天开始姥姥我便卸去灵鹫宫宫主之位了,以后就由他来担任此位。”

    “尊主!”

    “尊主!”

    “尊主!”

    一人跪地之后,引动所有人跪地,巫行云对她们的恩情形同再造,此刻的跪礼也是天经地义,她们也没有挽留,苦了那么多年的巫行云今朝得偿所愿,她们有的仅仅是祝福。

    巫行云擦着眼角的泪花笑骂道“小混蛋们,又不是生离死别,搞的那么悲情干嘛!”好吧,以巫行云的年纪,这里还真没有年纪比她大的。

    “小子,好歹是你上、位了,来说dian什么吧。”

    咳咳,陈默清了清嗓子,吸引了众人注意力才缓缓开口道“我姓陈名默,从今天开始便是你们的新主人了,而你们凄惨的身世我也有所了解,多年来的行、事作风也没必要改变。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一dian便是我们需要搬地方了,有件大事需要你们的帮助。我们所有人都将前往西夏,七天之内启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