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小国西夏
    面对属下的一道道目光,巫行云无奈道“不要看我,现在他才是你们的主人。¥f,”

    “嗯,回去准备准备,都散了吧。”陈默十分清楚,自己的威望不可能在瞬间就能达到巫行云的地步,原着中虚竹还不是救灵鹫宫于危难,挽狂澜于即倒,才得到所有人的忠诚么。

    自己想要获得权威,总要做出些事情来让她们信服,至于立威就算了,都是些苦命女子。

    陈默想着等自己捧出个君临天下的女王之后,就差不多了,不过那时候,自己在不在这个世界都是问题。

    所以忠诚什么的,陈默只关心自己的女人,至于其他人,只要能把自己安排的事做完就行。

    21世纪信息大爆炸时代熏陶下,跳槽完之后还捅了前公司一刀的比比皆是,连老婆都能出轨,这种世界下长大的陈默,还真没指望刚刚接位,下属就会献上忠诚的天真观念。

    说完之后,便拉着几女离开,在陈默的计划中,有她们和没她们都无关紧要,只不过让自己省点心而已。

    在山中过了几天无忧无虑的日子,算是闲下来带着几女好好的欣赏一番天山美景。

    说实话,要不是这边天然的景色,陈默还真不一定能沉浸到顿悟之中去,现在只要破入化劲,太极拳便会自然而然的达到大成之境。

    六天时间一晃而过,该准备的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大部分人员已经先行离开了,她们为此行的顺利已经先出发在前方接应。

    此次前往西夏的路途之上,没有必要急赶,陈默为了自己的幸福,再度出手炼制了两辆现代化风格的马车,自己占一辆,无崖子占了一辆,此刻李秋水对于陈默的能力再无怀疑。

    旅途之中颇为无聊,陈默把逍遥派的绝学都看了一遍,看看是否还能激活什么记忆,结果发现自己想多了,只能算是多了下记忆储备,等以后自创招式是指不定能派上用场,现在么完全没有精力。

    而上次的降龙二十八掌,也没能起到什么反应,只能算是比较刚猛的掌法吧,看来原着中乔峰和虚竹通过降龙二十八掌和擒龙手创出降龙十八掌,精华是在擒龙手上了。

    现在陈默修炼的目标是专攻掌法,努力将其化入自己的戟法之中,这是没办法的事,这世上戟法秘籍真是寥寥无几,不过长柄武器挥舞起来就是爽,那种力量感才是吾辈的追求。

    同时也是装13的好工具,长戟翻转,变砍为拍,打苍蝇的感觉爽点爆棚。

    一路之上近百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前行,这还是分流后的队伍。

    这里胆大包天者远比想象的多,只不过碰上了心狠手辣的李秋水和巫行云,在无崖子面前如同乖乖女的两人,在无崖子表示这里治安不好,不介意她们出手的情况下,两女如虎入羊群杀入马匪之中,而且有意无意间的竞争,两人完全是在比谁杀的人更多。

    天山到西夏都城的路上,算是会清净一段时间了。

    一行人来到兴庆府后,陈默有种兴致缺缺的感觉,没办法看着这个不比小县城好多少的国都,似乎征服了意义也不是很大。

    不过话都搁下了,总不可能现在就反悔吧,这种自扇耳光的行为,陈默自己都无法忍受。

    进城之后,李秋水便蒙上了面纱,唤来了心腹,来处理大部队的安置。

    安置好大部队后,李秋水,无崖子,巫行云和陈默四人便前往西夏的皇宫,原着之中,受伤的巫行云都能在里面进出自如,何况现在功力更上一层的众人呢。

    其实,整个西夏有大半都在李秋水的掌控之中,毕竟以她的实力和心机,这等小国真是毫无难度。

    而西夏一品堂也是在李秋水的支持之下整出来的,可惜还没有取得什么功绩就这么土崩瓦解了。

    作为这个国家幕后的掌控者,她这种时不时的不见人影的行为,也没人敢来查证。

    李秋水回到寝宫,再度蒙上白纱巾,才对外唤道“梁乙埋,进来。”虽然李秋水可以不在寝宫,但是作为下属却依旧要各司其职,万一领导回来了呢?领导可不会听你的解释,他只管他看到的。

    吱嘎,一个年约四十的老宫女推门而入,急走几步之后对着李秋水的背影遥遥拜倒“奴婢参见太后。”

    李秋水不动声色的开口道“起来吧,去唤来乾顺吾儿,就说哀家有事相商。”

    “奴婢遵命!奴婢暂且告退。”说罢,起身退出了房间,顺带把门关上了。

    巫行云闪身从屏风之后出现道“呦,师妹你在这弹丸小国经营的不错么。”

    “总不能比师姐你的灵鹫宫差吧。”

    陈默眼观鼻鼻观心,无视眼前这两个又因为一件小事儿掐起来的长辈,而无崖子此刻也是一脸无奈。

    三炷香之后,李乾顺(这里是天lonh世界,如果按现实世界的历史算,此人还只是个小屁孩)在侍卫的护卫下来到了李秋水的寝宫。

    李乾顺的依仗被婢女拦下“请陛下稍后,让奴婢代为通传。”

    “你!哼!”李乾顺怒指眼前之人,却是对于狗仗人势的家伙无可奈何。

    李乾顺无奈高呼道:“母后,儿臣前来拜访。”

    缥缈的声音传来“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吧。”

    李乾顺怒瞪婢女一眼后,一甩袖子愤怒的推门走了进去,而侍卫们很自觉的没有进去,以前不是没有人尝试过,只不过都被丢出来了,而且下场凄惨至极,自此之后没有侍卫会找不自在了。

    “儿臣拜见母后,不知唤儿臣前来所谓何…”李乾顺推门而入之后看到此地竟然有外人存在,原本的话登时卡在半途。

    更让他难堪的是,在场之人没有一个人是在意他的到来的,陈默眼观鼻鼻观心,巫行云在无聊的修剪着指甲,无崖子双目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对于这个便宜儿子眼不见为净,自己的母亲李秋水也是一直背对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