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大棒
    赫连博望双手高高抬起,以近乎虔诚的态度接过酒杯,仰起头将液、体慢慢的灌入口中。随着赫连博望喝完杯中液、体,下方群臣目光微微闪动,说是不觊觎那是假的,只不过他们清楚,人家赫连博望是投靠的早,被竖了典型,现在他们靠过去想要有所收获,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就不清楚了。

    不过,那有如何,只要有命在,还在乎那些干嘛。

    在群臣看到赫连博望原本骨瘦如柴的身躯慢慢的充盈起来,如鸡皮般的肌肤在拉伸之下恢复了往日的弹、性,观其外貌似乎恢复到了四五十岁的年纪。

    赫连博望察觉自己变化后,立马对陈默叩拜表忠心道“国师大人,赫连博望自此之后唯您马首是瞻,宁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叫我下河捕鱼,我绝不上山打猎。”

    好吧,你这个没受过教育的莽汉,就不要出来拽文字了,吐槽归吐槽,正事岂能忘记。

    “各位同僚,想来你们已经做好选择了吧。那么现在对本人的上任和新皇登基有意见的站到右边,没意见的站到左边。”陈默拍拍手吸引注意力后,双手分指两边道。

    毕竟没有人是傻、子,而且长期在李秋水的压迫下,没人想当这个出头鸟。

    看着下方群臣都往左边挪,陈默有点挠头,本来还想来个杀鸡儆猴,你们这么配合让我怎么找借口出手。

    在陈默烦恼之际,目光突然一动,刚才自己忽略了什么,由于太子李仁孝站在群臣前方,而且靠近中央,使得陈默下意识的将他从群臣的名单中排除了,要是有人主动跳出来让我虐,还真不介意你站在原地看戏。

    不过,现在是人家不配合,那就需要你来配合一下了。

    此刻的李仁孝也是心绪复杂,作为太子的他,本来不出意外便会成为下一任国君,可是因为眼前之人的干涉,皇位与之失之交臂了,说不愤怒那是假的,只是看着一个又一个大臣在青春的诱、惑下,倒向对方,不甘心。

    怎呢甘心,却又无可奈何,李仁孝才▽,.co♀现自己无力。只能像一个木头一样杵在那里。

    本来看着上方陈默在可劲的表演,以为今天会没自己什么事的巫行云突然注意到对方的手指已经指着那李仁孝有一段时间,稍一思虑便明白过来,这可悲的娃估计成了立威对象。

    不过,对于谁被拿来立威,巫行云还真表示咱不是很在意,既然拿李秋水的孙子立威,总好过虐那些普通大臣来得爽快。

    素手轻旋,一块薄冰自掌间凭空生成,已入先天的巫行云已经无需借助水、酒等液、体了,通过潮、湿的空气,便能做到凝聚薄冰,屈指一弹,顿时化作一缕寒星飞射向李仁孝耳侧。

    陈默看到李仁孝伸手摸向耳侧,便知生死符已成功入体,继而用新学的迷惑之音开口道“不知道太子殿下,对在下的说法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没?不妨说出来来,让大家讨论一下。”

    群臣听见此语,也是安静了下来,心底颇为无语的想到:还建设性的意见,要是他敢说半个不字,绝对没有好下场,太子殿下您可千万不要犯傻啊。

    虽然群臣都投靠了陈默,但还是一脸担忧的看着李仁孝,唯有赫连博望一脸冷笑。

    这也是陈默需要立威的原因,单纯诱之以利,并不能阻止他们的怜悯,或者说令行禁止。他们会以为你的仁慈,便是他们得寸进尺的动力。

    “你这个妖人,是你,一切都是你!是你毁了我的一切,我要杀了你。”此刻的李仁孝如同喷发的火山,情绪在瞬间喷涌而出。我次奥,这惑心术效果要不要那么给力。

    虽然赞叹于这功法的流弊,但陈默可不会发呆,没对没什么武力的李仁孝随手一拨,便原路返回的摔在了地上,同时出手间更是激发了埋藏在他体内的生死符。

    众臣就看到,原本滚落地面的李仁孝不断的在身体上抓挠,开始只是隔着衣服抓挠,渐渐的隔着衣服似乎不能缓解这种症状,开始慢慢的撕扯起来,甚至满地打滚,同时嘴边也开始带上了痛苦的嘶吼。

    这生死符一发作,一日厉害一日,奇、痒剧痛递加九九八十一日,然后逐步减退,八十一日之后,又再递增,如此周而复始,永无休止。

    初中生死符者,会觉得伤处越来越痒,而且奇、痒渐渐深入,不到一顿饭时分,连五脏六腑也似发起痒来,不论功力多高,也受不了这煎熬之苦,实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破解生死符,则唯有天山六阳掌,同时还要配合灵鹫宫的医典,以便掌握每一粒生死符的阴、阳,虚、实方可救治。

    此刻下方群臣一脸惊惧,远远的避开李仁孝。

    李乾顺双手按在女儿李清露的双肩之上,轻轻摇头,示意她不要有任何动作。

    李乾顺十分清楚,随着自己恢复青春,即使不传位给李清露,也没自己这个儿子什么事了,两人间的情亲在瞬间淡漠如纸,为帝位弑父夺权者,古来皇家之中可不在少数。

    历代皇子没有一个是希望自己的父皇是长命百岁的,那还有自己这个太子什么事!

    眼见效果达到,陈默来到李仁孝身边,伸、出双掌在其身上轻拍几下,原本躁动的身躯瞬间安静了下来,瘫软的仰躺在大殿之上,只剩下喘息的力气了。

    在李仁孝眼里看到了那种如避鬼神的惊惶之色,这次的惩戒很成功么,同时陈默也认识到了生死符的恐怖,不愧是金系第一暗器。

    解除了李仁孝身上的生死符,陈默目光所及之处,已经没人再敢和其对视了,都自觉的低下了他们高傲的头颅,“明日巳时,陛下将会前往城外军营,众位同僚不知谁愿前往?”

    “即是陛下亲自前往,臣等定然虚席以待。”下方群臣叽叽喳喳道,不过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他们也很好奇今天文武百官算是被国师你胡萝卜加大棒的手段所折服,但是作为最底层,也是人数最多的军队,又是如何收服呢?

    那些百姓的意见反而被排除在外了,毕竟谁当皇帝,是男是女,对他们而言只要能吃饱饭,这点事情他们还真不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