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会面
    “不会是心境又跟不上了吧?”

    无崖子保守道“我只能说极有可能,但不能给你百分之百的答复。 ”

    “8九不离十了,看来最近要停一停了。”陈默经无崖子已提醒,发现这的确和自己所经历的某种状况类似,无奈道。

    雒城千年古都,一番瑰丽自是不必说,只不过两人此来不是欣赏什么古都风貌的,而是来见一见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按照原着剧情的尿性,这些人都是绿林之人(就是黑道),敢对天山童姥离去后的灵鹫宫出手,想来也有胆量对自己这个新任宫主出手。

    毕竟百晓生这是一个毛头小子(比起他们来算是很年轻了),我们只要把他控制住,难道害怕没有解药,怀抱这种心态之人绝对不少,而后谁一串联,得到众人响应,事情就定下来了。

    今天才十一月十三,而和那些人约定碰面时间为十一月十五午时三刻,雒城城东十里处。

    既然时间还早,陈默和无崖子两人直接找了家客栈住下了,两人在陈默房间之中架起了火锅,杯盏一碰,两人便聊开了。

    无崖子是担心陈默想不开,所以借此开导一下,不过他能感受到陈默依旧有心事。

    陈默却是想着必须快点把这里的琐事解决,然后赶回主世界,问问师傅有什么方法没?自己这个实力一直拖着不成长也不是个事,反正还能穿越回来,无需过于担心什么,只不过这个时间流速依旧需要重新确认,要是转瞬百年,那就真的是嗨了。

    这两天陈默也就打打太极,就没有其他作为了,也没有去提前查探相见之地是否有危险,现在除了万军之中,还真没有什么地方能留下两人的,陷阱也好,埋伏也罢,一路横推就是了。

    于是怀揣着这样的心情,陈默和无崖子在吃完中饭之后,两人一路散步来到此地,就当是饭后运动了。

    此地乃是一片树林,林中有男有女,有俊有丑,既有僧人,亦有道士,有的大袖飘飘,有的窄衣短打,有的是长须飞舞的老翁,有的是云髻高、耸的女子,服饰多数奇形怪状,与中土人士大不相同,一大半人持有兵刃,兵刃也大都形相古怪,说不出名目。

    眼见有新人到来便有人开口道“来者何人,不知是哪里的兄弟?”看着两人儒衫打扮,但脚下轻缓,一个跨步就是劲丈距离,一看就是有武功傍身之人,便开口问道。

    饶是以这些老江湖,也没往他们的顶头上司想,你这会儿让我们搞事,想来会是大张旗鼓的出行。

    而且百晓生在江湖上的传言,可是前呼后拥的有很多女子,不比段正淳差,好吧又是一个段正淳,现在居然就两人孤身前来,还以为是哪一洞或者哪一岛的人物呢。

    陈默也没有隐瞒,现在心情不怎么舒畅,巴不得有人往枪口上撞,让自己舒坦舒坦,故朗声说道:“兄弟实在不敢当,在下江湖人称百晓生,乃是各位的新任主子。”

    “什么!”惊呼之声四起,大部分人表示接受不能,不过反应快者已然长刀出鞘,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管你是真是假,砍了再说。

    “不知阁下可有身份凭证?”一个略显稳重的声音问道。

    陈默嘴角一翘,面露微笑道“没有。”

    “老五,既然没有,还和他废什么话,砍了就是。”陈默循声瞧去,只见懂首树干上盘膝坐着一个大头老者,一颗大脑袋光秃秃地,半根头发也无,脸上巽血,远远望去,便如一个大血球一般。

    陈默朝此人勾勾手道“要动手,就不要废话,我百晓生接着就是了。”

    “那就让老夫先端木,来称量一下你这小娃娃。”大头老者眼见自己被找上,当下也不退缩,当即跳下树来开口道。

    其他人眼见有人出头,也便按耐下来,静观其变。

    倘若他们一拥而上将此人擒了,并成功在此人身上获取解药自然是皆大欢喜。不过作为绿林人士,他们决计不会相信百晓生会将那么解药放在身上,单身前来赴会。

    而且就算擒住此人逼他交出了解药,但人家身后还有为天山童姥,这个一听名字就会让在场之人战栗恐怖人物在世,他们还真不敢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举动,既然不能灭口,给自己留点退路总该没错。

    于是就在这种又憎又惧的默契之下,决定车轮战了,毕竟你打败了他,我赵日天不服,咱们也来练练,多好的借口啊,至于陈默身后的无崖子就被选择性的无视了,灵鹫宫还真没听说过男人,估计两人是巧合相遇吧。

    那大头老者咳嗽一声,一口浓痰吐出,疾向陈默脸上射了过来。陈默不退反进,脚踏凌波微步,如鬼似魅的身形,避过浓痰后,一下子出现在他的眼前。

    本意挥拳打人,只是到得近处之后,面对着丑脸出手简直脏了自己的手,遂在其反应过来,准备躲避之际,抬腿便抽了过去。

    腿落xiong腹,却是留了大部分力道,现在陈默全力而发,绝对将此人变成肉泥,但是那种情况太恶心,还是留给别人吧。

    见对方被自己放倒,熟读原着的陈默不忘补刀道“端木岛主,你练成了这‘归去来兮’的五斗米神功,实在不容易。但杀伤的生灵,却也不少了罢,想必此种毒辣的武功大家都有所了解。”

    那大头老者本来一张脸血也似红,在挣扎起身之际,突然变得全无血色,笑道:“小娃娃胡说八道,你懂得什么。‘五斗米神功’损人利己,阴狠险毒,难道是我这种人练的么?但你居然叫得出老爷爷的姓来,总算很不容易的了。”

    陈默却是依旧高冷道“我百晓生说话从来不在乎别人信不信,时间会证明一切。当年丐帮的事不就是如此么!”

    突然间一个细细的声音发自对面岩石之下,呜呜咽咽、似哭非哭的说道:“端木元,我丈夫和兄弟都是你杀的么?是你练这天杀的‘五斗米神功’,因而害死了他们的么?”说话之人给岩石的阴影遮住了,瞧不见她的模样,隐隐约约间可见到是个身穿黑衣的女子,长挑身材,衣衫袖子甚大。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