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九阳
    当然对此,陈默也不好挑明,不是说小心眼不让无崖子看,而是防止自己去看,经书到手后,陈默可还没有查看过,生怕再度发生上次神游太虚的事情。

    陈默和无崖子在雒城分道扬镳,无崖子先赶回西夏,而自己这是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在雒城客栈之中,陈默先是拿出了易筋经开始翻看,想象中的异象没有发生,看来只是一部普通的功法了。

    虽然易筋经没有想象中的那种神魔功法的嫡传,不过依旧是一部了不得的功法。

    “易”是变通、改换、脱换之意、“筋”指筋骨、筋膜,“经”则带有指南、法典之意。《易筋经》就是改变筋骨,通过修炼丹田真气打通全身经络的内功方法。

    而后在慢慢通过真气洗经伐髓,改造体质,这是在后天之境行先天之作为,为之后的突破减少障碍,其难度可想而知,而为何少林多年来无人练成,原因也在这里。

    需打通全身经络,这时贯通任督二脉和奇经八脉,这份修为至少要萧峰这等层次。玄慈这等功力水平都没资格,所以能练成的也就寥寥。

    这易筋经对现阶段的陈默来说,是一本相当实用的功法,不过碍于走火入魔的威胁,暂且记在心底,没有付诸修炼。

    《楞伽经》全称《楞伽阿跋多罗宝经》,亦称《入楞伽经》,好吧以上对于陈默而言毫无作用,我们关心的是《九阳真经》,而非那部佛家经文。

    这次没有另陈默失望,陈默通过细心摸、索,终于在夹层之中,掏出了几张薄如蝉翼蚕茧纸,洁白如玉的表面之上书写着整页的蝇头小字。

    九阳真经,看来是没跑了,只是不知道这是谁的手笔,现在九阴真经都没出现,排除了僧道儒向王重阳借阅后所写的传闻。

    拾起纸张,陈默一目十行的扫过经文内容,忽觉四周景物都离自己远去。目光之中周遭尽是黑暗,唯有一朵小小的火苗释放着光明。

    小火苗慢慢的长大,火、柱冲天而起,将这方天地烧穿,焚天煮海也是等闲。

    大日横空,横亘在一方天地之间,驱散了阴邪污秽,照亮了古今未来。

    九日耀天,亿万里河山尽皆焦土,只是单看画面依旧能够感受到那种惊人的热力。

    画面到此为止,陈默同时也了解到了九阳神功的相关信息,这是一部身化大日的功法,分为一阳境,三阳境,九阳境,最终九阳归一,堪破至阳大道。

    而手中的功法只不过是少阳境第一层,而张无忌练成神功后,练出微弱的太阳之力。

    自此内力自生速度奇快,无穷无尽,普通拳脚也能使出绝大攻击力,头顶一个大太阳,想回复慢都不行。

    防御力无可匹敌,自动护体功能反弹外力攻击,虚竹内力深厚,也能做到。

    习者轻功身法胜过世上所有轻功精妙高手,乔峰就没有什么高深轻功,还不是完爆江湖上绝大多数了,内力到了,自然就到了。

    是疗伤圣典,百毒不侵,专门克破所有寒性和阴性内力,这个被太阳之力刻的死死地,任何淫、秽邪物哪里挡得住太阳的灼烧。

    心神归位,再度掌控身体,虽然得了神功,但是和北冥一样,对自己而言算是鸡肋,不可能临时改修他法,自己都有相关功法的记忆,传承功法难道会比它差?

    这种可能性不大。

    虽然不能修炼,但是陈默的心中隐隐的有了其他的想法。

    半日之后,乌老大等人携阮星竹到陈默面前复命,当日离开少室山的只有部分人,剩下之人留下伏击段正淳,强抢阮星竹。

    由于陈默还没脑残到在少林寺山门口,惹众怒的强抢,也就只能安排在段正淳下山之后下手了,想来本来收滔天屈辱的段正淳脸色是相当精彩的,这一刀补的相当漂亮,段正淳没有被气死已经算他涵养好了。

    不过看着眼前这位被捆绑的结结实实,双眼无神的瘫软在马车之中,看到人来才转动一下眼珠,桑土公这时还不忘补充道“宫主,此人已经被属下下过药了,短时间内无法动用内力,且身体酸、软提不起劲。”说完更是露出了男人都懂的的猥琐笑容。

    没有理会桑土公的胡言乱语,也没去管阮星竹听到这话后变的惨白的脸色。

    陈默放下车帘道“既是如此,说出你们被种符的位置吧,我替你们解了。”

    早先和陈默一起离开之人,看在办事还算得力,遂将他们的生死符解掉了。至于叛乱什么的,陈默还真不在乎,大不了掏出机枪扫射一顿,有能力镇压就是那么自信。

    解符的过程权当是熟练天山六阳掌了,花费一个多时辰将在场的一百多号人解除了生死符,为了省些麻烦,陈默也没说彻底解除,而疑心病重的三十六洞七十二岛诸位,也没人会相信新任宫主会好心到这么做。

    从他将少林这千年古刹的名声毁于一旦的手段,此人绝非天真善良之辈,所以大家都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遵从命令,悄然退走。

    陈默再度回到马车,掀开车帘道“手下办事不力,没有领会到我的意思,让岳母大人受惊了。”

    陈默话毕,却见阮星竹只是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才一拍脑袋醒悟,这是被点穴了。

    “刚才的岳母是什么意思?”解开穴、道之后,阮星竹没有去计较其他,第一时间开口问。

    “我娶了你的女儿,就是这么简单。”

    “什么!”随着将其身上的绳索断开,阮星竹想要扯住陈默的衣襟好好问问“怎么会!”

    只是身中毒药,全身乏力,努力了几次都没有坐起来。

    “到时候见了她,就什么都清楚了。”陈默架起马车道。

    “既然你知道我是你岳母,那你为何如此对待段郎?”阮星竹甚是不解。

    陈默不屑的反问“如此没担当的男人,要之何用?”

    一句话把阮星竹噎得不轻之后,陈默便闷头赶路(本来还想来个母女什么的,结果这世界推太多了,算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