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末世常态
    陈默好奇的问道“即是不信,那为何你又不动手呢?”

    “因为你是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拳四郎给出了陈默相当意外的答案,陈默在获取的记忆中发现,同样发色、肤色的人似乎真的很难找到,这就是所谓的他乡遇故知么?

    “哦,好吧,真是一个令人意外的答案!”说着,陈默来到篝火前,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此刻,篝火前坐着四人,两人是被拳四郎救下的苦命鸳鸯,一个青春期少年,一个萝莉期女孩。

    “你们为什么跑出来?身上总该有点有价值的东西吧?”人小鬼大的少年巴托(帕得,也有叫这个的)开口道,活在末世的他,期望在对方手上榨点油水出来,队伍中即使有拳四郎,他们过得也不是很舒心。

    “怎么会有呢!从村子里跑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苦命鸳鸯的男子感慨。

    “原来也是个穷人啊!”巴托失望道,失去了压榨的兴趣。

    这时远方突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循声看去,星星点点的火光下,映衬着人影幢幢大队的人马往这边赶来。

    听到动静后巴托自语道“咦,是谁来了?”

    陈默对于这些小事不甚在意,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靠在岩壁之上闭目养神。

    等手持火把之人走近后,巴托才发现这些人不过是普通的村民,不是那些暴力分子。

    啪,巴托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走在最前放方的中年人,大吼“你在搞什么!”便来到女子面前抬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男子接住心爱的女子质问道“你做什么?”

    打人者高声吼了回去:“我可是他父亲!”

    “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另一年轻男子说着,便拎着棍子朝男子打来。

    拳四郎看不过眼,闪身来到持棍人面前,伸手掐住了其手腕,劲力一转,他手臂无力,棍子跌落。

    “好…痛,他是我弟弟,这是我们的家务事,闲人退避!”此人揉搓、着被捏疼的手腕,大声道。

    听到这里,拳四郎也是陷入了两难之境,任他武力逆天,面对家务之事也只能退避。

    接下来,陈默饶有兴致的看着来人欺软怕硬,准备将女儿充作自己安身立命的筹码。

    而此刻拳四郎看到此景却是陷入了魔怔之中,众村民离去后,一直愣愣的站在原地,直到巴托呼唤后才回过神来。

    第二天烈日高悬,陈默感受到这太阳的毒辣程度都超过了钢炼世界中,沙漠中的历练。难道是核弹把臭氧层消耗掉的关系?

    陈默坐在汽车的后座,百无聊赖的胡思乱想着,由于昨晚陈默没在拳四郎走神之际出手,所以信任度有了很大的提升,算是暂时加入了三人的团队。

    “哎,睡眠不足啊。”就在巴托打着哈欠感慨走神之际,一小男孩冲到了汽车前方,张开双手,准备拦下在车上的众人。

    视线一直紧盯前方,看到情况的铃儿急忙出声道“啊,巴托,注意前面。”

    巴托被唤回神后,急踩刹车,并疯狂的打方向盘,车子四轮抱死,擦着小男孩边沿滑了过去,才避免了一波事故。

    四人从小孩口中得知,他是来求助的,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小包袱双手奉上乞求道“这是我们村里的种子,给你!帮我救我的姐姐,我是打不过他们的!”

    拳四郎倚靠在车门上问道“是那位逃出村外的女子么?”

    听到拳四郎的问话,小男孩沮丧的低下了头道“所以爸爸非常生气,我却什么忙都帮不上。”

    以拳四郎老好人脾性,或者说圣母属性,路遇不平事,他当然要管上一管。

    不过众人开车赶到村子之时,女子已经被带走了。

    “拳四郎,我求求你,求求你救回姐姐。”看着小男孩的举动,陈默不得不感慨,一群大人还不如一个小孩子来得勇敢。

    或者说敢于反抗之人都已经死了,留下之人都是一些顺民。

    拳四郎虽然答应了下来,但是没有马上出动,出于稳妥考虑,需要好好补充下食物,休整一下状态,明天再行出发。

    看到村人拿出来的食物,陈默默默的将其推倒了巴托面前,巴托见状很不客气的塞入了口中,道“你这么不要吃?那我就不客气了。”

    等巴托胡吃海塞的吃下大堆村民提供的食物之后,陈默才默默的拿出了新鲜的肉罐头摆在拳四郎和铃儿面前道“吃这个吧,新鲜的,味道和营养都比眼前的东西好。”

    “你…”巴托见陈默在桌面之上留下了深深的手印之后,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铃儿见此巴托吃瘪,捧着肉罐头吃吃的笑,看得巴托脸红心跳,就差六口水了。

    拿过陈默的罐头,平时略显沉默寡言的拳四郎开口道“谢谢!”

    陈默似是随意的开口问道“拳四郎,你为何挥拳?”

    拳四郎盯着陈默认真道“向所有的不公挥拳,为被欺凌的弱者挥拳,为正义挥拳!这便是吾之道路。而我看你则是很迷惘。”

    面对拳四郎的话语,陈默直言不讳的承认“的确,我现在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路在何方?”

    “用眼睛看世界,用心去感受这个世界。”说完之后,拳四郎不再言语。

    心么?我会试试的。

    或许在别的世界,陈默会把东西糊在对方脸上,指着对方——你这是这犊子呢!

    但是在这个末世,陈默不会,所见所闻,都足以让陈默好好思量。

    接下来的时间拳四郎在默默的调整身体状态,而陈默则是在一边打坐练功。

    很快黑夜降临,等待着明天的战斗,陈默还是很期待所谓的北斗神拳,到底是如何神奇。

    事与愿违的事情很多,在修练之中的陈默首先听到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而后闻到了一股汽油味。

    此刻便不得不中断了修练,只是为对方的智商着急啊,倒汽油纵火这种事,只要对方不要命,冲出这20平的小房子还不是手到擒来,完全烧不死人。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