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所以说这几人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徒惹人发笑的无用举动而已,不过对方可不着么认为,以为胜券在握的女巫对于拳四郎的疑问有问必答,而对于陈默这个似乎是普通人的村民,两边都选择了无视。

    哎,话说作为墨家后人,存在感不强这点,咱还是做的相当到位的。

    女巫看到拳四郎被制住,便决定给他点痛苦,将被抓的小男孩基洛和一只白狼关到一起。准备让拳四郎观看猛兽活撕小孩,最终被吞入腹中的残忍戏码。

    忍耐许久的拳四郎终于等不下去了,肌肉在他的怒喝声中一块块隆、起,见此女巫师惊慌道“你们再干什么,快把拳四郎杀了!”

    可惜此刻拳四郎蓄力已经完成,用力一扯便是挣脱了小孩手臂粗铁链的束缚,将拉铁锁之人击倒在地。

    挣脱束缚之后,拳四郎瞬间来到基洛(被抓的小孩)面前,双臂徒然爆发巨力,将阻隔两人的铁栅栏撕开了一道口子。

    不过此刻拦在基洛和白狼之间的铁闸也彻底打开,被女巫驯养的白狼立马扑向基洛。

    拳四郎迅速闪身入内,在白狼跃起的瞬间一拳击出,命中白狼颈部,将其击倒在地。

    女巫眼见计划不奏效,赶紧催促重新站起来的手下道“你们再干什么!快点动手把他给杀了!”

    面对站在原地的死人,拳四郎淡漠开口“我已经点了他们的断交**,不久他们的脊椎就要断了,筋、肉全散掉。你们就要死了!”

    卧、槽,这么霸气的话,在你口中却如吃饭喝水般的语气述说,这样真的好么?

    不出意外,四人爆体而亡,女巫眼见自己的依仗消失,丢了出一颗闪光弹,准备借此脱身,正在此时,一道铁索横飞而来,捆住了她的腿,而另一端则是握在陈默手中。

    光芒散去之后,女巫正脸朝地面,趴在地面之上,陈默将铁索丢给拳四郎后开口道“接下来的问题就交给你了,我去处理下路上的食物。”

    说着便朝着被击晕的白狼走去,伸手入颈稍一用力,便将其脊椎捏断,才提着狼尸拉着基洛离开了此地,回到村子。

    当然,尸体被丢给了巴托,不过这小子也不是特别情愿,不过在陈默一句你要是不干,就没得吃给威胁到了,乖乖的跑去解剖狼尸了。

    在这世道,能吃到新鲜的肉简直就是梦幻般的事情,肉类的诱、惑下,这点苦力算什么。

    在天空放亮之际,拳四郎带着被解救出来的村民回到了村子,恶首被诛,拦水的大坝也被破坏,这里恢复了平和的景象。

    从村子中拿了些必要的补给,四人再度上路,有了陈默的加入,原本寒酸的伙食得到了显着的提升。

    每一餐都有肉吃,有馒头可啃,这对一直混在温饱层次稍微好点的巴托而言简直就是天堂。

    随着日子的相处下来,陈默也慢慢融入到了小团体之中,铃儿和巴托也发现此人虽然对人待物都比较冷漠,但总体来说还是一个善良之人,而且嫉恶如仇的性情比拳四郎更甚。

    要么不出手,出手便是狠辣无情,没有拳四郎的优柔寡断,更适合在这个此人的社会生存。

    当然随着几天的相处,陈默发现还是小萝莉的铃儿喜欢着拳四郎(真t熟),巴托喜欢这铃儿,真是好复杂的关系,想来他们三人心里应该清楚吧。

    随着几人的熟悉,陈默也向拳四郎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当时自己是怎么被发现。

    拳四郎解释说,北斗神拳是暗杀拳术,对于杀气特别敏、感,那时感受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便确定周遭还隐藏着人。

    得知此原因之后,陈默完全没想到自己的破绽在这里,当时距杀人没过多久,自己缺少这方面的经历,看来自己的修炼还有待加强。

    同时陈默还询问了,为何你每次出手,都要将对手打到爆裂,以你的修为完全可以在无声无息间杀人,这是比国术更血腥的打法。

    拳四郎答道,在这个吃人的社会,血腥的画面更能让人惧怕,激发心底的恐惧,这个时代就需要这样的威慑力。

    看来这个圣母也不是那么迂腐,不至于在救人的同时把自己陪进去。

    几人来到一小镇之中,来此休整,补充些食物和油料。

    不过凭借拳四郎这个大名鼎鼎名字,走到哪麻烦就跟到哪,这不刚在餐厅中坐下,就有两人拿着一张通缉画像来到四人桌前,不知死活的拿着和真人进行比对。

    真是无知者无畏啊,两人在确认了拳四郎的身份后,大吼着“去死”,便拔、出别在后腰的匕首朝拳四郎刺来。

    只是随意的右拳一抬,便将来人击飞,砸在了墙壁之上,把墙壁砸出一个人形裂痕。

    而另一个人要动手之时,被店中的另一人喊住了,一阵嘀嘀咕咕之后,反而被疑似头目的家伙所杀。

    陈默抬眼看了一眼,便不再关注,和拳四郎一样,恶人之间的自相残杀,都懒得浪费精力了,在这个时代这种事情见的多了也会麻木,只要不是搞到天怒人怨,两人都不会出手。

    接下来四人遇到了巴托村子里的人,从这个身高不及巴托的少年口中知道了现在村子中的窘况,水源干涸了,村子中健壮之人都离去了,只留下了年纪比巴托还小的孩子,和一位照顾他们的老人家。

    这个名叫塔基的孩子是出来寻求帮助,因为老婆婆固执的认为枯井地下就是水源,只不过没有了劳动力,光凭他们老弱无法完成开垦,所以只能出来找人帮忙。

    听到这里,陈默便猜到了接下来的剧本了,对于普通人都会伸、出援助之手,何况是对于同伴村子的困难,拳四郎更加不会视而不见。

    接下来巴托载着几人朝着村落开去,不过半途之中陈默感受到了一群不怀好意的目光,看来是有人盯上了自己等人。

    只是陈默一瞥坐在前排的拳四郎,发现其毫无反应,似是毫无所觉,难道是因为咱炼气的关系,感官比较敏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